公用欄目

深切哀悼吳國祥同學(阮衍章)

向下

深切哀悼吳國祥同學(阮衍章)

發表  wmy 于 周五 2月 06, 2015 8:19 am


深切哀悼吳國祥同學
阮 衍 章
2015.01.31 香港殯儀館主澤堂

  我和國祥是雙重校友,即是新華初中同校,又是巴中高中同窗。與國祥同學六年,算起來已經整整一個甲子(1954-2014),60年。

  本月17日,週末,吳國彬打來電話,說國祥走了,驚得我大叫一聲:真的嗎?半個月前的12月31日,我班有個送舊迎新小聚會,我們同坐一桌,他還有說有笑呢!國彬又說:是啊,前一天他還到醫院做義工,16日發現他時,已經躺在家裡的地板上……他親妹妹說的話不由得我不信。

  放下國彬的電話,我就轉告陳榮辉、張漢泉、郭平辉、林建龙、陳德福等同學,跟誰說,誰也不信國祥走了:那天,他還能啃花生,吃得津津有味,和大家一齊敬紅酒,乾杯呢!誰也不願相信:國祥真的不辭而別……然而,事實無法不信。沒想到,我們小班年終的聚餐,竟然成了與國祥最後的午餐;真沒想到,上個月的31日,我們和國祥同坐一處用餐,這個月的31日,國祥已經和我們陰陽相隔,我們在這裡送國祥走最後一程。

  回想新華三年初中,國祥是從丁班轉到丙班的,朱章維、丁競修老師曾是我班班主任。國祥學習成績優良;爲人忠厚、善良、合群、樂以助人。待人和藹可親,說話慢條斯理,是深受同學愛戴的班幹部、好學生。

  到巴中我倆又正好被安排在一個班。不只在同一課堂上課,就是課餘時間我倆也常在一起搞黑板報,我繕寫、他畫畫。他還擅長畫水彩畫,我有所不知的是,當時他還在《星週刊》Star Weekly發表過漫畫作品《阿彪的故事》,四幅一組。

  1960年他早我兩個月回國,考上北京工業大學電機系,分配在中國農科院原子能研究所。可惜文革十年,發揮不了他的專長。我從河南鄭州曾到過河北涿縣找他交換出國的意見。巧合的是我倆1982年同一年先後抵達香港定居、謀生。他比我幸運的是,隨着祖國的改革開放,他又帶着在港學到的新技能為國內高層樓宇建築的電氣設計盡其所能地工作。

  和國祥交往的同學都一致公認:他很講情誼、助人為樂,關心同學比關心自己為重。陳祝利說國祥是很懂得送寒問暖的「暖男」。困難時期,他常捎老母雞、送雞蛋;黃柏蘭分娩時,他上門送紅糖。不管誰託他辦甚麼事,有求必應,他從來不會拒絕。

  由於他忘我地超時工作,長年累月沉重的壓力,令他體力透支,不幸於2004年被診斷出患了淋巴腺癌,而且是嚴重的病例,醫生斷言只有三月的時間。廖苾梅和符和群找國祥喝茶,以病友的抗癌事例鼓勵他「既來之,則安之」,要打一場無聲的抗癌戰爭,爭取更長的活命時間。他真的是這樣做了,化療是很痛苦的,手足無力、食之無味;他服西藥,又鑽研中醫療法,輔食中藥補養身體、增強體質。在與癌魔抗爭中,康復、復發再患,以至化療十幾次,用盡所有藥方,還做過骨髓移植,手術時血壓低得異乎尋常,眼看快不行了。幸虧他身體其他器官良好,他的頑強使他逃出了鬼門關。他的頑強鬥爭卓有成效,病魔終於向他屈服,奇蹟般的好起來了,在癌症病友中樹立了榜樣。連醫生都驚嘆這是少見的奇蹟!

  身體有了好轉,他便加入防癌協會組織,志願當一名醫院義工,到處演講,將自編防癌小冊子送給癌症患者,以自身的切身經驗、體會,鼓勵病友抗爭病魔。他安慰過張漢泉的太太,糾正態度,勇敢迎戰病魔;他以現身說法,鼓勵許瓊玲戰勝疾病;他開導過動結腸手術的王命超:別信所謂的不治之症,擺正心態、樂觀,注意飲食……只要他得知有同學、朋友,哪怕是成人、小孩,他都會設法上門探望、聊天,開導這位病友,讓他端正態度,給他們以精神上的支援、鼓舞,令他們堅強起來。大家都感激這位抗癌勇士!

  我本想知道:他是怎麼摔倒的?因為心肌梗塞、大腦溢血?還是摔壞了頭顱……?可是,聽說近日他還去化療……聽說聚會那天他時而會莫名地打嗝……其實他應該心中有數,為了不叫我們擔心,沒讓我們知道。不必再尋根究底了,正如廖苾梅同學所說:如此這般在家中壽終正寢,是蒼上善待了國祥,讓他走得坦然,安詳回歸主懷;是國祥善解人意,說走就走,不想再勞動家人、連累親友,不給添麻煩……我們要感恩上帝的安排。望家屬節哀順變!

  敬愛的吳國祥同學,我們會記住您的為人、品格,您頑強的鬥志和關心他人的精神,為我們樹立了典範。您的榜樣長存我們心中!

  您,安息吧!一路走好!



wmy

文章數 : 3750
注冊日期 : 2012-11-08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