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用欄目

被女人拯救的马友友

向下

被女人拯救的马友友

發表  wmy 于 周六 6月 06, 2015 10:13 am


被女人拯救的马友友(来自电邮)


感人故事|被女人拯救的大师
  
  乔布斯说:他犹如上帝驾临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一天,苹果公司创始人斯蒂夫 • 乔布斯家里来了一位客人。其实乔布斯几年前就邀请了他,今天才终于盼到了这位客人的大驾光临。

  在自传里,乔布斯这样描述那一天给他的震撼:

  (他)坐在客厅里,拿出了他的 1733斯特拉迪瓦里大提琴,演奏了巴赫的曲目。他告诉我们夫妇“这是我本来希望在你们的婚礼上演奏的曲子。”我泪流满面,并告诉他:“你的演奏是我听过的最棒的,犹如上帝驾临,因为我不相信一个凡人能做到这样。”

  这位客人就是马友友,世界最顶尖的大提琴演奏家。

  乔布斯不是那种有点钱然后拿艺术来装门面的土豪,他是一个真正的,甚至可以说是狂热的音乐爱好者。苹果公司那件令世人瞩目的产品——iPod,就是源自乔布斯本人对音乐的热爱。

  1981年,马友友和乔布斯相识于阿斯彭。当时,马友友在当地参加音乐节,乔布斯则在参加国际设计大会。从此,两人保持了一生的友谊。
多年后,在乔布斯的葬礼上,马友友按照乔布斯的遗愿,用琴声与他进行了最后的道别。

  两个人有很多共同点:都出生在 1955年,都属于美国的少数民族——一个是华裔,一个是叙利亚裔;一个是音乐家,一个是音乐爱好者;都是天才;都是成功人士。

  什么是成功人士?

  小雅认为:用赚钱的多少来衡量成功与否,那是极其狭隘的。乔布斯的成功,在于他改变了人类的现实世界,马友友的成功,在于他丰富了人类的精神世界。

  今天的马友友,被西方评为“最性感的古典音乐家”的国际华人艺术家,是一个获奖无数、世界顶尖级的大提琴演奏家,但他也曾经历了多次的人生挫折。而一次又一次拯救他的,是一个女人。

堕落的人,需要一个人来拯救

  马友友出生在一个音乐家庭,他从骨子里就带着音乐细胞,4岁,马友友开始学习乐器;5岁,开始在观众面前表演;8岁,以神童的身份在美国全国性电视节目亮相;9岁,已经跟很多有名的大师同台表演。14岁中学毕业时,马友友已经以独奏者的身分,与哈佛雷蒂克里夫乐团共同演奏了柴可夫斯基的《洛可可变奏曲》。并进入世界上最著名的音乐学院之一的茱莉亚音乐学院。

  谁都看好这个少年的未来。

  然而,天才的马友友还是没有躲开青春期的躁动,他开始旷课,留长发,喝酒,吸烟。他的名誉跌落到尘埃里,马友友成了最普通的少年,成了“派对王子”。他拥有的不再是掌声,而是同龄人带着烟酒味的拥护声。

  一个周末,在一个同学的生日派对上,马友友和他的无聊朋友们打赌,谁能在晚上 12点时吻到一个名叫吉尔的女孩,就可以获得两张NBA的入场券和一整块外卖海鲜比萨饼。

  马友友此时并不认识吉儿,只知道她来自欧洲。他像“问题少年”常见的那样走向吉儿,准备开始他们无聊的游戏。可是,当马友友走到她面前的时候,手心却开始冒汗,这是“派对王子”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交谈中,吉尔给这个素不相识的少年谈起了几年前自己的一段往事:“14岁生日的时候,我在维也纳得到了一张音乐会的门票,那是一个大提琴独奏会。大幕拉开后,是一个跟我年龄差不多的少年。在钢琴的伴奏下,他老练地开始了演奏,所有的人都被他吸引。那天晚上我对父母说,这个才华横溢的少年是我见过最性感的男人……

  “我搬到了美国,到了纽约,试图再寻找那个少年,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再也没有查到他音乐会的消息了。”


  马友友心里顿时五味杂陈,许久没说话。因为吉尔说的那个少年就是他自己,之所以没了消息,是因为他正沉湎于各色派对和酒会之中。

  12点,在朋友的喊叫声中,马友友飞快地吻了一下吉尔转身离去。他打赌赢了,但内心一点也不快乐。

  而吉儿知道了那个少年就是她寻找已久的“Yo-Yo Ma”时,送来了一封信,信上只写了一句话:“我后悔回到美国,你摔碎了我的梦。”

  随信寄来的,是那张她 14岁生日时马友友的音乐会门票。

为了爱情,回归音乐

  如果说你饱含深情,心中充满爱恋,那么你所演奏的曲子也一定带有挥之不去的情调。吉尔的信深深地刺激了马友友,一番痛苦思考后,1972年春,17岁的马友友决定从朱丽亚音乐学院辍学。院长不解地问:“为什么要让自己的音乐理想湮灭?”马友友回答说:“我觉得现在的自己没有资格继续做一个音乐人,我迷失了太久了。”

  吉尔回欧洲时,马友友赶到了机场,却没有勇气向她当面道别。飞机离去后,这个少年久久徘徊于机场外的草坪,眼中噙满泪水。说起这段经历,马友友的母亲说:“那是他的初恋。

  吉尔走后,他痛苦了一大段时间,甚至有一次他问我:有没有办法让时间倒流?我告诉他没有,但是我们可以重新书写未来。于是,他考上了哈佛。”

  在哈佛大学第四个年头的一天,马友友习惯性地低头走着路,一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抬起头的一瞬间,马友友呆住了。站在他对面的,竟然是多年没有消息的吉尔。

  之后,吉尔意外地收到了马友友的信,里面是那张保存多年的音乐会门票。旁边贴着马友友的字条:“你离开我后,爱情和音乐似乎都从我的生命里消失了。我放弃了大提琴已经快 4年了,现在的我不知道还能否会拉琴。昨晚,我踌躇了一夜,我想要为你做一件事情,弥补我从前的荒唐和轻薄。我想了很久,觉得只有一个办法:我要为你举行一个独奏会。请别拒绝我。”
对那场为吉尔所举行的独奏会,马友友说自己这辈子从没有这样怯场过,他调音许久,就是不敢拉出第一个音符。最终,巴赫的《热情》感动了吉尔,吉尔对马友友说:“我曾经对父母说过你是我见过的最性感的少年。但是我隐瞒了一句话,现在我补充上,我要嫁给他!”

“我们是大提琴上的弦和弓……”

  1978年,马友友与吉尔正式结婚。吉尔以自己旅行非洲时所见的丛林音乐卡尔哈利的节奏为灵感,建议马友友大胆尝试非洲音乐元素。一年后,承载着马友友全新创作理念的《Meyer》获得了该年度的格莱美大奖。

  同年,马友友的 4张新专辑全部打入了世界古典音乐排行榜。尤其是他的《巴赫灵感》专辑,由于对巴赫的全新诠释风靡世界,被誉为二十世纪古典音乐界一个伟大改革。

  上世纪 90年代初,正处于事业顶峰的马友友遭受了一场重大的危机。

  80年代起,马友友不断地把世界各地的民乐、通俗乐甚至边缘乐器都融入了他的创作,这触犯了严肃音乐界的保守派,维也纳国家剧院宣布取消与他签订的演出合约。同时,马友友的恩师,也是他最依赖和崇敬的指挥家斯坦恩先生也拒绝与他同台演出。

  那天晚上,他给远在美国的妻子打了一个电话,在电话里,马友友哭了。吉儿立刻推掉手头的工作飞到了丈夫身边。

  她对马友友说:“贝多芬说过规则就是用来打破的。你认为所有的古典音乐都是当时的民歌和流行音乐的最佳组合,你不愿意我们的孩子和孩子们的孩子只知道莫扎特和巴赫,而不知道在我们这个时代还有音乐存在过!你没有错,这不是一个妻子的看法,而是你最信赖的朋友的由衷感慨!”

  在妻子的鼓励下,马友友又站了起来。

  1999年,马友友第 12次获得格莱美大奖。2000年,他为电影《卧虎藏龙》演奏主题曲,这首新古典提琴曲获得了当年奥斯卡最佳音乐奖。2004年,马友友再度夺得格莱美大奖,维也纳国家剧院又一次马友友发出了邀请。

  2005年春,马友友在回答美国《时代》周刊专访时说:“我庆幸拥有了这样一位集美丽、智慧和爱于一身的女性为伴侣。我们是大提琴上的弦和弓,谁离开谁都不是琴,都不成音乐……”




wmy

文章數 : 3627
注冊日期 : 2012-11-08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