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用欄目

歐陽秋眉的翡翠人生(阮衍章)

向下

歐陽秋眉的翡翠人生(阮衍章)

發表  wmy 于 周日 8月 23, 2015 10:21 am

歐陽秋眉的翡翠人生
——記翡翠權威歐陽秋眉校友的成功之路

香港 阮衍章 (60年屆)

(舊作)



  當今世界珠寶玉石行業界,已經無人不曉翡翠專家歐陽秋眉女士的大名。不管她走到哪裡,人們都尊稱她為「玉夫人」( Jade Lady )、「翡翠夫人」或「翡翠公主」,不是因為她的原名長而難記,主要是她對翡翠玉石獨具慧眼、情有獨鍾,在國際學術會上的演說、研討會上的講學,都離不開翡翠玉石;在香港、台灣,在中國、美國、英國、澳大利亞諸國同業學報中發表的論文都具有很高的水準,所以授予她這一頂頂桂冠。這些尊稱還包含着對她為婦女揚眉吐氣的欽佩和崇敬。

  這位蜚聲國際的翡翠專家之所以能成功絕非偶然,她經歷過一番艱苦奮鬥的歷程,這得從她的身世說起。
一、「蔚為祖國榮光」
  歐陽秋眉出生於千島之國印度尼西亞一個彈丸小島勿里洞的礦業世家,滿清末年,祖父被賣「豬仔」,離鄉背井,漂泊到這裡開採錫礦。 三代人的家族窩居小島謀生,大多接受荷蘭教育,歐陽秋眉卻自幼唸華文學校,小學畢業後遠赴首都椰加達知名中學──巴城中學讀初中。資深印華作家李偉康先生﹝筆名阿五﹞ 曾是她的班主任,他說過:「僑生沒見過自己的祖國,怎麼算是真正的中國人呢!」啟蒙老師的一席話使她感觸良多;《巴中校歌》的歌詞:「……祝我巴中聲教遠揚,蔚為祖國榮光。」又時時縈繞腦際。充滿人生理想的她,終於不顧家庭的反對,離開年邁的祖母和父母,決心隻身走上無親無戚、人地生疏的歸國升學之路。

  共和國初期,物質貧乏,生活中重重困難磨練了歐陽秋眉。在北京讀完高中,她以第一志願考上了培養地質精英的北京地質學院,修讀礦產地質勘探學系,從此,她與石頭真正結下了不解之緣。爬山越嶺,進入邊陲的深山老林;跋山涉水,踏遍腹地的大江南北,研究石頭的形成、運動、變化的地質作用過程。五年的大學生活,十多年留校任教的教學生涯,鍛煉了她的身心,也為後來翡翠的研究打下了全面而堅實的地質學基礎。

  *文*化*大*革*命中,和其他知識份子一樣,她受到衝擊,因莫須有的罪名而遭到政治審查。但她的愛國思想堅貞不渝、始終如一,堅信自己走的路正確,從不後悔回國的決擇。 她坦言:「不回國,就沒有她的今天;是祖國哺育她成才,給她打下了堅實的學識基礎。」她毫不諱言地說:「尤其重要的是,提高了邏輯思維能力,使她在研究翡翠中能用之來誘導、啟發、分析,作出正確判斷。」
二、奠定學術地位
  七十年代初期,因父親病重需要照顧,歐陽秋眉移居香港。初來乍到,人地生疏、語言不通,又遇香港經濟衰退,沒有社會背景,想打一份工,談何容易。

  如何立足香港社會呢?勤於思考的歐陽秋眉開動腦筋:這裡沒有高山峻嶺,有的是石屎森林,叢生林立的是珠光寶氣商店和珠寶首飾工廠,更特別的這裡是世界翡翠玉石的貿易和加工中心。天生我才必有用,珠寶不就是美麗的石頭嗎?應該結合香港的具體環境來創造自己的事業。

  真是無巧不成書,有一天,她在報紙上見到刊登香港大學地質系招聘實驗員的廣告,這正是她對口的工作崗位,好機會!一百多人應徵面試者中,歐陽秋眉獨佔鰲頭,脫穎而出。畢竟是她過硬的專業知識,贏得系主任的賞識,而取錄她為地質學系助教。命運安排歐陽秋眉有機會進一步對石頭到寶石、玉石到翡翠的深入研究。

  1975年進香港大學後的頭一個難關倒是英語關。大學修的外語是俄語,排不上用場。好在中學時期學過英語,有一定基礎,但荒廢多年沒練會話,等於要從頭學起。不能用英語講授,將怎麼執教?她決心以愚公移山的精神掌握英語會話和英語專業詞彙。於是,她每天擠時間學,上下班途中記單詞;利用午休、開早車、加夜車聽錄音帶,糾正發音。課餘時間找同事互助互利學習語言:你教我英語,我教你普通話;與學生進行會話實踐。有長進了,利用暑假去英國攻讀英語速成班。他用同樣的方法學習廣東話。俗話說得好:「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果然,橫亙在歐陽秋眉面前的兩座大山硬給搬掉了。

  1979年,歐陽秋眉運用英語考取了英國寶石學會寶石文憑,取得國際認可的珠寶鑑定資格。成為英國地質學會會員及英國寶石學會院士。學無止境的歐陽秋眉不斷向自己挑戰,再攀另一個高峰。1981年她又考取了美國寶石學會鑽石文憑。在全世界的珠寶界,她已經佔據一席之地了。

  這時她不滿足於當助教,利用香港大學有利的條件,申請攻讀港大碩士學位。在博覽寶石群書中,她發現:中國人是最先用玉的民族,具有愛玉、戴玉、藏玉、玩玉的嗜好,堪稱「玉石之國」。但遺憾的是,以往中國人卻沒人用科學的眼光來研究美玉,關於玉中佼佼者的翡翠,資料更是一片空白,中國擁有最豐富的翡翠收藏品,擁有優秀的翡翠加工能工巧匠,也稱得上「翡翠大國」,可是找不到一本中國人撰寫翡翠的書。的確,看看整個翡翠行業,從開採原石到原石的貿易,停留在落後、保守、神秘狀態。遠遠不適應當今科學昌明的時代了。

  空白必須有人去填補,這是時代賦予歐陽秋眉的責任,身在翡翠貿易中心的她責無旁貸。八十年代初,她選定一個前人未曾研究過的課題《緬甸硬玉的礦物學研究》,就在搜集各種各樣翡翠標本進行觀察研究當中, 她竟然在香港市場的翡翠中發現「地生鈉鉻輝石」。「鈉鉻輝石」這種礦物質已被英國權威專家判定只有在隕石中才可能存在。在恩師彭志忠教授幫助下,她趕緊做了各種精密的測試,將結果在美國權威雜誌《礦物學家》上公之於世,成為首先在地球上發現「鈉鉻輝石」的礦物學家。一時震動了礦物學界,全世界有關學者紛紛向她索取資料。1985年,歐陽秋眉獲得了香港大學碩士學位。

  「地生鈉鉻輝石」的發現,奠定了歐陽秋眉的在國際上的學術地位。這一發現,圓了她想做現代居里夫人的夢。對她來說,最高興的不單是獲得一個頭銜,而是自己的成果得到人們的肯定;還說最大的滿足感是能夠做到自己喜愛的事業獲得成功,並對人類有創新的貢獻。

  這一發現也給了她一個啟示:翡翠這個領域,內容豐富,無人問津,大有可為。激發她進一步研究內容無窮無盡的翡翠學。她原本還想繼續攻讀博士學位,系主任格蘭教授Dr. C.J.Grant 也極力支持她。然而香港大學地質系的導師烏門教授Dr. Workman對她說:「不是你不行,而是在香港沒有人可以指導你,因為你已經是這方面的專家了」。於是,她只好離開香港大學,到社會中實踐,創立香港寶石鑑定所,創辦香港珠寶學院,把自己的一生貢獻給豐富多采的翡翠學。
三、為翡翠正名而奔走
  中國人是最先用玉的民族,但中國人未能給予確切科學的定義。1864年鴉片戰爭,火燒圓明園這國恥的日子,法國礦物學家,取得中國玉器化驗之後,發現中國人所謂的玉由兩種不同礦物組成。一種是產自新疆的玉(Nephrite),另一種是產自緬甸的玉,稱之為(Tadate),日本學者,分別將之命名為軟玉和硬玉。當時中國學者,無人加以反對,這名字一直沿用了100多年,在教科書,寶石檔均這樣稱呼。歐陽校友認為法國學者多瑪是有貢獻的,但是不全面。時代在進步,她的研究挑戰了多瑪對緬甸玉的定義。因為她發現了緬甸玉中有地生鈉鉻輝石,後來相繼不少學者也發現有綠輝石等礦物。用硬玉一種礦物名字不能涵蓋緬甸出產的飾用玉,她認為必須使用“翡翠”這個名字才能真正代表緬甸產的玉。“翡翠”這個名字是中國最早稱呼來自緬甸的玉,她閃耀着中國人智慧的光輝。所以提出有科學含量的翡翠定義。她搜集了不少證據,做了許多科學分析證明,緬甸玉不只是硬玉組成,用翡翠來稱呼緬甸產的玉以至世界其他地方產的同類型的玉。她闡述這名稱對學術有新的突破,因為現在市場出現的緬甸玉,不只是硬玉一種。

  剛開始,不是很多人理解她的觀念,她在多個國際,國內學術會議上及寫文章闡述她的觀念。例如在1991年德國舉行的國際寶石學會議上提出她“玉的命名”的演講。在西班牙的國際會議上,在泰國的國際會議上均不斷呼籲有關“翡翠命名”問題,在香港的學術會議上也如此,她印象最深的是在德國的寶石學國際會議上有一位維也納寶石專家在會議上時她的評論說:“你講得很好,但很遺憾的是我們歐洲人對玉沒有任何研究,沒法提出具體的意見”。

  她很欣慰的是,大陸許多學者的研究,證明她對“翡翠定義”新提法是有科學依據的。於是逐漸得到人們的採納。

  更可喜的,最早一直處於國際翡翠銷售中心的香港,為了維護購物天堂的名聲,基於市場上出現越來越多緬甸玉新品種,通過政府認可處及寶石專業團體——香港寶石學會的建議,將歐陽校友提出的翡翠,包括三種成員定義納入香港商品條例中,她也被聘請為香港翡翠標準檢測方法項目首席學術顧問專案,高級顧問,代表香港政府翡翠項出席國際會議發表。
四、《翡翠全集》震全球
  十多年來,歐陽秋眉始終如一,以堅韌不拔的毅力專注翡翠的研究和教學事業,繁忙中還著書立說,全是關於翡翠研究心得: 《翡翠鑑定》、《紅藍寶石鑑賞》、《翡翠ABC》、《翡翠選購》。

  她永不言休,2000年9月再下一城,巨著《翡翠全集》上下兩冊又出版了,這是全球第一部全方位解讀翡翠的專著,可謂作者三十載翡翠研究之結晶,數千年玉石文化的傳承。

  《翡翠全集》是名副其實的「全集」, 它具有「全」、「新」、「精」、「美」四大特色。從翡翠基礎理論、真偽鑑別、分類及其貿易都有全面論述,堪稱翡翠的百科全書。絕大部分內容是作者長期從事翡翠研究和教學的親身經歷和實踐的總結。她用盡心思、絞盡腦汁,常常廢寢忘食,花了八年的時間才完工。全書580頁、共60多萬字,將翡翠方方面面的知識總結成文,配於精選珍貴的翡翠圖片,圖文並茂,附上親自到緬甸礦區的留影及平時拍攝的照片幾百張,使沒機會接觸各種精美翡翠樣本的讀者大飽眼福,閱讀之餘令你獲得漫遊翡翠王國的一次美的享受。

  2000年9月22日,由天地圖書主辦於香港會展中心舉行的新書發佈會雲集珠寶界頂級人馬,主禮嘉賓香港珠寶界龍頭、香港鑽石會會長梁適華太平紳士很佩服歐陽女士具有豐富的學術知識、堅韌的毅力才能寫出這樣巨厚的學術著作,對本行業有巨大的貢獻。來自緬甸華僑礦主楊釧玉先生一下子就向他訂購550套。 他說:《翡翠全集》對翡翠行業有推動作用,緬甸華僑幾代人開礦往往碰運氣,完全沒有理論知識,很需要有關翡翠的書來指導。香港翡翠批發商龔明光先生也訂購150套。對歐陽秋眉的勞動成果給予極大的肯定。

  2001年1月5日,在台北世貿中心舉行的珠寶展暨《翡翠全集》新書發佈會,中華寶石協會會長余先生、台灣翡翠界的龍頭鄭先生父子都來賞面,以實際行動予以贊助。

  2001年1月13、14日,《翡翠全集》的發佈會震動了獅城 (新加坡),當地珠寶業人士合辦了題為《與玉有緣 / 漫遊絕色之石翡翠的國度》演講會,歐陽女士足足講了三場,請她簽字的人排長隊。 當地傳媒新明日報作了專題訪問,次日全版刊登。一位行家許先生說他跟著師傅車玉幾十年,只有感性,沒有理性知識。非常需要這樣一套百科全書。

  2001年2月3日,在落杉磯舉行《翡翠全集》發佈會之前,歐陽秋眉飛赴阿利桑那州的吐桑出席國際珠寶鑑定所與商界聯繫會議,很多學者得悉她的新書出版,讚賞之餘希望她譯成英文,並邀請她明年到美國介紹翡翠──從未有華人在那裡作過翡翠講座。英國寶石學會負責人說:雖然我們不識中文,但從書的排版、數據、附表、圖解、照片等看出,您花了不少功夫,我們可以想到《翡翠全集》是一本學術水準很高的書。

  《翡翠全集》好評如潮,歐陽秋眉為《翡翠全集》簽名簽到手痛,但想到《翡翠全集》走上了國際舞台,各國行家們視之為珍寶,看作百科全書,對鑑賞翡翠有個標準。總算填補了這個空白,覺得以往的努力沒有白費,感到無比的滿足。前日,有一位俄國地質學家尼古列博士Dr. Nikolai V. Timoschook到美國紐約自然博物館,聽了哈羅博士Dr. Harlow推薦:中國歐陽女士的巨著《翡翠全集》剛問世,他特意專程來香港找她。令她很感意外:想不到她的書這麼快傳遍美國,心理不由無比欣慰。

  這時候,又不禁想起恩師李兆鼐研究員的話,他說:「歐陽,您真不容易呀!您在香港這商業社會裡,在沒有外援情況下,能堅持搞研究,堅持寫文章寫書。您在翡翠學的成就,在國際上得到認可和尊重,您為中國人爭光!您是中國的國寶,我們永遠支持您!」一股暖流貫通全身,她渾身是勁。

  是啊,翡翠不該只是生財工具。玉是中國文化的產物,通過翡翠文化可以提高中國人的文化素質。正是因為有許多精英的老師指導、幫助、鼓勵,她才有今天的成績,才使能在香港孤立無援之下,堅持研究。「我們應該為中華民族事業添磚加瓦,才能使中華民族興旺!」這就是歐陽秋眉寫作的動力,堅持奮鬥的目標,做人的宗旨。
五、奉獻學術不為財
  香港是世界三大珠寶市場及製造中心之一。中國人酷愛玉中之王的翡翠,但面對市面上充斥的翡翠卻難斷真偽。翡翠原石,還未雕成器之前,原來是一塊可大可小的石頭,往往外包一層皮, 俗稱「白砂皮」、「黃砂皮」、「烏砂皮」。 一刀切下去,才知道石內乾坤,如果認知不多,以「賭貨」方式買賣翡翠原石,這一刀將決定玉器商變富或變窮,有人走運發財;有人卻會傾家蕩產。

  歐陽秋眉創辦寶石鑑定所和珠寶學院就是為了普及珠寶知識,培養更多的專業人才,她自任所長和院長,親自教授珠寶課程。她先後還在香港大學、浸會大學及理工大學的校外課程部、創業行任教寶石學。她的鑑定具有極高的權威性,得到世界玉石界的公認和推崇,如為香港皇家警察、消費委員會及國際拍賣行做了許多鑑定工作。

  她人在香港,心卻忘不了大陸的培育之恩。中國開放之初,她是第一位到內地講授寶石學的學者。那是1985年,她應邀到廣西桂林舉辦全國寶石學習班──這是中國全國最早的寶石學習班。

  1987年,中國科學院地球化學研究所在貴陽召開寶石礦物學學術大會,歐陽秋眉應邀蒞臨演講介紹國外寶石學的發展,會後與會者排隊爭相和她交談,想了解國際寶石學的學術信息。她的演講得到地化所涂光熾所長的高度評價。

  1988年,為了發展深圳特區的珠寶業,有色金屬公司邀請歐陽秋眉以技術投資的方式合作成立金陽珠寶有限公司,她出任副董事長,主理設備引進和技術指導。這是最早具有規模的珠寶企業,當時可以說是珠寶業的一面旗幟。

  1989年春天,又是歐陽秋眉第一位介紹,并親自陪同英國珠寶學會專家艾倫‧喬賓先生E. Alen Jobbin和尼爾遜博士Dr. Nelson到中國,在武漢成立第一家國際鑑定師教學點,培養國際認可的珠寶鑑定人才。中國珠寶行業的成長、與國際接軌,歐陽秋眉功不可沒,是她把英國寶石學引進了中國。

  然而,歐陽秋眉的精力不放在生意上。有人說,像歐陽秋眉這樣的行家里手、鑑定專家,人際關係那麼好,如果去做本行生意,一定會賺大錢的。她的學生有的已是千萬富翁。她聽了卻不以為然。她認為:她的興趣在學術研究,人生最大的快樂是能夠做自己喜歡做的事。一個人為了生存固然需要錢,可是人生的目標不是僅僅為了錢,「錢是身外物,生不帶來,死不帶去」。她是專業狀態的學者,更多地關心傳授學識,講貢獻,她每分鐘抓得很緊,希望能在有限的人生道路上做出更多的貢獻。

  所以,在充滿發財致富誘惑的珠寶行業中她選擇搞專業研究翡翠的道路。

  在競爭劇烈的香港商業社會中,這是一條即艱苦又富挑戰性的路。她旗下的一「所」一「院」需要聘請很多員工幫手,白天鑑定,晚上教課,另還要外出開會、演講。在沒有任何外援的條件下,自己一方面要盡量節省公司的開支來應付大量的工作:千萬種翡翠成品從分析鑑定到工廠加工檢驗,從多次參加各種拍賣會,直到赴緬甸帕敢翡翠礦區實地考察,從宏觀的觀察,到微觀的測試分析。她利用現代科技的手段,岩石學的薄片觀察、電子儀表、光譜、電磁共振的分析等等,這些要付出多少心血和代價!但終於讓她摸索了翡翠來龍去脈的一些規律,累積所得資料和經驗是十分珍貴的,可以讓更多的人認識翡翠。

  她的崇尚科學、學術第一的思想還表現在1999年那次赴緬甸北部一睹翡翠之鄉──帕敢礦區,所在的烏龍江流域治安惡劣,有的地方受幫派武裝的控制,有時會發生交戰,子彈是不長眼睛的。境外人進礦區難如登天。但緬甸商人知道她的心願「不到帕敢非好漢,不到烏龍江心不死」,終於給她安排行程,有專車護送入礦區。臨行之前她寫好遺書,安排身後事,由此可見這一行程的艱險。「翡翠夫人冒死闖玉鄉」,一時被媒體傳為美談。當地的礦工都覺得不可思議:怎麼有人教翡翠呢!至少他們那裡沒有。你看她,一見翡翠如獲至寶,仔細觀察,專心研究,不怕烈日曬,不覺肚子餓。

  她就是這樣做學問和教書的,她需要有一桶水的知識,才有可能倒出一杯水的知識給學生。由於她有廣博的知識,才能融匯貫通、深入淺出進行教學。

  直到目前她整整教了四十年書,可以說教書是她的行業。教書也是一門學問,她在內地許許多多學生現在已是教授、工程師、大學校長等。在香港大學也有很多學生,現在在政府各部門工作,有的是教師、有的是律師、法官、工程師,甚至大公司領導人,珠寶業的學生更多。旅遊協會開過不少短訓班,自從她開設翡翠班,台灣很多人組團到港來拜她為師。還被請去台北、新加坡、美國去開班。歐陽秋眉真是桃李滿天下。

  1999年10月19日,歐陽秋眉由於在翡翠珠寶研究方面取得突出成就,中國地質科學院授予榮譽研究員名銜,成為第一位獲得此一殊榮的香港人。授聘儀式當日她做了學術報告。會上,她十分感動,覺得這是對她翡翠研究的肯定和鼓勵:「若說今天她有一些成績,應該感謝祖國對她的培養,母校老師的教導和大家的支持,自己應該更加努力。若她沒有回到祖國,可能沒有良好的學術基礎,她就沒有今天的成就。」

  晚上她舉行答謝晚會宴請專家教授等同行,91歲高齡的楊遵儀院士,85歲高齡的蘇良赫教授拄著拐杖也應邀出席,令她十分感動。 中國地質大學校長趙鵬大院士在會上讚揚她是該校培養眾多女性英才中當之無愧的傑出代表,并引以驕傲和自豪!

  *溫*家*寶*副總理因無暇出席晚宴,次日,通過夫人張蓓莉主任打電話給歐陽秋眉轉達他作為校友的祝賀,并十分關心她的健康,使她得到很大的鼓舞。
六、為信念永不放棄
  由於歐陽秋眉在專業上精益求精,並且十分重視專業的操守,她為珠寶行業對翡翠進行真假鑒定,出具鑒定證書。她的鑒定證書具有很大公信力,許多遠在臺灣、馬來西亞翡翠證書,都要送來找她親自做。一位臺灣收藏家對她講:我的翡翠是第一流的翡翠,一定要配您世界一流的翡翠鑒定證書。她也持有國際寶石評估資格的銜頭,為香港政府承認的珠寶評估師,為警方、為會計所、為律師樓上法庭做專業的證人。在服務方面,時常會碰到一種誘惑,她都能堅持自己專業操守。例如,有人要付一百萬元美金,請她幫給一粒紅寶石原料指定價錢估價,這是不公平的做法,也不符合專業標準,她斷然予以拒絕。

  給她印象最深的是2001年,她應國內一公司邀請到上海給一翡翠擺件做評估,對方評估的目的是用以抵債,希望能估到1億元,經過仔細觀察,歐陽校友,從翡翠材質及雕工看,只能值3000-4000萬元港幣,對方問能否估到8000萬元,若能,將付給她200萬元,對方左勸右勸,對她毫無影響,她只收了自己2萬元的出場費,不收違背自己良心的200萬元。最後那年輕的女士很不高興地對她說:現在都什麼年代了,送給您錢,您都不要,怪不得您這個老太太至今還發不了大財!她斬釘截鐵地說:君子愛財,取之有道。

  「玉之美在於質,人之美在於德。」是她的座右銘。她為專業毫不動搖,所以她在上海行業上得到非常高的美譽:歐陽老師有人格的魅力和知識魅力。

  由於國內有少數害群之馬,尤其對珠寶、翡翠的原石,亂作天文數字的估價,引起國際上對國內估價抱懷疑的態度,有的甚至不信任。,例如對一些幾百克的紅寶石原石,顏色不夠紅,透明度也不高,竟可以估到3億人民幣。對別人不堅守專業操守,亂估價,影響國內行業的信譽,她深表痛心。

  2002年她在西班牙的國際寶石學會議上成功地為中國申辦國際寶石會議在中國召開,她以香港珠寶學院名譽,與武漢珠寶學院合辦第一次真正的國際珠寶會議。有幾百來自世界各地及國內城市的珠寶專家參加,為了準備此會議她往返武漢香港多次。她以高規格高標準的要求來準備2004年的國際珠寶會議,記得當武漢地質大學校長問她還有哪些做得不夠,最後她堅持會議廳的廁所均要改成抽水馬桶式。雖然有很大難度,她還是想盡辦法去上海採購,讓與會嘉賓都穿上中式服裝。會議安排得緊湊、精彩,到會代表十分滿意,被譽為歷次最成功的國際珠寶會議。因太勞累會後她大病了一場,但她為中國人爭取了一份光榮。

  2007年秋天,歐陽秋眉應英國皇家寶石協會的邀請赴倫敦講學,有來自英國各地的珠寶專家及歐洲德國、法國、瑞士、美國的珠寶專家也出席了會議,她以翡翠權威的姿態,滔滔不絕地論述了她對翡翠顏色的研究成果,會後舉行了她的翡翠英文書的簽名會,最難忘的是2007年10月30日,一個秋天的黃昏,座落倫敦市中心,金碧輝煌的古老的珠寶殿堂顯得格外熱鬧,擠滿來自英國各地的寶石界新老成員及世界各地的珠寶專家學者,參加英國皇家寶石學協會舉辦的寶石學畢業典型及頒獎儀式。

  在畢業儀式上的頒獎禮上,世界著名的英國寶石專家,英國寶石學協會,執委會主席,阿倫卓賓主席授予歐陽秋眉終身榮譽會員獎,並宣佈:我的好友,歐陽秋眉女士二、三十年來為推動寶石學發展作了不懈努力與貢獻,尤其是在香港、在中國大陸,在珠寶界影響深遠,在翡翠學研究上得到世人的注目。歐陽秋眉校友在事先未得到通知的情況下上臺領獎,感動得熱淚盈眶。因為這是英國皇家寶石協會成立100年來第六個人獲此殊榮,是第一位亞洲人,也是第一位中國人獲得此獎項。她說這個獎應該是屬於中國人的光榮,香港人的光榮,這個獎是獎勵她在寶石學研究的成果,尤其是她對翡翠學術研究的成果,另外表揚她在促進中西寶石學交流方面做出卓越貢獻。她的英國朋友也紛紛向她道賀。

  她雖然已經年近花甲,身體健壯,仍忙於主持一院一所,又在深圳建立培訓中心,慕名而來的學生不但來自全國各地,還有來自美國,馬來西亞等。她親自帶領學生到四會,坪洲,揭陽等地參觀實習,年青的學生似乎比不上她那用不完精力,人們稱之為“鐵人”,她卻說應該比鐵更堅強,應該稱之翡翠人。正如有一刊物訪問她時寫道“翡翠人生,人生翡翠,”用翡翠的精神來打造人。







wmy

文章數 : 3639
注冊日期 : 2012-11-08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