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用欄目

(丘詳銓)如彗星之隕落各處

向下

(丘詳銓)如彗星之隕落各處

發表  wmy 于 周一 7月 31, 2017 9:54 pm

  wmy 注:居於德國的巴中66年屆丘詳銓醫生除了精於本身的專業,還愛好音樂,他會拉小提琴,對西洋歌劇(opera)有研究,音樂造詣很深,寫作方面也頗具才華,是巴中的才子。以下的佳作曾經登載於雅加達《星洲日報》,請大家欣賞。




如彗星之隕落各處

紀念印度尼西亞
華裔小提琴家和指揮家林克昌

丘詳銓
2017年7月19日



  上世紀五十年代末的1959年,在雅加達的藝術劇院(Gedung Kesenian)舉行了一場告別式音樂會。小提琴大師兼指揮家林克昌(Lim Kek Tjiang)當樂團指揮,他的三弟林克漢擔當小提琴獨奏者,只記得演出的是莫扎特G大調第三號的小提琴協奏曲,其它作品筆者(還小)記不起來了。林氏兄弟倆都展現了自己的藝術家風範,當指揮的大哥莊重嚴肅沉着,提琴獨奏的弟弟則瀟灑自如,大師演奏風度,至今印象猶存。當時在雅加達的音樂愛好者,都為他們一家四兄弟離開雅加達深感可惜。在駐雅加達的中國大使館的動員下,他們要去老祖宗的國家貢獻他們的藝術才華。

  第四代華裔林克昌離開印尼後幾年,他的學生們還津津樂道因曾受過他的嚴格指教而引以為榮,其實他從歐洲學藝成功回到印尼只不過區區四年,足見他的演奏和教學的魅力影響之深。

  拉弦樂器傑出的林家四兄弟出現在印尼,是一個非常獨特的個例,真是前無古人,八十年後至今還是後無來者的樂壇奇葩,該說是相當于奇蹟的。他們的父親想來不只喜愛古典音樂,也必定懂得欣賞和酷愛弦樂四重奏,才能高瞻遠矚培養出四個樂器家好男兒,才能獨具慧眼要當老二的林克明拉大提琴,四弟林克定拉中提琴,上述老大林克昌和老三林克漢拉小提琴,又各個都去了荷蘭阿姆斯特丹的音樂學院獲得系統訓練和深造,演奏技術皆臻一流,既具備成為職業性弦樂四重奏組合的先決條件。

  儘管在印度尼西亞搞古典音樂生活的環境不是有利的,可是他們兄弟四人沒有一位棧戀留在歐洲生活。

  據查,職業性四兄弟組合的弦樂四重奏,全世界只在十九世紀出現過兩組的記錄,都是德國人。上世紀,只有奧地利莫扎特的出生地薩爾斯堡(Salzburg)有過四姐弟的哈根(Hagen)四重奏組合出名,後來拉第二提琴的大姐對此厭煩而封琴不干了。兩三兄弟都能當弦樂的專業演奏家時而會有過,記得在美國似乎也有華人四兄妹的專業四重奏。可是華人一家兄弟四人的組合,林家四兄弟是至今絕無僅有的出現。

  林家四傑當時在印度尼西亞可說生不逢時。共和國宣告獨立不久,文化部對西洋音樂文化不重視,實在也難怪,畢竟古典音樂非當地文化的傳統音樂。那時候還有廣播電台的交響樂團,在巴黎學過指揮的林克昌當上樂團指揮,另一業務就是收學生教琴。他和兄弟們都沒當上什麼音樂學院的兼職教授,雖然不算是投閒置散,可是他們四兄弟的演奏藝術沒有得到相應的平台,能欣賞古典音樂的愛好者不多,愛好室內樂四重奏的,更是絕對少數,“陽春白雪”那樣的精英高雅藝術是冷門,沒多少市場。天時非好,也無地利,人和欠缺,可謂暴殄天物。

  在印尼,此類音樂演奏藝術生涯仕途維艱,加之種族歧視的困惱,而當時中國方面廣招人才,因此就在那 1959 年,林克昌在中国驻印度尼西亚使馆文化参赞游说之下,决定投靠北京。林克昌說,當時使館的文化參赞宴請他时,擺出最豐盛的中國菜,是他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的佳餚。文化參贊對他說,「在我們中國,天天都吃得這麼好!」原来大师一樣嘴馋好吃,顶不住中國美食佳肴色味香全的誘惑,竟促成四兄弟們举家北迁的其中动因之一。後來的遭遇和受到的委屈他們怎能預測到?

  林家四傑曾在北京給來訪外國客人演奏過四重奏,可惜我們無法看到當時的錄音或攝影。弦樂四重奏的古典作品是弦樂器音樂最精緻高雅的音樂創作,樂界推維也納古典(Wiener Klassik)大作曲家海頓(Joseph Haydn)和義大利的博給理尼(Luigi Boccherini)同為弦樂四重奏音樂的奠基人,如今已無爭論。後來的作曲家如貝多芬或舒伯特所創作的一整套四重奏,技術難度高,業餘拉琴者不易甚至不能演奏出。貝多芬全聾之後的最後創作既是最後期的弦樂四重奏第135號。大詩人歌德曾對弦樂四重奏如此寫道:

  “聽這樂器室內樂,如同聽到四個有理性的人在交談,相信在他們的議論中能聽出一些感受,和認識到這些樂器的特殊處”。

  林克昌兄弟四人被組織分配各地,林克昌留在北京,林克漢被派去上海,各有當指揮和執教的任務,文化部大概也沒人如何大力精心扶持和特別愛護這絕無僅有的兄弟組合,大概也沒意識到他們國寶級的價值,去幫他們打造成中國樂壇上的國際級藝術“品牌”。儘管兄弟間有脾氣暴烈的,或較難相處的性格而不和,可是如能曉以大義和經濟利益的適當報酬,是可以維持至少數年的四重奏的藝術生涯階段。國外的四重奏組合少有親兄弟關係,也不一定意氣相投,有些仿如仇敵互不相讓,爭論不休。可是為了音樂藝術和生活,還得忍氣坐在一起演奏。據某處記載,1964年他們曾以《林氏四重奏》上台,那是多麼短暫的歲月。而後因政治上狂風大浪而受冤枉,文革時林克漢在上海被紅衛兵抄家等等,他們四兄弟在那瘋狂的年代只好一走了之。真是有天時,沒地利,人不和,同樣是暴殄天物。

  離開中國後,林克昌的音樂藝術生活也命途多舛。他先在香港大約五年,留下了為香港管絃樂團職業化的手印,曾擔任職業性樂團的首任總監,過後移民澳洲墨爾本,也曾一度移居台灣培訓年輕的長榮樂團。這位林家四傑的老大於今年六月十五日在墨爾本過世,享年八十有九。

  林克昌三弟林克漢,後半生在香港繼續其音樂生涯,創辦了自己的樂團,後來易名為香港中華管絃樂團。據當年知情人說,他的小提琴演技比長兄更好。他在雅加達告別演奏時的琴音裊裊和風度翩翩,直接影響了筆者立志學提琴的動機。2014年初在香港病逝前,林克漢最心愛的小提琴被印尼女傭偷走,據說沒去報警。

  拉大提琴的老二林克明和天津妻子移居荷蘭,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曾去了台灣教授琴藝,也去了雅加達一段日子,筆者(拉中提琴)和樂友們的弦樂團曾伴奏他在雅加達和萬隆兩地演出,奏出著名的海頓C大調大提琴協奏曲。後來彼此沒聯繫,不知其下落。林克定據說因左臂肌腱炎,因治療不當,早已不能靠演出生存。

  林家四傑如今已成絕響,他們曾如印度尼西亞上空繁星中最燦爛奪目的四個有琴音之彗星出現,年紀最大的林克昌以31歲的盛年和更年輕的弟弟們舉家投奔中國,最終四兄弟分散各洲而居,四重奏沒能永載音樂史冊,如今如彗星一一殞落各處。他們生不逢時乎?

  另一亦有赴荷蘭阿姆斯特丹學琴藝背景的已故Adidharma(原名Lie Engliong)曾接替林克昌在雅加達電台交響樂團首席指揮之職,以國家公務員身份55歲就得退休,只能家中私授拉琴技藝。李老師去年過世後,老一輩印尼華裔人士中的國際級小提琴大師已後繼無人。

  林家有一位姪兒名為 Yahya Ling(林望傑),早年在雅加達以鋼琴演奏出眾獲獎,1970年還獲得了洛克菲勒獎學金去美國紐約朱麗亞音校深造音樂,此後成為美國大樂團至今唯一華人血統的指揮家,多年來任聖地亞哥交響樂團的指揮總監至今年度退休。 林氏家族有特出音樂基因,令人讚嘆。時代和個人機運卻是霄壤之別。






wmy

文章數 : 3639
注冊日期 : 2012-11-08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丘詳銓)如彗星之隕落各處

發表  古月語 于 周三 8月 02, 2017 8:49 pm

這是現代藝術家遇上了中國老農民的歷史經典。
avatar
古月語

文章數 : 562
注冊日期 : 2012-11-06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