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用欄目

(溫曼瑛)印尼中、東爪哇五天遊

向下

(溫曼瑛)印尼中、東爪哇五天遊

發表  wmy 于 周二 五月 01, 2018 2:28 pm



印尼中、東爪哇五天遊

溫曼瑛
2018-05-01

   有人問我:曼瑛,你自己是巴中60年屆的校友,怎麼會無緣無故地參加68年屆的50週年慶典活動呢?難不成是有人贊助你什麼的?

  非也!非也!我這次去印尼,沒有人贊助,都是自己掏錢去的。

  最吸引我去的完全是因為香港的68年屆校友溫開萬告訴我,他們為慶祝50週年的同時,會組織一次旅行,目的地是中、東爪哇。其中讓我斬釘截鐵下定決心、義無反顧的就是旅遊景點日惹的 Borobudur(婆羅浮屠)。

  印尼的 Borobudur(婆羅浮屠)、緬甸蒲甘(Bagan)的佛塔群和柬埔寨暹粒(Siem Rap)的吳哥窟,並列為東南亞三大佛教遺跡。柬埔寨的吳哥窟我是在2009年11月遊覽過;緬甸蒲甘的(Bagan)佛塔群是在去年2017年11月去的。剩下的 Borobudur 就在印尼!來自印尼,已經活得那麼老的我,之前還真的未曾去過這麼聞名世界的景點 Borobudur,眾友們莫笑我那麼愛旅行又來自印尼怎麼連 Borobudur 都不去遊覽。

  我於第一時間報名參加了68年屆的旅遊團,雖然進入2018年我本人就患上咳嗽長達三個月,經過中西醫治療以及照X光掃描等等在病情尚未完全康復的情況下,仍然照樣繳費,且繳費的時間也算是最早的其中團友之一,由此看出我的決心有多大,意志有多堅決。

  我們4月7號從香港乘搭飛機赴印尼的共有十多人,組織者是68年屆的溫開萬校友。

攝於香港機場,右一為溫開萬。

  提起溫開萬,我和他們多位 68 年屆的校友曾經外遊兩次(海南島以及廣東梅縣之旅),深知其組織能力以及號召力都是強項。溫開萬是一位不可多得的人才,他喜歡歷史,又會寫詩(巴中網站常有他的詩作發表)。

  我們到達印尼的前兩天是參加 68 年屆 50 週年的慶典(前有報導,不贅)。在第三天即 4 月 9 日一早就乘國內航班去 Semarang(三寶壟),展開我們的中、東爪哇五天的行程。

  五天行程簡介:

  2018-04-09(星期一):

  雅加達早上酒店接送機場,乘Garuda GA234 09:35 飛機到三寶壟 Semarang →遊覽 Lawang Sewu 荷蘭“千門”建築及三保太監廟 →住宿中部 Wonosobo 休假山區,KRESNA HOTEL。

  2018-04-10(星期二):

  Wonosobo →Dieng 火山湖風景區 →Borobudur 佛塔 →住宿日惹 Jokja JAMBULUWUK BOUTIQUE HOTEL。

  2018-04-11(星期三):

  Jokja 日惹王宮 →Prambanan 印度教神廟 →乘Garuda GA7309 16:40飛機到泗水Surabaya →經過泗水市區到瑪琅 Malang,住宿 THE 101 MALANG OJ HOTEL。

  2018-04-12(星期四):

  Malang  →Blitar 蘇加諾家鄉,瞻仰 Sukarno 陵園及故居 →Candi Penataran  →住宿瑪琅附近休假勝地 Batu,HOTEL AMARTA HILLS。

  2018-04-13(星期五):

  遊覽 Batu 瀑布花園 Flower Garden →瑪琅市區,下午由Malang 乘GARUDA GA293 13:10飛機回雅加達。

  除了泗水和瑪瑯,以上許多地方和景區我之前沒有遊覽過,但凡沒有光顧過的景點對我溫曼瑛來說都很感興趣。

  五天的行程有領隊,她叫 Linda,很年輕,懂一些華語。當地有導遊(共兩位),都是用印尼語介紹景點。一展開行程我就掏出筆記本,準備詳細記錄導遊的專業性景點介紹,可惜本人的印尼文程度是有限公司,許多詞語聽不懂,只好盡力去聽,這時,也只有這時才體會到在印尼讀書時一向不重視印尼文這門課,那時總覺得反正要回國,學不學印尼文無關緊要,學外文的話英文更為有用。其實現在看來,多掌握一種語言總歸是有用的,如今已是「後悔莫及」了。

  對於現場資料所知無幾,因此不打算從頭到尾詳細報導所有景點,只是重點報導,有些景點略略帶過或者用圖片說明。

  在 Semarang(三寶壟),我們遊覽 Lawang Sewu 荷蘭“千門”建築。此景點二戰時日軍曾在此地拷打、處決俘虜 ,戰後就被傳說那裡的鬼魂很猛,“千門”是為了方便鬼魂出沒。




景點的電瓶車

  在三寶壟遊覽的景點還有三保太監廟。據資料:三寶瓏的地名由來起自於鄭和本名。鄭和本名為「馬三寶」,後因於「靖難之役」有功,故受皇帝賜姓「鄭」。


右一是當地導遊,左一是領隊.



  在旅途中,我們看到有一個賣榴槤的攤檔,有人提議下車去買榴槤。

  張瑞境主動請大家吃榴槤,榴槤的個子不大,我們前後挑了六個,有人不敢放開肚子吃,擔心上火,酷愛榴槤的我絲毫不客氣,吃了一粒又一粒,大快朵頤,顧不上儀態。馬上發現溫開萬好鬼馬,他自己不多吃,卻給我們照相。


  第二天我們去 Wonosobo 的火山湖風景區。

  Wonosobo 是中爪哇熱門的旅遊景點,素有「中爪哇屋脊」之稱,景區主要以梯田、火山、湖泊、廟宇等組成。



女團友合影

  重頭戲應該是接下來的景點——我嚮往已久的,也是我此次去印尼的吸引力所在的 Borobudur(婆羅浮屠)。

  (資料)印度尼西亞的婆羅浮屠(Borobudur)位於日惹西北40公里處的高地,爪哇島中部馬吉冷婆羅浮屠村,是一座完全用附近河流中的安山岩和玄武岩砌成,沒有門窗與樑柱的實心佛塔,塔身共九層,下面的六層是正方形,上面三層是圓形,頂層的中心是一座圓形佛塔,被七十二座鐘形舍利塔團團包圍,每座舍利塔裝飾著許多孔,裡面端坐著佛陀的雕像。

  之前因為疾病纏身並沒有先查看有關景點的資料。到達目的地以後先爬上幾段石級,發現石級之間有點高。大部分人爬到一小節就停止了。我們來個集體照作為紀念。



左起:何彬生(82歲,全團最老的一位)溫曼瑛 譚美蘭 莫澤珍 Linda(領隊)


  部分團友到此階段就不往上爬了,他們有的以前去過,有的不願意再費體力勞累奔波。

  景點於下午五點鐘關門。此時我的心情複雜極了:第一次來應該也是最後一次來到著名景點,千里迢迢由香港來到印尼,目的就是到 Borobudur(婆羅浮屠)一遊,怎麼能夠只逛一半呢?可是看看那比一般台階都要高出許多的階梯,有一些還沒有扶手,腦海裡馬上呈現去年(2017年)年初兩位60年屆同學跌倒受傷至今仍然要拄拐棍的畫面。我這位古稀之年的老骨頭,萬一跌滾下來的話,後果可大可小,輕者骨折癱瘓,重者喪命於古蹟,想想好像有點不值得。然而不上去呢,又有點遺憾。矛盾的心情被善於察言觀色蠻機靈的莫澤珍(65年屆校友)看透了,她說:曼瑛姐,我陪你上去。聽了她這句話我竟然毫不猶豫滿口答應。

  上去時因為階梯高,相當辛苦,但是還勉強能夠頂得住。「無限風光在上峰」,最高景色才真正地顯示了佛塔無盡的風光。只見圓圓尖尖的一座座小佛塔一個挨一個地陳列著。

  我們倆在最高層照了一些相,為的是證明「到此一遊」,免得日後念起耿耿於懷,終身遺憾。

和莫澤珍最終爬到最高位置,展示勝利之舉。



一批回教學生






  這時太陽開始下山了,陽光沒有那麼猛烈,遊人也開始減少,我們逛夠了,開始「下山」。好傢伙,下山比上山更為艱難,不但是石級與石級之間距離高,更加要命的是有一部分階梯竟然沒有扶手,有的只有中間有扶手,前後沒有扶手。我這把老骨頭,一步一驚心,雖然莫澤珍有牽我,但是人家也帶了手提包,而我的手提包還很重(後來才發覺有一瓶蒸餾水),下樓梯的狼狽相竟然給已經遊畢景點的溫開萬拍攝下來,醜態盡顯,貼出來也不怕眾友笑話了。

怕摔倒顯得小心翼翼

  我們遇到穿著回教服裝的一批批中學生,當我伸出手來,示意要幫忙的時候,他/她們都很友善,把我當作他們的老奶奶,只是有三個男性小年青,對我不理不睬,估計有所顧慮。

  下畢景區的所有階梯,我大大地鬆了一口氣,身上「冇穿冇爛」(粵語,沒有損傷之意)。我既已完成心願,也安然無恙,老天爺還真對我不薄,謝天謝地!

  部分團友知道我最後爬上最高峰,紛紛讚許這位老他們八歲的老校友,我心中也感到很自豪。

  第三天我們去 Jokja 日惹王宮 Prambanan 印度教神廟遊覽。

  居雅加達的 68 年屆郭桂和(68年屆校友稱他為郭大大,足見其「江湖」地位)伉儷特地從雅加達趕到 Jokja(日惹)和我們匯合。事業有成,日理萬機的郭桂和伉儷的到來在我們的團裡引起震動,大家都很興奮。他們帶來很好吃的 kue pepe,綠到發黑的糕點充滿了香葉氣,很美味可口。事後得知:郭桂和派了居雅加達的 68 年屆林志煌和顏振發兩位校友陪同我們一起旅遊,此舉可謂照顧周到,用心良苦。

  Prambanan 的名氣雖然沒有 Borobudur 大,但是它也算是一處很重要的爪哇歷史遺址,跟婆羅浮屠同被列為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

  (資料) Prambanan 廟建於公元九世紀,亦叫 Lorojonggrang Temple 和譯作「興都廟」,是爪哇現存最大型的印度教廟宇群。Prambanan 廟由三層的同心方形大院組成,224 座大小廟宇分散在中間和內層大院上。廟宇群依印度教廟宇傳統風格而建,形成外面低中心高的格局。中心區是祭祀印度教三大主神的三大神廟,中間最高的是破壞神濕婆(Shiva)神廟,南、北分別為創造神大梵天(Brahma)神廟和保護神毗濕奴(Vishnu)神廟,四周還有一些其他神祗的較小的廟。

  跟其他印度教古蹟一樣,Prambanan 的廟宇外牆上都被刻上細緻的雕刻,雖不及吳哥窟那麼氣勢磅礡,不過亦很有參觀價值。





  遊畢 Prambanan 印度教神廟,我們須乘搭內陸機去泗水。

  郭桂和伉儷好威風,要離開日惹時日惹軍區司令ZAMRONI 準將夫婦親臨機場送行Pak Djoko(郭桂和)夫婦。

ZAMRONI 準將伉儷和郭桂和伉儷於日惹機場

  航空公司通知我們有六人必須乘搭另一架飛機,由 Garuda 改為 Wings,即是說我們有六個人和團體分開,改乘其他型號的飛機(螺旋槳),早起飛一個小時,我們六個人「中獎」了。

  沒有辦法,唯有「任命」。好在六人中有莫澤珍,她經常帶團,經驗豐富,有莫澤珍在照應,我們其他五人落得個清閒自在。



  到達泗水後得知其他團友也是乘螺旋槳的飛機,比我們晚到一小時。我們六人還意外地得到賠賞金,每人得585千盾(折合港幣約 350元,意外收穫)。我開玩笑說:以後有什麼換飛機一類的事還可以找回我們六人。

  在泗水,我們只是吃晚飯。旅途中的午餐和晚餐分為兩種:中國菜和爪哇菜。可以想像得到,當地的中國菜很普通,蔬菜多肉少,做得不夠美味。我自己反而喜歡吃爪哇菜,就是香港的印尼菜,可惜為了保護喉嚨,我還是戒吃辣,這樣一來,口福自然受影響。



  在泗水吃完晚餐,我們連夜趕到瑪瑯。在瑪瑯住宿一晚。翌日去 Blitar,蘇加諾的家鄉,瞻仰 Sukarno 陵園及故居。

  印度尼西亞共和國的締造者、印度尼西亞民族獨立運動的領袖、民族英雄 Sukarno(蘇加諾)是印尼獨立(1945-8-17)後的第一任總統,他提出的著名的 Pancasila(建國五項原則)為印尼擺脫殖民統治,建立共和國貢獻良多,被稱為印尼建國的國父。

  1965年“印尼九·三〇事件”後總統權力被軍人集團剝奪。1967年3月被撤銷總統職權並遭軟禁。1970年6月21日,蘇加諾在雅加達病逝,享年69歲。

  館內有蘇加諾的錄音講話,我們聽到響亮、滔滔不絕的演說。眾所周知,蘇加諾口才極佳,他的演講富說服力。




  我個人認為 Blitar 還是不枉此行,起碼見識了印尼偉人值得紀念的一面。

  最後一天最後一個景點是距離瑪琅約 15 公里的 Batu 瀑布花園 Flower Garden。


  一聽到 Flower Garden 精神為之一震,我想肯定有很多花卉值得我拍攝,為此,我拒絕了騎在摩托車後面的誘惑(費用已經包含在旅費裡面),寧願自己爬上去,走路差不多二十幾分鐘,向上走的路很好走(至少沒有 Borobudur 那麼難爬吧)。

  出乎意料之外,沿途沒什麼花,越走越失望,邊走邊罵:還 Flower Garden 呢?!Flower 在哪裡?莫名其妙!名不符實呀!直到山頂,才看到那麼一些花,失望極了。溫開萬忙說:這裡的自然風景倒是蠻好的。懶得跟他辯,名字是 Flower Garden 喔!難以服眾之至。

  雖然遊客不多,但是在景點拍照還是要排隊。



  由於大失所望,照完相我立刻乘摩托車下山。


  在五天四夜的行程中,後兩個晚上的旅店比較好。由於天天搬酒店,因此衣服沒得洗。

和莫澤珍郭桂和伉儷合影

  五天的中、東爪哇遊到此結束,我們由瑪瑯乘飛機回雅加達。我和譚美蘭在雅加達又待了一星期,4月21日才回港。

  所幸在印尼的前一周我的身體還能夠應付得了頗為幸苦的旅程。可是後一周,我的身體很不爭氣,病了兩天,吃不下食物。在雅加達會見幾位親友是,胃口極差,自然很多美食都錯過了。幸好在最後三天裡我的侄女(是位醫生)給我開了咳嗽藥,服了兩天就好了。

  回到香港,經休息多天,體力才慢慢恢復。看來真的是老了,體力差了,不服老不行啊!

  本來不想寫什麼報導,拖著拖著,經歷多天,忍不住又寫了,很不全面,很不詳盡,大家湊合著看吧!有所錯漏就請大家多多包涵。





wmy

文章數 : 3360
注冊日期 : 2012-11-08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