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用欄目

(阮衍章)濃濃巴中情

向下

(阮衍章)濃濃巴中情

發表  wmy 于 周六 6月 16, 2018 1:44 pm




濃濃巴中情——巴中60年屆
第十五次旅遊聯歡隨筆

六0年屆 阮衍章

  巴中60年屆一年一度的旅遊聯歡今年5月21日出發箭指浙江省,往返杭州“天馬行空”而外,全是旅遊巴士陸路奔馳:紹興、寧波、舟山群島,一路向東。148人分乘四部車,可謂浩浩蕩蕩,陣容相當可觀。

  一如往日,出行遠遊,大多帶老伴隨行,甚至邀約親朋好友,有助互相關照,齊齊同樂;自印尼、澳大利亞、紐西蘭的同學照例不遠千里趕來;更難能可貴的是吸引了不少兄弟年屆的同窗校友自動加入團隊,低自68年屆、65、64、62、61年屆的學弟,高至59年屆,57年屆李世愛、李桂挺學長,他們又是我們的老師。更有甚至,驚動了印尼巴中校友會《巴中會訊》編委林可彬參加。我們都是巴中同窗師生、學友,這是一支巴中大家庭的旅遊團隊。彼此能走到一起,不是別的,只因兄弟姊妹“一家親”,為着“巴中情”聚攏來!誰說巴中之家不復存在?“巴中之家”在我們心中!

  自然,我們旅遊團是七老八十的老人團,60年屆平均都有七十七歲了,隨隊陳玉珠學姐八十二歲,最年長的劉立信師兄竟達八十六高齡。去年的山東遊,接團的導遊曾為我們一色“長者”提心吊膽,聲稱“下不為例”;今年這個隊伍又增加幾個拄拐杖的,別提有點步履蹣跚、老態龍鍾,有的自覺腳力不濟,有的恐怕腿軟無力,而借助拐杖壯膽。我所在四號車的曾珠娘、黃柏蘭更令人佩服,膝腿動過手術,還堅持跟團活動,為證實膝腿痊癒如常,不用拐杖,不想人家攙扶,自己一步一步舉步前行。孫子輩的導遊小華,更令他倍加感動的是,天天陪着的我們這些爺爺奶奶們竟然彼此是五六十年前的同學,他的中學同學到我們這個歲數還能有幾個如此這般同遊、同樂呢? 不可想像!

  我們四號車隊友自谑為“四野”,戲言是從東北打到海南島的野戰軍,長驅直入的常勝部隊。一旦四號車趕在一至三號車之前,便自我鼓掌,表示勝出,可惜大多數是我們落到末尾。陣勢常常是,國旅導遊旗遙遙領先,我這“車長”舉的“巴中”旗殿後;集合、列隊時,多姍姍來遲,為的是關照行步維艱的隊友,結果頭尾拉得好長。然而,“四野”車車上可熱鬧了,又說又唱,笑聲不斷。黃柏蘭領我們唱印尼民間歌曲一個接一個。不成想幾位“巴中女婿”都獻唱了,你幾時聽過林保英老伴潘耿福、張海英老伴羅應元唱歌? 這會興頭了,開腔唱起來了,葉金雀老伴唐楚三不吹笛子,改唱山歌了。“巴中媳婦”李文忠老伴秦平平原是海洋大學學生指導員,能說善道,口若懸河;她又有語言天賦,學說印尼話似模似樣,逗得大家笑聲陣陣。

  頭天報到,來自香港、廣州、廈門、北京、雅加達等地的團員並非同一時間抵達酒店,晚上沒安排活動,次日,人到齊了的第一個晚上,我們就在下榻的藍天清水灣國際大酒店宴會廳裡舉行聯歡晚會。大家盛裝與會,宴開十五席。對60年屆而言,本屆登台表演的人熟頭熟面,都曾觀賞,不足為奇,外屆與家屬也許尚有新鮮感:人道七十古來稀,而今演員盡是七十幾。舞蹈有廣州的《昨夜星辰》、南寧的《愛在天地間》,化起妝來,姿容不凡,活像今宵下凡人間的仕女,舞動身體,不覺老態。南寧的廣場舞據說領頭的還是“老來瘦”——李鏡堯,他們舉手投足,純熟老練,看得出堅持練的和不常練的就是不一樣。黃俊利高水準的獨唱《Aldila》、男女聲二重唱《紅河谷》,小組合唱《我和你》、《喀秋莎》、《Laju Laju》均是耳熟能詳、百聽不厭的經典歌曲。台上歌手唱歌,台下“舞腳”躍躍欲試,不禁一個個下池舞將起來。

  葉金雀的詩朗誦增添了幾分文藝性。許瓊玲設計的有獎成語謎語令大家大動腦筋,爭先恐後地作答。幾次紅包抽獎也動人心弦,幾乎是席席有獎,人人走運,皆大歡喜。這得感謝善長仁翁的慷慨,感謝他們樂捐助興,帶給大家歡樂。

  蕭緒民對十五次旅遊聯歡的詳盡回顧使我們重溫60年屆大家庭的往事,不愧是互助友愛、同舟共濟的大集體。一個甲子同窗情誼是怎樣鑄造形成的? 依我看從60年屆的中堅分子可以看到當年雅華回國同學會的影子。大家不妨回顧:60年屆自始至終只是一個“聯歡籌委會”,工作人員都是“義工”、“公僕”,可大家心中都有公認的領袖,分派誰做甚麼,誰很樂意去做,出色完成。大概這就叫做“巴中精神”吧!聯歡常態的結尾時,我們不忘初衷,由黃淑華老師指揮的《團結就是力量》,年年唱,次次都作為壓軸戲、落幕掀高潮的節目。

  浙江遊首站省會杭州市西湖是必去的地方。我們下榻藍天清水灣國際大酒店就在西湖以南湖濱太子灣公園附近。湖濱見不到高樓大廈群的石屎森林,旅遊巴士集中停在偏遠停車場,步行穿過兩旁鬱鬱葱葱的人行道,便到“花港觀魚”。滿湖的五彩錦鯉結群游弋,煞是好看。我們坐上遊艇觀賞周邊的“平湖秋月”、“柳浪聞鶯”、“三潭印月”等景點,聽導遊介紹白堤、蘇堤、斷橋、雷峰塔和《梁祝》、《白蛇傳》的愛情故事,因而杭州被譽為愛情城市。遠望藍天白雲、碧水青山,近看松柏垂柳、百花齊放,所見廳堂樓閣、亭臺水榭、曲橋迴廊,別有一番風情,美不勝收,心曠神怡,油然而生……回味“上有天堂,下有蘇杭”名句,想想上面天堂會有人間蘇杭如此美嗎?

  導遊似看透我心裡所想,乾脆帶我們到“咫尺西天”,邁多咫尺一步就是西天了,這就是“飛來峰”和“靈隱寺”,原來在我們東方古人眼裡,西天就是天堂,《西遊記》裡所描述的天宮,靈隱寺裡大雄寶殿的彌勒佛、觀音普薩、四大天王、十八羅漢及眾神仙雲集於此;天外天飛移過來的“飛來峰”有三百四十餘尊所代表的諸多神仙,想必是從西天下凡的,莫非也嚮往人間蘇杭?靈隱寺有副對聯:上聯“人生哪能多如意”,下聯“萬事只求半稱心”。語言樸實,卻富含哲理,古人早就教導我們要懷知足常樂、隨遇而安的心態。下午讓我們遊覽宋城景區的《清明山河圖》,這裡的街道建築的亭臺樓閣、舖頭店員的裝束古色古香,令我們穿越時空,追溯歷史。導遊還安排我們欣賞經典的《宋城千古情》,如今室內舞台現代化、立體化,打破了台上台下的格局,演員可以從前台登台,也可滑翔飛進場,觀眾像被色彩鮮艷的宋代盛裝的演員包圍期間,使觀眾如臨其境,與古人擦肩而過的感覺。可惜國旅沒安排欣賞《印象西湖》,露天舞台佔據西湖湖濱一角,炮竹、煙花、探照燈都用上,演員可在水上行走……那舞台就更加大了。

  行程第二站是紹興市,紹興是人傑地靈的古城,要看的東西很多,我們只抓其重點,一是柯岩魯鎮,中國現代文學泰斗魯迅的家鄉,一是華夏書聖王羲之的書法之鄉。在魯迅故里參觀百草園、三味書屋、魯迅祖居,古鎮水街不乏魯迅筆下的人物阿Q、孔乙己、祥林嫂的雕像,觀看阿Q被假洋鬼子抽打的真人街頭劇。不僅偉大的文學家、思想家、革命家魯迅是紹興人,耳熟能詳的當代蔡元培、范文瀾、馬寅初、竺可禎都出自紹興,連敬愛的周總理的祖籍也是紹興。歷代更加名人輩出,古越大地自春秋的勾踐、東漢王充、東晉謝安、唐代賀知章、到南宋陸游均出於此。東晉書聖王羲之當時任右軍將軍,邀約好友四十二人會於會稽山陰之蘭亭,沿蜿蜒而下的溪流列坐左右,飲酒賦詩,限時作不出詩者受罰,飲下隨蜿蜒而下漂流的杯酒,故為“曲水流觴”。終而得詩三十七首,編為《蘭亭集》,王羲之即興寫序。於是《蘭亭集序》成為了書聖代表作,天下第一行書。“曲水流觴”為遊客必去的遊覽景點。

  再往東走遊寧波市,也是遊兩個景點:一是奉化溪口的蔣介石故里,一是全國四大藏書閣之一的寧波天一閣。沒想到當年的“人民公敵”蔣介石祖輩玉泰鹽舖、他的居室豐鎬房、蔣經國的小洋房都被完好地保存下來;他就讀的母校武嶺學校校園,後來擴大成他當校長培育青少年的營地,該校校徽、校訓、畢業證書、獎狀等保留了下來。天一閣位於月湖畔的藏書博物館,明代嘉靖四十年,由兵部右侍郎范欽所建,距今已四百五十餘載,是亞洲現存最古老的私家藏書樓,佔地3.1萬平米,目前擁有三十餘萬卷古籍及珍貴的文物藏品。

  最後一站是舟山市的普陀山和桃花島。先乘船東渡普陀山,遊覽巍峨莊嚴的普濟寺和露天南海觀音銅像。早聽說普陀山神靈聞名遐邇,香火鼎盛,但不曾親臨拜謁,百聞不如一見,今得此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只見虔誠佛教弟子一步一跪拜、匍匐前行;大雄寶殿前庭人頭湧湧、香火繚繞;進殿更是每見神像或高舉拱手,或合十作揖。但以我只見,露天觀音菩薩似不如海南三亞的高大挺拔、巍然壯觀。也許是人行道延伸到島上,四周更空曠,視野更廣闊的感覺吧?雨停了,我們如期另坐遊艇到桃花島。傳說秦朝安期生漂流於此,隱居大佛岩清音洞,醉墨洒於山石而成桃花紋,由此桃花石而引申桃花山、桃花峪、桃花島。金庸筆下的《射鵰英雄傳》和《神鵰俠侶》的人物黃藥師就曾在此島大佛岩下建莊隱居,金庸筆下就形成了桃花寨。這莊、亭、樓、閣掩映於青山綠水間,青瓦飛檐,古色古香,配以溪水潺潺、鳥語花香、空氣清爽等自然景觀,融入武俠文化內涵的建築設計,構成了拍攝武俠小說的場景。《射鵰英雄傳》《神鵰俠侶》及《倚天屠龍記》等小說都在此拍攝電影,影視城成了現在我們遊覽的射鵰英雄傳旅遊城。

  舟山景點一遊完,當天返回寧波酒店,便以次日打道回杭州蕭山機場。5月28日晨,當我們用完早點,大家依依分手告別,互道珍重,分批奔赴機場的時候,七老八十、八天七夜的浙江遊便宣告圓滿結束了,正如我代表洪喜吉致開場白時所希望的,團隊成員全數平平安安地回家。

  但願蕭緒民在聯歡會上的承諾能如期兌現,後年2020年恰逢我們60年屆畢業60周年紀念日,我們相約再搞一次旅遊大聯歡。

  (寫於2018年6月)






wmy

文章數 : 3637
注冊日期 : 2012-11-08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