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用欄目

(巫惠娟)怀念古忠昌同学

向下

(巫惠娟)怀念古忠昌同学

發表  wmy 于 周日 9月 09, 2018 5:37 pm



怀念古忠昌同学

六二届     巫惠娟

  提起古忠昌同学,可能沒有多少人认识他。我自己对他也是陌生的。尤其是在我们初中二,他因為是印尼藉而转到了YAYASAN的学校去唸書,认识他的同學就更少了!可能我們届的同學熟悉他的只有陈银莲和欧阳珍梅同學了!她們还是回到中國,在北京补校同过班而认识的。

  我认识古忠昌同學是因為我們届喝茶的关系。我們届每个月的最后一個星期三都举行茶聚。因为这個原因,我喝茶前总会打电话联络同學,而且久不久会照电话本去联络一些从未出現过的同學,古忠昌同學就是这样被我联络上的。一经联络,他都會给我一個回复。有了微信后,我更省事了,只要在微信群发佈消息,同學就會知道喝茶时间了。古同學特別仔細;我发送消息后,他总会复个电话给我,让我知道他的行蹤。微信里有好的歌曲,好的图片,世界珍奇鱼类,花种等他都会发给我......

  二零一五年,记得古同學第一次参加我們的茶聚,就碰上我們印尼巴中成立七十周年举行庆祝活動,需要一些经费。林碧华同學向他幕捐,他亳不猶疑就拿出了两千元港币捐贈......对他的热心赞助我很是感动。

  古忠昌同學正义行俠。有一次,我们到北角XX酒樓喝茶,酒樓只有几張大枱。服務員只好把小枱舖成大枱给我們坐。在小枱面被撤走,服務员还未把大枱面換上时,我就像坐在路中间一样。此時,刚好有个茶客经过,就大骂我怎麼坐在路中间,妨礙他过路?无礼的茶客骂了几句还不收声,坐在隔壁枱的古忠昌同學过来和他论理,他亦不听。反而想出手打人!但我們的古忠昌是好样的;並不怕他动粗,且表示他动手,古同學也会还手!...... 他的太太在一旁看到古同學这么高大,粗壯,也怕她的老公会吃亏,马上过来劝她老公不要生事...... 这样,才平息了这场争执!由此,我心里暗暗感激古忠昌同學;如果不是他出手相助,我真要被那粗鲁人打了呢!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八日,我照样用微信通知古忠昌同學喝茶时间。但这次如石沉大海一样,沒有接到他的来电。我感觉不妙,马上打电话问银莲同學;看她知不知道是出了什麼事?可是银莲说不知道。接着,我发了祝福他冬至快樂!身體健康!的微信,他也不回。后来我通知他喝茶时间改在元月九日,因为有印尼郑元琦同學来港,澳洲的朱英明同學也来了。他都沒有回音。我又问他:你去了哪裡?怎麼没有你的消息?...... 仍是杳无音讯。我知道他住在沙田马鞍山的富安花園,刚好来探我的老人中心的張姑娘也住那兒。我就委托張姑娘见到他,转告我們找他的消息...... 張姑娘久久沒有复我。我和同學提起;什麼時候有空,我們一起到富安花園逐幢樓去找他,只要问到楼下的保安员,确认他住的地方,我們就可上樓找到答案......

  二零一八年三月十日,我們届举行春茗。我照样通知了他,他仍然,沒有回复。有同學说,他会不会去了广州?因他跟我們讲过他有一个孩子在广州工作。我说:哪有一去就去那麼久的?再说国內的WIFI比我們香港更普遍。无论如何都可以用微信联络的!

  今年七月,终於传来他去世的消息。七月下旬,陈银莲来电告訴我,古忠昌同学走了!说是心脏,病发,在睡眠中去世的。去世时,沒有一个同學得到消息。直到后来,他的澳洲的同學来港,与银莲同學见面才提起。真的是不出我的意料之外!我为失去一位好同學而痛心!他静悄悄地走了!静到沒有“ 惊动”一位同學!我写这篇文章,是凝补我向他的灵前的一躹躬。也让更多同學知道他已离世了;我們又失去了一位好同伴!在此,我也希望我們届的媳婦,女婿能夠久不久参加一次我们的活動!和我們届的同學融在一起,再也不要发生“ 古忠昌事件”!遗憾的是,至今还未有同學知道他去世的确切日期!

  写於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七日






wmy

文章數 : 3637
注冊日期 : 2012-11-08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