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用欄目

《音乐人生》鲍蕙荞

向下

《音乐人生》鲍蕙荞 Empty 《音乐人生》鲍蕙荞

發表  rb1606 于 周五 1月 18, 2019 11:19 pm



rb1606
rb1606

文章數 : 3264
注冊日期 : 2012-11-06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音乐人生》鲍蕙荞 Empty 回復: 《音乐人生》鲍蕙荞

發表  rb1606 于 周五 1月 18, 2019 11:39 pm

用手機或ipad的網友可點擊以下圖片瀏覽視頻



rb1606
rb1606

文章數 : 3264
注冊日期 : 2012-11-06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音乐人生》鲍蕙荞 Empty 回復: 《音乐人生》鲍蕙荞

發表  沈薇 于 周六 1月 19, 2019 1:35 pm

非常感謝Rainbow提供這視頻!因為我家看不到這個電視台!
鮑蕙蕎是我的学姐,雖然比我高四班[她和吳素娥、劉詩昆同班],但她唸研究生時和我們同班過钢琴系的活動,又一起下過葛沽農場---她的人生經歷值得我們敬佩!從視頻的琴声听到,她的演奏更富感情了---可能与她的人生經歷有關吧!祝福她永遠健康!永遠是我們尊敬的學姐!

沈薇

文章數 : 739
注冊日期 : 2012-11-17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音乐人生》鲍蕙荞 Empty 回復: 《音乐人生》鲍蕙荞

發表  沈薇 于 周六 1月 19, 2019 7:04 pm

Scan10271
左起:沈薇、楊惠美、鮑蕙蕎、昶燕明鋼琴系校友在天津葛沽解放軍農場[1969年左右]

沈薇

文章數 : 739
注冊日期 : 2012-11-17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音乐人生》鲍蕙荞 Empty 回復: 《音乐人生》鲍蕙荞

發表  wmy 于 周日 1月 20, 2019 12:50 pm



  溫曼瑛:沈薇姐能夠與名鋼琴家鮑蕙蕎做同學,好幸運喔!

  我在北京讀大學時已經聽過鮑蕙蕎的大名,知道她是一名鋼琴演奏家,還知道她和乒乓球壇上名將莊則棟結為夫妻,當時覺得名將與才女挺配對的,後來聽說兩人離異了(莊則棟後來娶了日本女子,在他病逝時鮑有送別)。

  鮑蕙蕎說得對,那個時期學習藝術的都是自發的,沒有父母的強迫,因此她無怨無悔。我在香港任教期間,就發現很多的家長常常強迫自己的子女學這學那,譬如學鋼琴、小提琴、跳芭蕾舞、畫畫、游泳、跆拳道……由星期一至星期日都填得滿滿的,沒有玩的時間。家長認為孩子從小就得樣樣都學,總希望把下一代培養出樣樣皆能的人才。其實,每個人都有一定的天賦,小孩子也不例外,如果家長發現你自己的孩子有某一方面的天賦,可以就其天賦給予培養,孩子有了某方面的興趣和愛好,完全應該給予發揮,否則就不必勉強孩子去接受。譬如,剛開始 “逼迫” 孩子學鋼琴,學了一段時間以後,大人發現孩子根本不感興趣,在這種條件下,家長就要放棄,另尋孩子喜歡的業餘愛好。須知樣樣皆能的孩子不是沒有,而是太少了。




wmy

文章數 : 3971
注冊日期 : 2012-11-08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音乐人生》鲍蕙荞 Empty 回復: 《音乐人生》鲍蕙荞

發表  rb1606 于 周二 1月 22, 2019 10:59 am

鲍蕙荞与储望华四手联弹《致爱丽丝》

rb1606
rb1606

文章數 : 3264
注冊日期 : 2012-11-06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音乐人生》鲍蕙荞 Empty 回復: 《音乐人生》鲍蕙荞

發表  rb1606 于 周二 1月 22, 2019 1:17 pm

rb1606
rb1606

文章數 : 3264
注冊日期 : 2012-11-06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音乐人生》鲍蕙荞 Empty 回復: 《音乐人生》鲍蕙荞

發表  wmy 于 周二 1月 22, 2019 3:53 pm



  溫曼瑛:說起莊則棟,我跟他還真有一面之緣,此話怎說?眾網友且聽我慢慢道來。

  60年代初期,我在北京讀大學時不知道為什麼,常常頭痛。那時北京的醫療條件差,自己顧著用功,頭痛起來就吃止痛藥。後來給我們的團支部書記知道了,他給我推薦一位北京的老中醫,說他自己也經常到那老中醫那裡治病,並答應第一次會帶我去。我也就沒有遲疑,跟著他去某一個胡同的一間四合院(好像是在東城區)看中醫,開始只知道中醫姓莊。中醫有個老伴,一直在里里外外當助手。

  老中醫給我針灸,沒有開藥。但是很靈驗,給他針了以後好像針到病除,感覺好像剛剛睡足了覺,精神奕奕。我很高興,又按照囑咐去了幾次。老中醫的病人不少,大概是醫術了得,所以四合院門庭若市,常常擠滿了人,如果不事先預約,休想看上病。

  又一次去看病,我發現四合院其中一間房裡有人,因為門是敞開的,我一眼望去,看見有一位小伙子,很英俊,好像就是莊則棟,那個時期他已經名氣不小。於是我大膽問了一句:“您是莊則棟嗎?” 這個年輕人回答  “是”。我喜出望外,立刻說出仰慕偶像之話語,而且還跟他要了一張簽名照,說來也算運氣,沒有絲毫架子的莊則棟立刻拿起一張照片,簽好字給了我。我很高興。到了下一次看病,已經不見其踪影了。

  到了文化大革命,我們還留在學校等待分配。一些華僑同學害怕被揪鬥,主動拿出所謂 “資產階級” 的東西,好像舊照、抱枕、花衣服……我們處在那個環境裡,也跟著照做,我記得我只是上繳一個抱枕,但是後來發現莊則棟給我的簽名照就不見了,實實在在不見了,丟得莫名其妙。照片雖然沒有了,但是我對莊則棟留下了美好的印象,至於他在文革時如何 “緊跟” 江青,表現極  “左”  的一系列  “行徑”  以及江青倒台後他的 “滑鐵盧” 遭遇,到了香港才聽聞。

  那麼有名望的乒乓球世界級三連冠的冠軍,因為 “站錯隊”  被害得好慘。不是處在那個處境的其他人,又怎能了解和體驗因為一方 “得勢” 而致使夫妻雙方情變分道揚鑣呢!




wmy

文章數 : 3971
注冊日期 : 2012-11-08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音乐人生》鲍蕙荞 Empty 回復: 《音乐人生》鲍蕙荞

發表  rb1606 于 周三 1月 23, 2019 12:39 pm

wmy 寫到:……到了文化大革命,我們還留在學校等待分配。一些華僑同學害怕被揪鬥,主動拿出所謂 “資產階級” 的東西,好像舊照、抱枕、花衣服……我們處在那個環境裡,也跟著照做,我記得我只是上繳一個抱枕,……

  當年我們不需要上繳,但自己會處理銷毀一些被認為封資修的東西,比如我收藏的簽名明星照片(有夏夢、林黛、鍾情、陳思思、石慧等等),還有我多年收集的集郵郵票,絶大部分都是外國郵票(太可惜了!),改而收藏毛的像章,不過文革后也全扔掉了。

  我的抱枕得以保留,因為我們一進校不久,都必須參加軍訓,一切生活要按照軍隊規範化,床上除了被子和枕頭不得擺放其他閑雜的東西,我最喜愛的抱枕也只好收放在行李架上,一直沒有拿出來,直到分配工作了,才可以重回我的懷抱。

  我的同學都是國內人,而且絕大部分是農村來的,她們都從未見過抱枕這東西,還以為是枕頭。改革開放后,大陸也有抱枕賣,我同學跟我說,她現在也用抱枕睡覺了,的確很舒服!哈哈,當年她們還認為這是資產階級生活方式呢!

  其實胸前抱抱枕睡覺,除了舒服外,還可以預防受涼,對小孩更可以有個安全感。



rb1606
rb1606

文章數 : 3264
注冊日期 : 2012-11-06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