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用欄目

返 鄉

向下

返   鄉    Empty 返 鄉

發表  evachan 于 01.10.19 17:30

返   鄉

 

我曾在十年前寫過一篇「我的農村生活」,基本敘述了我是如何在那片土地上度過532天的。這次,我趁回母校慶祝建校六十周年活動之際,與原來下放在一個大隊的幾個同學相約,租車一起回到湖北省天門縣干驛區馬灣公社前進大隊。

返   鄉    Img_2032

我們這次是以一個遊客的身份,邊走邊看風景,回憶在路上慢慢浮現。我們下高速、走沉湖農場、經干驛鎮前行,車子很快駛進馬灣公社。記得這裡當年有一條石板路,兩邊十幾二十戶木板房,摸肩搭背,緊緊湊湊。能幹的幾家人家把堂屋改成了鋪面,搞起了醫館、雜貨店、小餐館等。而石板路旁地下,常有一些農婦擺賣自家養的雞生的蛋、自家自留地種的瓜菜、還有他們工餘時間挑的野菜、挖的蓮藕菱角等。另一邊的沙石路兩旁,則還有公社辦公室、土舞臺、糧倉(當年馬灣公社毛澤東思想宣傳隊就在這裡排練)及糧油、牲畜收購站等。

返   鄉    Img_2033

如今,這裡的木板房絕跡了,石板路也沒了,當年只兩條行車線的沙石路,已變成廣闊的大路。道路邊,樓房棟棟,店鋪間間,與國內大部分小市鎮一樣。午睡時間沒幾家店鋪開門做生意,但仍能看到,聚集在店鋪內的麻將桌旁,精力集中、一決高低的男男女女們。

返   鄉    Img_2034

返   鄉    Img_2035

走入前進大隊,只見一排排兩、三層的樓房,有的房前空地上,還停放房車,或摩托車。再往前走,進入我們當年下放的五隊,開始見到零零星星的破舊房子。其中一棟,正是我們的故居,我們從那殘牆敗瓦,看到了歲月。故居後雜草叢生,不見廁坑,原來鄰家大片的自留地也都荒了,唯有那小河,微黃的河水仍和當年一樣緩緩流動。這是我們當年搓洗衣服、取用飲用水的地方。由於當時我們的住房簡陋,沒有可供洗澡的地方,這裡也成了我們知青夏天洗澡的地方。

返   鄉    Img_2036

返   鄉    Img_2037

返   鄉    Img_2038

返   鄉    Img_2039

曾經的家園是回不去的過往。如今村子猶在,但它早已經隨著時空的流逝,留在了悠悠的歲月裡。視土地為生命、知農事的老一輩農民,已逐一逝去。年輕人有的出去當農民工,有的經商當起了老闆。村子早已通了電,也裝了自來水,有錢的也蓋起了樓房,但村子裡大多數人家裡,留下的只是老人和孩子。

返   鄉    Img_2040

返   鄉    Img_2041

想起當年,村隊長端著滿飯碗的飯、菜串門,邊吃邊安排農活;上工前隊長一吆喝,村民們拿著農具從各自家門出發,邊走邊說笑,一齊去上工;老隊長及村裡的年青人,工餘時間喜歡到我們家聊天、唱歌;努力融入突變了的生活環境的我們,則會用唱歌來解愁,把唱歌當成是另一種心情的曲折表達。上工、收工路上,穿過田間的蜿蜒小道,只要有一人領頭唱歌,同行的都會輕聲附和。我們和村裡青年人一起唱「貧下中農最愛您」、「長江滾滾向東方…」,我們再唱「八角樓的燈光」、「見了你們總覺得格外親」…。走在路上,每當唱起悠揚、輕快的歌,我們甚至還會轉幾個圈,做些舞蹈動作,邊唱還邊舞。我們在生產隊開會前唱歌,聚在禾坪上唱歌,在小河中洗澡唱歌,有同學串門我們也會一起唱歌…,似乎唱歌能緩解大家心裡的鬱結。那時候,只要聽說有哪位同學收到新歌譜,大家都會爭著找來傳抄、學唱。但是,我們因為怕傷感,就是不唱「松花江上」。

返   鄉    Img_2042
當年馬灣公社毛澤東思想宣傳隊,隊員中有8名是知青

正是知青們的愛唱歌,給貧窮落後的農村帶來了一定的改變,給沉靜的農村注入新的活力。我們這次返鄉,與我們年紀相若的騾子,一見到我們就手舞足蹈地唱起當年的忠字舞曲,證明了當年的我們,確實是給文化落後,思想保守的農民們多多少少地帶來了知識和歡樂。

返   鄉    Img_2043

談起當年在通往天門縣城那條沙石路左邊,曾經有幾畝農地歸我們前進五隊的八里地,農地後面有一條小河。如今聽說這農地已被擴建的公路及座座樓房壓在底下,無影無蹤了。難忘記1969年夏,小河發大水,隊長發現小河邊的堤在滲水,嚴重威脅剛插完晚稻秧的農地。隊長一邊組織隊中強勞力,搬來裝滿泥土的草包來加固大堤,一邊號召識水的小夥子跳入水中,手牽手用肉體擋住洪水爭取時間修堤。當時我們幾個知青,在熱血口號的巨大感染和鼓舞下,毫無顧忌地也跟著跳入水中,和他們一起保河堤。我每逢想起這個,還真有點後怕。

返   鄉    Img_2044
當年「同一戰壕上」的戰友

人的記憶總會隨時間的流逝而變得黯淡,但有些記憶卻注定無法抹去。灑下了自己青春汗水的田間地頭,印上了自己人生足跡的田間小路…,雖然時過境遷,當年每個流動的畫面還都是綠色的眷念。如今的村子,在我眼中顯得有些冷清,我們知青們曾經載歌載舞的土台子不見了;我們熟悉的一間間村屋,留下的也已是風雨剝蝕,或是破門殘牆;我們這次只見到兩個和我們同齡的村民,小清和騾子,還有另外兩個比我們小得多的學兵和冬芝,而除小清以外當年其他的村幹部和我們熟悉的村裡幾個小青年,卻都已離世了;那一大片我最喜歡的菜園和黃花菜園,如今都成棉花田了;我們這次返鄉正值農忙收成季節,雖說他們目前是租用機械收割稻穀,可是在田邊完成抬、晾、挑等善後工作的,卻都只是幾個老、弱、病、殘的村民。再回首,仿佛已沒有熟悉的風景向我靠近,溫暖的記憶也已是遙不可及。只有流經村子過的那條小河,不管別處的天空怎樣風雲變幻,它總是貼在那處,靜靜地流著。

返   鄉    Img_2045

返   鄉    Img_2046

返   鄉    Img_2047

返   鄉    Img_2048

人生的每個階段,就像片片拼圖,結合後才能構成一幅完整的圖案。但人生也就像一條河,快速流淌的,是記憶中隱隱的傷感。我們在農村經歷的種種酸甜苦辣,早已不用對外人多說,更不是今天年輕一代能夠體會和理解的。當年的我們,帶去的是灼熱的青春,今天仍能觸摸到餘溫,但不知舊日的痕跡還能殘留多少、多久。也許我們今次的返鄉,就是一次鄭重的告別,從此往日只留在心中。

返   鄉    Mmexpo42

我再看一眼五十年前曾經流汗、流淚、流血的地方,帶著一種說不出的心情,離開了村子。回程路上,雙目已失明的原小隊會計小清正在農地裡幹活的情景,一直印在我腦海中。喜看他那七畝地裡的稻海金浪,豐收在望,同時也得知他現在仍住在五十年前蓋的、斑駁可見的粉牆瓦房。我只有嘆息、無奈…

返   鄉    Img_2049

返   鄉    Img_2050


30/9/2019

evachan

文章數 : 391
注冊日期 : 2012-12-04

回頂端 向下

返   鄉    Empty 回復: 返 鄉

發表  古月語 于 01.10.19 19:19


『曾經的家園是回不去的過往。如今村子猶在,但它早已經隨著時空的流逝,留在了悠悠的歲月裡。。。。』

謝謝,EVACHAN。
古月語
古月語

文章數 : 602
注冊日期 : 2012-11-06

回頂端 向下

返   鄉    Empty 回復: 返 鄉

發表  wmy 于 01.10.19 22:11


  EVACHAN 記憶力好,又念舊情,難得!



wmy

文章數 : 4213
注冊日期 : 2012-11-08

回頂端 向下

返   鄉    Empty 回復: 返 鄉

發表  evachan 于 02.10.19 11:18

謝网伕學兄, WMY學姐分享!

evachan

文章數 : 391
注冊日期 : 2012-12-04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