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用欄目

【蕭緒民】話別在長洲

向下

【蕭緒民】話別在長洲 Empty 【蕭緒民】話別在長洲

發表  rb1606 于 12.12.19 9:57


話別在長洲

上一篇《話別在深秋》提到下一次聚會的主題是以酒會友續篇,本文卻冠以《話別在長洲》,其原因在於深圳以酒會友座上客的主要酒友李若蘭和陳仁惠因臨時抱恙未能赴會,兩位皆是美酒特供酚酒和陳年茅台的酒主,也是酒量有幾分功力的酒友,少了這兩位主角,難於成事,加之常居深圳的另外兩位酒量不差的酒友鄭紀益和洪喜吉也未能聯系上,遂使此次以酒會友續篇「流產」。自然而然此次的長洲之行也就變成為與蘇國榮兄的二次話別,也算是一件美事。

我們七人:蘇國榮與女兒、陳祝莉、陳友泉、劉國章、陳國英和我在港島5號瑪頭乘搭11:50分的快船前往長洲,並於12:25分抵達長洲。主人家章民生按照「慣例」到碼頭接船並帶我們到餐館品嘗美味的海鮮。曾受民生接待到長洲吃海鮮餐的同學和校友都知道通常前往用餐的餐館都是由碼頭向左行,然而這次民生卻帶我們向右轉,來到一家名叫「青雲棧」的餐館。原來這家的老板娘來自大陸,早前是在以前相關的餐館做待應多年的老相識,又因民生授畫畫的工作因由,與這位老板娘變得熟絡,今其開店做老板,自然要多多幫襯了。

我們一入內,發現餐館面積不大,但也夠放兩張大枱和一中枱,而且因為新裝修,感覺還挺舒適的。那時一張大枱早已擺好,我們次次來長洲嘆海鮮時必定陪座的民生學氣功的師傅早已在桌邊等候。隨着我們一一入座後不久,第一道海鮮餐,大大隻美味的海蝦就上桌。人們常說享用佳餚,無酒不歡。沒有了特供酚酒和陳年茅台,如何談得上喝良酒,嘆美食的意境呢?但我們還是享受到了,何解?

此時要回到11月20日《說別在深秋》那次的茶聚漏提的部份。原來那次國榮兄特地帶來了他珍藏多年的德國百年老酒,與老友記們分享。是次品嘗的良酒還剩一半,國榮兄就帶到長洲來,本是為以酒會友,殊不知搞不成,但正好在這次的海鮮餐派上用場。隨着其他美味的佳餚陸續上桌,酒瓶內的良酒也給滴個清光,老板娘聞說這可是德國百年老酒,便要了那個空瓶做紀念。老板娘是以普通話跟我們交談,同聲同氣,很快大家就變得熟絡了。

飯飽酒足後,我們離開餐館,到民生家再聚。去過民生新居的人都知道那裡離碼頭較遠,比起其舊居還要多走好多步,而其新居位於山坡上,要上好多階梯才能到達,是很考體力和腳力的。我們中部份人是第二次光臨,蘇國榮父女和陳國英則屬首次。入屋後,國榮兄在屋內隨處看看後,就對民生說下次我回香港時,就住在你這裡了,難得可以有人作伴,民生隨即說當然沒問題了。國榮真行,還沒離開香港,就已為將來回港的住宿問題鋪定後路了!

民生在家裡早已備好飯後果,有葡萄、Duku,資祝莉又帶來貴價的台灣天桃(Jambu)。而最為大家歡迎的是國英特地由荃灣帶來的印尼糕點,除了留給主人家的那幾塊外,兩打24塊各款的印尼糕點很快就給掃光了。人吶,到了我們這把年紀,還有體力,還有這番心意,老同學,老朋友常聚一聚,吃吃喝喝,聊聊天,回憶往事,說說現在,指望將來,充實那已逐漸平淡而無味的老年生活,復有何求!

很快就到回程的時間,離開前,我們先在民生家門口合影,由國榮的女兒幫我們影相。之後我們搭下午4:45分的快船回港島,這趟船竟是全船上下層都爆滿,我們是快開船時才趕得及上船,幾乎沒位子坐。到碼頭後,我們各自回家,《話別在長洲》在互道珍重下結束了。祈望我們的餘生能在話別後再重逢,重逢後再話別,然後再重逢,如此下去,直到那一天。



rb1606
rb1606

文章數 : 3310
注冊日期 : 2012-11-06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