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用欄目


Join the forum, it's quick and easy

公用欄目

(阮衍章) 建龍兄弟,一路好走!

向下

(阮衍章)  建龍兄弟,一路好走! Empty (阮衍章) 建龍兄弟,一路好走!

發表  wmy 09.09.20 17:34





(阮衍章)

建龍兄弟,一路好走!



  現如今用慣了智慧手機,讀信看圖十分方便,電話已被冷落,少人問津,除非有急事。因此電話鈴一響,反倒令人心驚膽戰。今年以來,我接聽了不少噩耗電話。

  8月14晨八時半,電話鈴響聲把我叫醒,驚愕異常地聽溫曼瑛傳來的噩耗:延妮告訴她建龍淩晨五點正剛走。毋庸置疑,這是千真萬確的噩耗。我不知怎樣刷牙洗臉的,立馬轉告巴中603班同學們。

  我已多時養成晚睡遲起的習慣,一時難改,加上疫情來襲,多蝸居於室,少出門上公園打太極,熱衷於研練起《八段錦》來,有立身方圓之地,便可施展動作。這天正巧,卯時(晨5-7點)就醒來,夜尿完畢,邊默唸段詞,邊施展手足,八段約莫練二十分鐘後,再鑽進被窩,睡到火燒屁股時辰。聽罷曼瑛電話我才惶然大悟:“五點正剛走”? 原來卯時起身是建龍把我叫醒的——向我告別……不禁眼淚欲奪眶而出……

  我和建龍是新華、巴中雙重校友,沒有血緣的師兄學弟。在新華讀初中,他乙班,我丙班;到巴中唸高中,我倆才同坐在一間教室……還有一層緣份不說不知道,他爸給他取個“建龍”的名字,我想不止因為他是1940龍年出生的緣故,還因為吞不下被日寇欺淩霸佔的怨氣;華夏民族好稱自己是“龍的傳人”,他爸是希望建龍成材建設自己的國家貢獻一份力。我家族也一樣,表弟叫“建澄”,表妹叫“建榕”。“澄”是祖籍福建“海澄”,“榕”是福州的簡稱。都一樣希望子女成為建設家鄉的人材。我們兩家父輩是否想到一塊了?是上蒼恩賜的緣份!你再看看我倆的合影,是不是像“好哥倆”?

  在新華,他課餘喜歡體育,班上籃球隊成員,你看同他一起的有林濤新、葉社雄、謝至傑、黃文光、郭成河、郭去病,都是新華球場名將,楊捷慧老師體育教練的班主任,培養他向“武”的方面發展;而我則相反,同樣是楊捷慧老師,學生會生活指導,他引領我往“文”的方面努力,讓我負責學校黑板報,繕寫、美工、組稿編輯……

  在巴中,印象中他是用功讀書的乖學生一個,不肇事、不惹事,熱愛集體,積極參加課餘活動,有一張1959年大合唱比賽的照片,由陳德福指揮,合唱成員有葉金雀、廖東蓮、林璦琳、范明燊、黃柏蘭、謝瑛光、蕭來香、林玉蘭……看見林建龍了嗎?他就在我右側。來港後他和德福、金雀、柏蘭等依然是我們60年屆合唱團的基本成員,每有聚會活動,舞臺上少不了他們的身影。

  2010年我們60年屆編了一本《巴中60年屆畢業五十周年紀念冊》,大家手中都有一冊,林建龍活躍在我們中間就不說了, 可以自己翻翻。然而,不妨翻開第26頁的《回往歷程》的603班人頭像,林建龍也偏偏就在我右側,這麼巧!你說不是“緣份”是甚麼?

  俗話說“緣來是福”。建龍之“緣”還表現在他的家庭裡:林建龍和黃延妮, 一個讀工學院,一位唸醫學院,兩個專業毫不搭嘎,風馬牛不相及。兩人竟然能走到一起,有道是“千里姻緣來相會”,誰來安排?這不是緣份是甚麼?建立了家庭,建龍主外,延妮主內,管家務,相夫教子,安排得妥妥當當,健健康康。

  二十二年前,建龍在深圳公司辦公,也許少年打球埋下的隱患,也許因為工作太過勞累,他突然暈厥,心肌梗塞是非常危險的,幸好醫院搶救及時,他逃過了一劫,又多虧他有巧內助,比私家醫生還管用,延妮管三餐、管營養、管療養,連建龍一天只能吃多少克食鹽都要秤一秤、量一量,比ICU病房管理還周到,你說建龍他怎麼可能不提早脫離危險,不早日康復呢!?

  建龍夕陽紅的日子大家都有目共睹:健康、瀟灑、歡樂、自在…… 60年屆校友見證:每逢春茗、中秋、旅遊聯歡,他都與張漢泉搭檔勇挑現場視錄、影像大使的重擔,為我年屆獵取珍貴資料提供編輯組製作紀念冊所用;新華師生常有餐敘聚會,他也不忘少小母校的教育之恩,融入新華之家的行列之中,並自覺主動地發揮攝像才能,拍照留念;建龍熱愛集體、關愛班級,巴中603班逢有客自遠方來,印尼姚世保、洪錫堂,國內許瓊玲、吳愛瑪來,他都聞風赴約相會。那怕夫人有事不便陪見,他也會隨張漢泉同往歡聚。近兩年他雙腿力不從心,不利於行,以輪椅代步,建龍也不怕困難,照常活動不誤,延妮也通情達理,老朋友相聚的歡悅有助他的健康、養生,她給予熱情支持,出力輔助,親力親為,手推輪椅一同前往助興。大家可以從《巴中603班濃濃同學情》圖片集裡尋見實錄。建龍延妮給我們留下的印象:“出雙入對,形影不離”的“模範夫妻”形象。這恰恰應驗了上蒼賜與的“後福”,不是嗎?

  我這雙重校友,從少年到髦耋高齡的66年間,從兩家母校同窗到定居香江一路走過來,相隨相伴、不離不棄,一同見證了建龍對母校的“愛”與“感恩”,對師兄學弟的眷顧與關愛,真誠與友誼,使他擁有廣大的朋友圈,受到各方的親暱和愛戴。他的離去,是我們兩校校園之家的損失,他的離去,令大家陷入深切的悲傷之中。無奈疫情之下,社會、家庭的種種制約,或許令很多同學無法親臨送行,但大家對他的懷念是永恆的。

  但願建龍兄弟輕裝上路,一路走好,回歸天父身邊,安息!















wmy

文章數 : 5096
注冊日期 : 2012-11-08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