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用欄目


Join the forum, it's quick and easy

公用欄目

牛群有话说(虚构篇)__郭良寬 2021-02-11

向下

 牛群有话说(虚构篇)__郭良寬 2021-02-11 Empty 牛群有话说(虚构篇)__郭良寬 2021-02-11

發表  ho kei cheung 17.02.21 10:06


牛 群 有 話 說

郭良宽 2021-02-11

   牛年即将到来,各国牛哥牛姐发表自己的经历,说给内地和港澳同胞,不妨听听,蛮有趣。

   荷兰牛姐:主人对我很好,上午给我喂饱,午休後,他知道我喜欢音乐,下午就播放轻音乐,此时乳房就发胀,主人就不停给我挤奶,不到播放两首歌曲 大半桶奶就这样哗啦哗啦挤了出来,荷兰牛奶和奶酪那么出名,我的功劳不可磨灭。

    西班牙牛哥:我脾气很倔,一见红布就有气,西班牙人抓住这个特点,发展旅游业,把我当摇钱树,发胀旅游业。在斗牛场让斗牛士在我面前,用红布耍我,而我傻乎乎冲向红布,稍不留神,斗牛士就往我北上刺上一剑,观众喝彩,我更气想把他用牛角捅死,哪有他动作敏捷,最後结局多是我被刺死为止。还有一种是让游客系上红领巾,他们在前面小马路跑,让我追,观众在路边或阳台上起哄看热闹,有时我也把那些动作笨拙的人,捅个大马趴,非常狼狈。

   印度牛:许多人都羡慕我,以为当神牛多么牛,不论在城里乡村,可以横冲直闯,可以到处溜达、随地大小便。实际上,我的苦衷你可不知道,不论城里或乡村,几乎没人喂我,你瞧瞧我满身排骨样,天天过着半度荒的日子。我觉得香港的流浪牛过的不错,新界不缺草,本居民不打扰,还可以自由恋爱,生儿育女,多好哇!

   日本牛:我的生活算属于贵族阶层,有时也有人给我啤酒或什么好吃的,但是主人的目的,最终是把我宰了之後,可以卖个好价钱。八十年代,在香港一般牛肉价一磅在五六十元时,日本牛肉在超市可卖到三四百元。当然我最後的命运是给人捅死,变成餐桌上的美食。

   阿根廷牛:我在这个国家的数量已经远远超过阿根廷人民的数量,所以我的命运注定,不论死与活最终是要出口换取外汇的,澳洲牛、新西兰牛、巴西牛的命运跟我差不多。

   英国牛:英国人在十八世纪曾经搞了工业革命,给世界做了贡献。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也准备搞“牛业革命“,想的可美,强制牛喂动物蛋白质,例如动物碎骨,以为可以降低成本,废物利用,以为挤出来的牛奶更好。可是他们忘了这是违反自然规律,牛吃的是草,挤出的是奶,结果事与愿违,万万没想到这样导致了疯牛病,惹了祸,还把病毒蔓延到欧洲临近国家,而且一旦传到人类,也会导致人的脑也出毛病,在国际上闹了个笑话。

   中国牛:中国以前是很不发达的农业社会,所以我的存在多是給农民出劳动力的,不是耕田就是拉车搞运输什么的。即便我在内蒙古或新疆,结果把我送到奶场,或部分上餐桌,兰州牛肉面俺是主角。中国西北有些地区,受西伯利亚气候影响,干燥,不断荒漠化,不宜草原生长,不像欧洲或其他同纬度的地区,那里受北欧暖流、气候湿润,适合草原生长,所以欧洲人喝牛奶,简直可以当水喝,而在中国要喝牛奶可没那么容易。所以许多人自慰,豆酱就是中国的牛奶。在二三十年以前,不法商人和奸商,在中国闹出在全球丢脸的“毒奶“丑闻,即往牛奶里掺了三聚氰胺,据说常喝这种毒奶,娃娃里的头会长得跟西瓜那样大,听了多瘆啊!改革开放的今天,中国某些地区农业机械化程度,有的已经达到数据化,无人操控化、不但国人,连过去的老大哥俄罗斯看了,照样会挑大拇哥。这么一来,中国老黄牛,可解放囉!送到奶牛场心情也舒坦。二十多年前,深圳光明农场,接待香港华侨华人老侨胞来参观,那里生产荔枝、黄皮乳鸽及牛奶,那里生产的牛奶基本給香港维基牛奶公司报销,非常欣慰。

   以上故事,虽然虚构,但也不是完全把牛吹的离谱,跟实际有沾边的一面。在庆祝今年辛丑年的同时,也别忘一百二十年前,中国有个不平等的辛丑条约,也叫北京条约,那是中国最为屈辱的条约。所以不忘历史,珍惜今日幸福生活,来自不易。(老郭辛丑年习作)



ho kei cheung

文章數 : 1541
注冊日期 : 2012-11-06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