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用欄目


Join the forum, it's quick and easy

公用欄目

閒談巴赫的...(丘詳銓)

向下

閒談巴赫的...(丘詳銓) Empty 閒談巴赫的...(丘詳銓)

發表  wmy 19.11.14 11:12









閒談巴赫的   
Partita II  d   
小調的    
Chaconne   

丘 詳 銓 2014.11.15

  昨天晚上吃了Pizza, 然后泡了一杯龙井茶喝, 结果是整夜精神亢奋,輾轉反側,夜不成眠。遂又爬起來入棲音閣拉琴, 练习 Bach的 小提琴獨奏分段曲(Partita) 第二号d小调第一章節, 是過去從來没拉过的, 不太難,不像最后的著名乐章 chaconne (有人音譯成不倫不類的“恰空”,為何不譯成“灑康”,兼含意譯?)。那最後樂章chaconne我看自己人是不能拉好, 今生大概也拉不成樣子的,和弦多的音符太複雜,難度太大了。

  據文獻記載,巴赫1720年創作此小提琴独奏曲时, 他適值奉公事外出三個月,一回到家, 才獲知其原配瑪麗亞。芭芭拉一周前竟因急病死亡業已下葬了。作曲家把无限悲痛之情即傾注于尚未譜完的音乐创作中, 所以那首 Chaconne深含悲愴哀悼傷感复杂的音調,後人聽出是一種哀樂,尤其是開頭幾段,的確非常沉重憂鬱,聽了套得上《離騷》那名句“長太息以掩涕兮“的哀思。經常有機會去欣賞大師級小提琴家演奏的音樂會中,這首Chaconne會作為加演(encore,Zugabe)的一首。巴赫之後的作曲家們如舒曼(Robert Schumann),孟德爾松(F。Mendelssohn)曾譜有鋼琴的伴奏,布拉姆思(J.Brahms)對該獨奏曲給小小樂器如此完善複雜色彩和獨特風格兼容的創作更推崇備至,他也把曲子改編成單左手的鋼琴曲。義大利作曲家普索尼F.Busoni 也把這首chaconne很成功地改編為鋼琴曲。梅紐辛曾如此評論巴赫的chaconne原作:“the greatest structure for solo violin that exists”。

  說起現場聽普索尼改編巴赫的chaconne,立刻回憶到二十年前春夏的事兒。萬隆出生的鋼琴家余麗蓮帶了小兒子到寒舍短住幾天。18歲兒子像他母親一樣才華橫溢,高中生的Klaus-克勞斯來我市參加一年一度的全德國“少年奏樂-Jugend Musizieren”比賽。比賽結果獲得第二獎的優異成績,比獲第一獎的某著名鋼琴家的兒子只差三個點。作為鋼琴家的母親及早看出兒子的天份,細心栽培他彈鋼琴,多年來每週送小兒子南下去遠離四百多公里的弗賴堡,拜一位鋼琴女老教授為師。獲獎那年他也高中畢業,輕而易舉考進科龍的音樂學院,畢業後成為鋼琴演奏家。克勞斯在我家練琴時,就彈出上述普索尼的鋼琴chaconne,也相當震撼人心,至今印象猶存。他彈奏的chaconne亦被錄成CD光碟裏的一首送人。

  要成為自由專職的鋼琴獨奏名家,大抵是另一種材料鑄造出來的。如今無國界的競爭性太強了,鋼琴家人才濟濟,可說多如汗牛充棟。能晉升大師級出類拔萃的,都是“准神童”和奇才(如當今的Kit Amstrong,中文名周善祥)或人脈特佳同時兼具個人魅力的佼佼者。克勞斯無志于回到音樂學院裏去當個音樂教授的最終出路,更無意和同行爭那一席位,畢業後隨即又進大學的牙醫學院學習,如今成為瑞士某大學牙醫學院的講師,過幾年會晉升為教授。一個有音樂專業資格背景又有成就的牙科醫師,也算得是上帝的寵兒了。

  凌晨四點了,龍井茶的亢奮提神功能稍減。那盒龍井茶是去年同我們一道去華東旅遊的女醫師朋友,在杭州和坊街的一家茶莊,看了年輕姑娘給遊客們講茶道泡茶示範後買下的。可是她不喜歡這種茶的味道,只泡了半壺,後來就把那小盒子茶送給我。喝龍井茶和聽什麼音樂一樣,有人喜歡,有人不能欣賞。Chaconne不是大眾音樂,曲高和寡,可是拉小提琴者必知,能不能拉好是另一回事。

  參考資料:可點擊以下youtube 網站 德國傑出女提琴家尤麗莉雅。菲舍-Julia Fischer 拉奏的Chaconn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9x0dE5Rda4&list=PL1BFC14454B74C25E






wmy

文章數 : 6601
注冊日期 : 2012-11-08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