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用欄目


Join the forum, it's quick and easy

公用欄目

(丁龙)怀念我的敬爱的大舅舅司徒巴生

向下

(丁龙)怀念我的敬爱的大舅舅司徒巴生 Empty (丁龙)怀念我的敬爱的大舅舅司徒巴生

發表  wmy 27.12.17 19:42




怀念我的敬爱的大舅舅司徒巴生
   2017年十二月四日,正在北京出差的我,突然收到香港表妹司徒雁的微信说大舅舅病情恶化,我马上让我太太魏佳去家里看望。不料想几天后他老人家就在香港东区医院仙逝了,噩耗传来,令我悲痛惋惜。

  在家里的众多亲戚中,大舅舅司徒巴生是我妈妈的大哥,他不仅是家族里公认的备受尊重的长辈,更是我们一家人和我一生中的恩人。我爸爸妈妈在世时,常常提到这点 ,我们全家人感激不尽。

  回想1975年,我父母举家移民到香港。当时港英当局不承认我父亲在中国大陆北京大学的学历和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工作经验,因此,到了香港后,工作生活从零开始 ,十分艰难。后来在大舅舅的资助下,开了快餐店,生活得到一些改善。其实当时,大舅舅自己的生活也不富裕,他勇于以兄长的资格承担责任,解囊相助,并安排他的兄弟姐妹的居所。同时鼓励他们自食其力, 给予生活的建议,创造适合香港生存的机会。

  我在香港中学毕业后,准备去英国读大学,如果没有大舅舅的部分资助,我父母希望我留学的愿望是不可能实现的,也不会有我后来的机会和事业。

  在英国公司工作一年,回到港后,我也常常探望大舅舅。我有时请他和英国公司同事们一起吃饭,英国人不敢相信他自己没有留过洋,但英文却讲的那么好。这点他十分得意。他老人家一生为人厚道,对亲朋好友都乐于帮助。特别是他乐观的人生态度,对我们这些晚辈们影响很大,是我们的楷模。多年前他不幸被医生诊断为癌症,我们众亲友们十分对他担心,但他自己对疾病的态度是积极治疗,饮食加运动,并通过互联网寻找中西名医,他对生命非常渴望,始终对自己也很有信心,从来没被病魔吓到 ,令我们十分钦佩。

  记得当年大舅舅刚做完肝癌手术,我和小雁去玛丽医院接他出院,我们为他出院后身体的恢复担心,他却十分精神饱满地要求我们中途在铜锣湾放他下车,因为他要马上奔走相告朋友们,"我恢复健康了“。多么可敬可爱的老人啊!

  他就是以这种乐观的精神,与病魔做斗争,又顽强地生活了许多年。

  2011 年,我母亲司徒珍在澳大利亚患了癌症。大舅舅多次让我和妹妹丁越寄药给她,问候和关心她。并表示愿意去澳洲探望她。但当时他自己的病况也不佳,医生始终不让他成行。遗憾的是妈妈2013 於澳洲病逝,他们兄妹最后未能见最后一面。

  俗话说,善有善报,大舅舅结婚较晚,老来得千金,漂亮灵丽的女儿司徒伊翎,在美国大学毕业回香港工作后遇到如意郎君,大舅舅的两个漂亮英俊的外孙儿,更是他老人家晚年的骄傲和欣慰。

  今天,我翻看着的手机,找到最后一次和大舅舅的照片,今年十一月八日是我和魏佳 ,小雁去探望他的最后的一次,我和我敬爱的大舅舅永别了。

  大舅舅司徒巴生,您安息吧。您的一生是有意义的一生,令家人们尊敬,令朋友们敬佩的一生。您对我的恩德,您对生命的追求,对生活的乐观态度,对家人和朋友们的宽容厚爱,将永远铭记在我们心中。

  外甥男,丁龙於澳洲布里斯班。








wmy

文章數 : 6616
注冊日期 : 2012-11-08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