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用欄目


Join the forum, it's quick and easy

公用欄目

丘詳銓《怎能不說說貝多芬的交響樂?》

4 posters

向下

丘詳銓《怎能不說說貝多芬的交響樂?》 Empty 丘詳銓《怎能不說說貝多芬的交響樂?》

發表  Dr.Chiu 29.05.20 12:03











  應該是1966那年,日本放送協會-NHK交響樂團去雅加達演出。演出的音樂留下極深刻印象的,是莫扎特的D大調鋼琴協奏曲作品KV488號,以及貝多芬的一部交響曲。那時沒留下節目表,記不起是第幾號的,總之不是那時自己已經耳熟能詳的第五和第六,也沒去注意指揮家的名字。如此陣容的大交響樂團,此前在雅加達是看不到的。

  大約一年後,自己已身在異國他鄉的聯邦德國(西德),在東南部三河匯合的一個優美小鎮巴騷學德語。歷年六月,該地舉辦“歐洲音樂節”,筆者某日傍晚偶然走去“尼伯龍恩”大會堂,看到是波蘭華沙交響樂團的演出,好奇地竟敢破費進去聽了。沒想到聽到那似曾相識的全樂章旋律,不就是一年前只聽過一次無法再能聽到的優秀樂曲嗎?原來是貝多芬的第七交響曲,心情實在太興奮了,猶如無意中第二次見到萍水相逢過的美女那樣。從此記住它,在往後的生涯中,也成為陪伴我半世紀多的音樂了。

超越時代的交響樂曲

  贝多芬創作的第七交響曲已離開能易于咏唱的旋律,以當时维也纳古典时期的音樂風格相比可说是非旋律,非调性的-atonal,獨树一帜,無以倫比。据说十九世紀德國浪漫派作曲家卡尔·瑪麗亞·韋伯 Carl Maria von Weber 聴了该交響曲後,口出不敬之言,说贝多芬已可進入疯人院了。德國音樂家、音樂教育家威克 Friedrich Wieck,女钢琴家克拉拉·舒曼(Clara Schumann)之父则说,贝多芬只能是在喝醉酒的状態下谱的曲。可是,如今這第七是最常在音樂會上獲演奏的贝多芬的交響樂。其中最後樂章之快速旋轉圆舞旋律,對弦樂器琴师們肢體能力的要求超過樂器的限制,以對應管樂器和定音鼓震聾之金鼓齊鳴。

  贝多芬在同一时期創作出的第八號交響樂风格绝然不同,似乎想對世人顯示出他才華的另一面。真如第三號有英雄豪迈沉重高雅的表现,奠定了他鲜明的個人风格,由此完全摆脱了海顿或莫扎特式維也納古典的影响。第四號则非常诙谐轻松,似乎作曲家想给自己松弛一下精神,除了显露他的創作能力,也好賣稿費。

  貝多芬的交響樂是當時創作的極限,是承先啟後劃時代的,他獨特的仍屬於維也納古典交響樂一派,是給予後來者他人過渡到浪漫派的重任,唯勃拉姆斯(Johannes Brahms)的四大交響樂可勝任接棒。馬勒(Gustav Mahler)和布魯格納(Anton Bruckner)已列入晚期浪漫派尚自創有個人風格。此外是俄羅斯的柴可夫斯基和捷克的德沃拉克,皆譜寫了具斯拉夫風格的浪漫派的優秀作品。德國晚期浪漫派作曲家李哈特•斯特勞斯(加註:Richard Strauss, 他和維也納華爾茲舞曲父子無關係)說過,貝多芬之後,那種奏鳴曲格式的交響樂已無可再創新意,所以斯特勞斯他自己必須開闢新話音的有標題“史詩”樂章。

全球皆知的《歡樂頌》
  1824年5月7日是星期五,是在西方音樂史上值得以紅筆圈上的日子,因為就在那一天,維也納首演了貝多芬的第九交響曲,大獲聽眾熱烈歡呼。他親筆奉獻給柏林普魯斯國王的精緻版本,已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加入保存為世界文件遺產系列。

  經過現代的商業廣告化,媚俗化, 第九交響曲最後一章的大合唱《歡樂頌》已是家喻戶曉,也成了歐盟的盟歌。《歡樂頌》的歌詞是德意志文學史上的另一大詩人,劇作家席勒- Friedrich Schiller 不算短的詩作。貝多芬用了前四段譜成大合唱,在交響曲創作中是嶄新的創舉。首演之前,貝多芬投入極大心血,親自選擇指揮者,篩選男女聲歌唱家們,演出地點諸事。首演後,一位合唱團裏的男歌手和貝多芬的秘書辛德勒以及作曲家的侄兒陪他回家,他們把首演的音樂會淨收入交給貝多芬。當他看到只剩下區區420盾,他沮喪地倒下。兩天後在午飯時,他大罵那位秘書混賬,指責秘書參與欺騙了他。作曲家酒後多失言罵人,在 48 小時之前,還叫人們唱出震撼人心的“一切人們皆成兄弟”,餐桌上的行為令他周圍的人又尷尬又狼狽不堪離去。

  2017年7月7日 在漢堡的20國峰會時,德國政府當東道主,晚上請各國元首們去新建成不久的易北交響大廈裏的音樂會,唯一的音樂節目既是貝多芬的第九交響曲。已當了 12 年政府女總理的梅克爾,是否想用那大合唱的“一切人們皆成兄弟”去感召當代幾位梟雄?當夜,漢堡市裡卻聚集了西歐各國的千名無政府主義者大搞打砸燒的暴力事件,“皆成兄弟”誠屬幻想。

  貝多芬創作過一首鋼琴和合唱幻想曲,c 小調作品第 80 號,樂曲不到 20 分鐘,採用的歌詞詩句也美,音樂也富於*激*情*,酷似他後來的巨作,所以偶爾也被稱為 “小第九”。也許知道的人不很多吧?






Dr.Chiu

文章數 : 34
注冊日期 : 2017-07-03

回頂端 向下

丘詳銓《怎能不說說貝多芬的交響樂?》 Empty 回復: 丘詳銓《怎能不說說貝多芬的交響樂?》

發表  wmy 30.05.20 17:44



  温曼瑛:多謝詳銓學弟的佳文,又長見識了。

  提到舉世聞名的《歡樂頌》(Ode to Joy)原是德國詩人席勒於 1785 年創作的詩歌,後來成為 “樂聖” 貝多芬第 9 號交響曲第四樂章的歌詞。沒想到竟然還成為歐盟的盟歌,是我最喜愛的合唱曲之一,它的韻律簡單而優美,do rei mi fa so(1 2 3 4 5)五個音階的來來回回,如果把右手五個手指放在鍵盤上,除了有個低音so(5)須把拇指移動(僅一次)以外,基本不用移動手指,看看以下的簡譜:

image.jpg

  我很喜歡交響樂曲,交響樂團的多種管弦樂器和鼓擊樂曲、鋼琴(有時沒有)致使樂曲得到最完美的演奏。我第一次接觸交響樂團是在北京聽到的中央樂團的演出,那麼龐大的樂隊包含了各種各樣的樂器發出來的樂聲,由指揮帶動奏出相當雄壯的樂曲。出於興趣請教了懂音樂的友人,搞清楚了各種樂器,還注意到當演出完畢(或者演奏前),指揮會跟一位拉小提琴的提琴手握手,原來他是第一小提琴手,其位置在樂團的右邊(指揮的旁邊)。交響樂團的圖示如下:

image.jpg

  通過Youtube 找到以下的視頻,中文歌詞部分大家不妨放開喉嚨跟著唱,一來展示你的歌聲,二來也算是對偉大的音樂家貝多芬的尊敬。

Christoph Eschenbach - Ode to Joy 歡樂頌



European Anthem with Chinese subtitles /
歐洲聯盟盟歌 (附中譯歌詞)



合唱:《歡樂頌》 (選自《貝多芬第九交響曲》)







wmy

文章數 : 6601
注冊日期 : 2012-11-08

回頂端 向下

丘詳銓《怎能不說說貝多芬的交響樂?》 Empty 回復: 丘詳銓《怎能不說說貝多芬的交響樂?》

發表  沈薇 30.05.20 19:52

謝謝Dr.Chiu!我真的沒有听到過你介紹的小第九:C小調作品第80号!也很好听呀!貝多芬第九交响樂雖然听過不少現場音樂會,但始終沒有一次演出令我難忘的!因此我認為要听到德國正宗的第九交响樂,才有味道!但是這樣龐大的演出团體很難到香港來表演,唯有親自到德國去听賞才能聽到了!這只是願望而已!貝多芬的第六田園交响樂我也非常喜歡!

沈薇

文章數 : 882
注冊日期 : 2012-11-17

回頂端 向下

丘詳銓《怎能不說說貝多芬的交響樂?》 Empty 回復: 丘詳銓《怎能不說說貝多芬的交響樂?》

發表  Chl 31.05.20 22:13



  Chl:每次阅读丘祥铨友的贴文是愉快时刻。近期他对贝多芬的几个佳作也不例外,谢谢分享!在文章里丘祥铨友也提起德国波恩是贝多芬的家乡和这位音乐家在奥地利维纳时期。Chl忽然想起,在这些地方有几个为留念的旧相片,今顺便把它贴上给大家分享。

  维也纳,2003年深冬。

45.jpg
一晚上我们在市内胡同跑街,无意中见到一酒馆写着:“贝多芬来过的地方”,入店后也看到贝多芬在墙壁上的签字为留念(多数西欧人有喜爱去酒馆里喝啤酒,和朋友聊天的习惯,相信贝多芬也不例外)。

46.jpg

维纳酒店门前

  波恩市,2007年初春末。
47.jpg
贝多芬出生房屋前门。今是贝多芬“纪念馆,博物馆和文化学院”。

48.jpg
贝多芬出生房屋前景

49.jpg
贝多芬出生房屋后院。房屋小楼的小窗门是贝多芬出生时的房间 (在屋里不准许拍照)。




Chl
Chl

文章數 : 173
注冊日期 : 2013-06-25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