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用欄目

好戰的人

向下

好戰的人

發表  古月語 于 周一 10月 03, 2016 8:01 am

梁文道:好戰的人
好幾回在印度和人家說起我來自中國,都會遇見當地人用一種略為誇張的聲調回應:「哦!中國,非常強大。」他們偶爾還要弓起手臂,做肌肉賁張狀,以示中國的強大。後來我才漸漸明白,這種姿態不一定意味著欽羨,反而可能是種不滿,甚至恐懼。恐懼?他們為什麼要恐懼呢?其中一個理由是:「你們入侵過我們,還打贏了我們,尼赫魯就是這樣被氣死的。」撇開雙方歷史觀點的差異不談,我感興趣的地方在於,為什麼不少印度人都還記得數十年前那場戰爭,反倒是作為「勝方」的中國,要是不說,一般人恐怕還真意識不到這段往事呢。

不僅印度「害怕」中國,從日本往南一直數到印尼,這些國家的國民對中國的觀感也常常混雜了一絲恐懼,他們似乎也在擔心中國的強盛,不曉得中國將來會怎樣對付他們。這等局面真是令人訝異。我們中國深秉孔孟之道,不是一向主張「以和為貴」嗎?在官方的外交辭令裡面,我們總是聽到一再重申「中國人民是熱愛和平的」。是呀,我們如此「和諧」,你們幹嗎要害怕我們呢?但不管怎樣,他們就是害怕,所以,我們便能夠理解這些地區和美國來往密切的原因了。儘管我們的網民時常批評他們和美國「勾結」,但我們不太會去想到他們「勾結」背後的動機,而只是看到了美國人的「險惡用心」。

反過來說,中國網民對這個國家的認知也是夠奇怪的。每次遇到保釣之類的對外糾紛,網上最常見的一個說法,便是「中國人不能再給別人欺負」;或者,「我們早已不是當年那個任人宰割的『東亞病夫』」。大家知道,順著這條思路談下去,接著大概便會談出這樣的話:「軍隊不能光說不練,該出手時就得出手」,「我們不能一味忍讓,必須亮劍」,「再不開打,就太沒血性了」等等。

我不曉得除了極端武裝勢力的跟隨者之外,其他國家有沒有我們看到的這麼多熱衷於戰爭的網上言論,平時研究軍備進展,假想未來國際局勢裡面的戰略規劃;非常時期則反覆進言國家用兵,甚至痛斥各種和平方案的不夠「血性」。要是東亞地區的百姓都懂中文,我猜他們一定會更加害怕中國。

最好玩的是我們這類話語背後假設了一個一直被人欺負、長年積弱的中國;更假設了中國政府總是「光說不練」,太過和平。但這些假設站得住腳嗎?回顧中華人民共和國六十多年的歷史,不僅和印度打過一仗,也不僅和越南打過一仗;甚至早在它剛剛成立沒多久,腳跟都還沒站穩的時候,便主動出境搦戰世界第一強權美國。到了1969年,這個國家又和另一個超級強權翻臉,在珍寶島一役上戰勝蘇聯。請問這個地球上還有哪一個國家像中國這樣,分別在二十年內和「冷戰」雙方的老大干過一場,並且幹得有聲有色?這樣的國家能夠叫做長年積弱、不敢武鬥嗎?

由此可見,東亞周邊地區對中國的恐懼並非毫無來由,而中國也實在不像我們口中所說的那麼虛弱和氣。但為什麼還是有這麼多人感到不滿,覺得我們「不敢打不能打」呢?我猜這裡面的關鍵並不在中國現代史上的軍事經歷,也不在我們今天是否真的太過柔軟,而在於大家心中的期待。一般而言,現在這個世界很少有人會像古羅馬那樣,把軍事勝利和對外征服視作不證自明的榮譽甚至義務;今天的好戰言論比較喜歡從防衛的角度出發,例如美國的右翼,總是把侵略戰爭形容成預先防禦。而中國的情況則是進一步強調自己的歷史恥辱,誇大自己被人瞧不起的「現狀」;然後才能反過來為戰爭賦上吐氣揚眉的正當地位。簡單地說,那便是先把自己描繪成一個不堪的弱者,方得伸張一戰洗恨的必要。

雖然官方極力為中國營造一個和平愛好者的形象,但是從民間輿情上看,有些國人其實並沒有那麼喜歡和平。在這類格外響亮、格外引人注目的好戰話語裡面,戰爭的暴力成了一種和「血性」與「骨氣」相關的雄性氣概,成了一種愛國熱情的真正表達。與其說他們非常在乎現實中的中國與國際情勢,倒不如說他們真正關注的是一個想像中的我武惟揚的壯美圖景。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法?它和我們日常生活中所見的暴力又有什麼關係呢(例如贊同北航大學韓德強教授打人的那些網民,恰好也是這類想法的支持者)?我們下回接著再談。

http://www.commentshk.com/2012/10/blog-post_29.html
avatar
古月語

文章數 : 562
注冊日期 : 2012-11-06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好戰的人

發表  ymchen 于 周五 10月 07, 2016 8:17 am







【轉貼】

纪连海“牺牲十亿人口”论是反文明

來源:《多维新闻 》(2016-07-16)



【YMC 按:最近中國大陸突然冒出了不少 "好戰的愛國網民" ,其中以 "歷史學家" 紀連海最為突出。他的“牺牲十亿人口”论震驚大陸網絡世界。支持和反對他的觀點的網民都不少。

以下轉貼一篇有關的評論文章,供參考。】



南海仲裁结果出来后,著名历史学者纪连海发了一条微博,旋即引发舆论波涛。他在微博上说,“南海仲裁的结果已经出来了……战争如若真的爆发,中国即使牺牲十亿人口,仍然是世界上人口第二多(仅比印度少)的大国;美国若死亡三亿的话,人口还剩几何?当今世界间大国的较量,还梦想着常规战争?那时,菲越会在哪里?”

这番言论引起许多人的不满,认为纪连海是在以爱国之名漠视文明和秩序。有文章批评纪连海称,一个要牺牲十亿人的战争,岂可轻言,又如何敢于假设?一个可能牺牲十亿人口的战争之后,又如何还能够欣然于“仍是世界人口大国”这种局面?文章质问纪连海,这十亿条鲜活的生命与那张关于南海仲裁的纸或某种国家利益比起来,到底孰轻孰重。万国之上还有人类在,国民的生命,难道不应是最大的国家利益所在吗,那么还有什么样的“爱国”可以置最大利益于不顾?

该文称,在某些著名的爱国分子眼中,国民的生命无不轻贱如蝼蚁。这种完全无视国民生命利益的言论,到底是爱国爱民,还是祸国殃民?对于那种永远要热泪盈眶式的爱国表达,虽然很多人难以理解,但至少可以容忍。它或许只是一种迎合与投机,无关宏旨。但类似那种动辄要了无辜者生命的言论,却必须引起警惕。

文章说,越来越多的爱国言论,充斥着对于生命的残忍、暴戾与冷血,也充斥着对于现代文明与秩序的破坏与漠视。爱国主义是流氓最好的庇护所,这句话的内涵需要一再重申。事实上,以爱国而祸民,这样的事情并非没有实证。一方面,像表示“永远要热泪盈眶”的网红那样,爱国在她们那里可能已经成为一门生意;另一方面,像2012年钓鱼岛事件中一些“爱国青年”以打砸市民的日系车来宣示爱国一样,爱国其实已经沦为一种犯罪。文章对于纪连海的言论连连发问,称这究竟是一种什么的文化,一种什么样的现实,又将指向了一种什么样的未来?

文章还指出现在的某些爱国者和过去的有志之士的明显不同,即当年的有志之士不惜自己抛头颅、洒热血,有着一种“今日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有之,请自嗣同始”的气度与使命感。而今天的爱国者,无论从哪个迹象看,似乎都更热衷于打打“口炮”,也似乎更乐意葬送或伤害除自己之外同胞的生命。

自从南海仲裁结果揭晓之后,中国的爱国言论迭起,其中不乏呼吁战争之类。事实上,口中喊着战争的中国网民并非不知道中美之间打不起来,之所以还言战,也并非都是所谓的打“口炮”过瘾,不过是一种不满情绪的宣泄,若是以此得咎,难免就显得上纲上线了。

至于纪连海的言论,确乎有不妥之处。纪连海是历史老师,在他的观念中,“一将功成万骨枯”是很正常的事情,在宏观的历史潮流中,个体的存亡确实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但这种历史观放在学术研究中可以,拿出来宣扬就不太适当了。特别是在当下的时机,特别是在当下的中国,对个体价值的重视已经发展到了相当的高度,这时候心中还想着一将功成万骨枯,的确与文明潮流相悖了。

(小枝 综编)



【謝謝觀賞】


ymchen

文章數 : 547
注冊日期 : 2012-11-08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好戰的人

發表  ymchen 于 周一 10月 10, 2016 9:25 am






【轉貼】

纪连海,你脸多大,
驮得住十亿中国人殉?

作者:端木赐香
來源:《微博》(2016-07-15)




【YMC 按:美國沒有侵佔過我國一寸土地,在歷史上還幫助過我們(例如創辦清華大學、培訓留學生,為我國培養了許多專才;抗日戰爭中提供後勤支援,甚至派遣"飛虎隊"協助我國抗擊日寇;改革開放中提供資金技術支援等等。)中美兩國理應是朋友而不是敵人,在南海爭端上有分歧可以協商解決。但紀連海們卻煽動要為南海爭端跟美國打一場核大戰,不惜犧牲中國10億人,美國死3億人。但他沒有講清楚,中美核大戰後如何收拾殘局,中國如何繼續立國,中華民族如何繼續生存,......。

作為一名歷史學家,紀連海不可能不知道,對中國和中華民族來說,最大的威脅來自北方的俄羅斯。俄羅斯自1858年至1895年,陸續侵佔了我國153萬平方公里國土(其中東北100萬平方公里,西北53萬平方公里),至今未歸還。如果中美兩國在核大戰中兩敗俱傷,俄羅斯必然漁翁得利,它一定會乘機再侵佔我國大片領土,甚至把中國"收編"成為俄羅斯聯邦的一個"附屬國";而中國的"宿敵"印度也必然會乘機"分一柸羹",再侵佔我國西部疆土;中國的一些鄰邦也可能有樣學樣,蠶食我國的邊界土地;......。中國和中華民族將因此陷入萬劫不復、極其悲慘的境地。

難道紀連海們沒有考慮到,這種對中國和中華民族是巨大災難的結局嗎?

莫非中國亡國、中華民族滅絕的結局,根本就是紀連海們妄想實現的最終目的?!

以下再轉貼又一篇評論紀連海的文章。供參考。】



如果说南海仲裁公布之前,我们是正剧——网上全是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捐钱甚至捐小命儿的鸡血表态的话,那么南海仲裁公布之后,就转喜剧了,各种段子满天飞,比如犯我中华者,必烂香蕉云云。总之,一片欢乐的海洋(这将是我下一篇的专题)。没想到,斜刺里杀出一个老鬼,眼看着喜剧就变悲剧袅——

你们知道我说的谁!

一个姓纪名连海的老头,在微脖上大言不惭,为南海“不惜一战”,“中国即使牺牲十亿人口,仍然是世界上人口第二多(仅比印度少)的大国”。

路人都被老头的气概给震翻了!凤凰新闻谓之为“今日中国最大声”。当然你可以谓之为“中国好声音”。如果“中国好声音”不愿意,咱可以改为“中国好呻吟”!

震翻之余,一些朋友劝我,少睡会儿,少蒸俩馒头,挤出点时间,也得出来说说这老头!

我原来担心老头的年龄,七老八十了,能放一马就一马了,没想到一查生辰,我靠,居然1965年的,与我同为六零后,原来仅是脸老,现在看来,不只脸老,心也老(黑)啦!此公乃中学历史教师,甚至还参编了一大堆中学历史教科书与教辅书,也不知道历史学到哪儿去袅,起码的底线与人性跑哪儿去袅!

假老头,你这十亿都包括谁呢?包括你全家不?别说十亿人民了,就是你全家人的性命,也不归你批发。你能一次性批发的,唯有你自己的小——不,老命一条!说实话,你这老命可以不值一钱,能五毛打包,就不错了。但是你命不值钱,并不意味着别人不值钱。一句话,你自轻自贱可以,你没权轻贱别人的——人格、生命与尊严!

假老头,你以为你是谁?你明显不姓赵,甚至连个包衣奴都不是,起这么大劲儿干嘛?十三亿人民,有十亿就被你谈笑间灰飞烟灭了,你征求人家意见没?名人脸大是不?脸再大,能驮住十亿中国人民的性命不?慷别人之慨,就很令人不齿了,好歹慷的是别人的钱,你直接慷别人的命,还十亿。十亿人命是你养的猪,还是你养的驴哪!别说十亿生命了,就是十亿茅草,你也不能如此燎原,实在想燎,你可以燎你的毛!有人骂你猴子相太监腔,我倒觉得,能把拔毛燎毛当战术的也唯有人家孙猴,可人家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你以为,你也梅的淫石缝?你上下两片厚嘴唇一磕,就拿十亿做了你的爱国殉葬!

假老头,难不成你是模仿伟人?我也研究历史的,中国历史上这样慷慨的只有伟大领袖毛。毛伟1957年11月,率中国代表团参加苏联老大哥的莫斯科会议,虽然名义上只是老二哥,但是鉴于赫鲁晓夫国内国外焦头烂额中,所以,我们中国至少有一半老大哥的气概了。所以毛伟敢放言,核战争有什么了不起,全世界27亿人,死一半还剩一半,中国6亿人,死一半还剩3亿,我怕谁去……毛伟如此,吓傻会场一片,本来东欧那些社会主义小蛋蛋这个时候非常看好中国,准备跟着中国二哥干呢,这一吓,直接把他们蛋蛋吓回去了——毛伟本意是吓美国呢,没成想没吓住美国,吓住的是自己的社会主义蛋蛋,假老头,你这又是吓谁呢?你能吓住美国,还是能把毛伟从水晶棺里满血激活?毛伟当年的话,政府都没好意思对外播报,中苏交恶后,苏修才故意放出来,政府没法了,辩解说苏修放的不是原话,又自己放出所谓的原话,不管啥话,这个死一半剩三亿,则是可以确定的话。

假老头,毛伟豪言死三亿剩三亿,地球打平了全世界撅起的都是社会主义蛋蛋。你呢?死十亿剩三亿,全球撅起的,是我们大中华和北韩那个小蛋蛋?十亿人殉里,肯定没有你,你留下来,领着三亿没有被你坑杀的,准备登基称帝呢,还是称总统?抑或啥也不改,继续叫主席?然后对着隔壁的小三胖,你夸他少帅,他夸你老贼,全球社会主义明灯,就点着你爷俩这一对不对称的吊儿郎当的紫红色蛋蛋?

为了这篇文章,我专门把沈志华先生的书——《处在十字路口的选择:1956-1957年的中国》从书柜里翻了出来。书中有交待:“据赫鲁晓夫回忆,毛泽东讲这段话时,除了宋庆龄发出会意的笑声外,整个会场一直是死沉沉地一片寂静”。我虽然早就领教过了,但浑身还是第二次起了鸡皮疙瘩,我不知道宋二丫笑什么,傻娘们居然可以笑出来。假老头,你等着吧,国际共运女战士宋二丫马上给你发出杠铃般的笑声(表情包),并且给你做共产国际的入际介绍人!不过,会场不会死一般寂静的,毕竟,十亿人民被你推到殉葬坑,是需要一个过程的,光哭爹叫娘就得一年半载的。我所在的群里,诸多群友为你的智商与人格表示捉急。说,毕竟是个中学老师,毕竟上年纪了,毕竟就是个说书的。

我呸!大家都被你一张老脸忽悠了!五十而知天命,你才五十一!即使中学老师,即使说书的,也得守住底线,也得常识之上开口。

站在中国方面,中国传统三观,战争就是杀人。但西方不是,至少从第一次鸦片战争开始,英国人就开始惊叹了,特别是林则徐悬赏犒敌的布告发出后,英国人叹曰:卖瓜的,这个野蛮的民族,还把杀人当作战争目标!对洋鬼子来讲,发动战争仅是对敌对方的一种军事挟迫,挟迫敌对方同意自己的诉求而已,不是把人头当西瓜切并据此论功行赏的。贵强汉的霍去病是这样干的,但英夷不爱这一口!

站在欧美方面,至少欧洲中世纪时期的战争就恪守信奉如下骑士规则与骑士风度——勇敢坚强,不贪生怕死;视荣誉胜过生命;不杀俘虏;不攻击非战斗人员:妇女、儿童、老人、农民和教士;不对毫无防备的骑士发动攻击,对方没有披挂整齐,也不能攻击;俘虏了骑士,要待如上宾,陪人吃饭喝酒沐浴,等他的领主拿钱来赎;决不带走公牛母牛或任何驮兽,不从他们那里拿走分文;不愿他们由领主的战争而丧失他们的货物;决不殴打他们,获得他们的食物;决不焚烧他们的房屋,不拔他们的葡萄……我们中国的上古世纪,也出现过这样的贵族与风度,我说的是宋襄公,但是从统治者到平民,甚至中国现在的小儿书里,还把人当傻逼!

中间人类经过了一战与二战,及诸多局部战,但是,人类贵在会反省,而不是,在错误的道路上一错再错。毛伟以浪漫诗人的口吻说:“头一次大战不过死了1000多万,第二次大战死了3000多万。打原子战,没有经验。最好人口剩下一半,次好剩下三分之一,全世界27亿人,还有9亿人,有9亿人也好办事”。“未来的战争会导致多少人死亡?也许会死掉全世界人口二十七亿的三分之一,也就只有九亿人。假如真摔原子弹的话,我认为这还少说了。当然,这很可怕。但是,即便是损失一半人也不是那么的糟糕。”

对照毛伟的话,他说的损失一半,全世界27亿,也就是13.5亿……说到这里我明白了,敢情你是毛伟附体啊,只不过你比伟人还伟,你的是13亿中国人干掉10亿剩下3亿,你是干大头剩小头呵!十、十三亿人民不跪服你行不?

我不是军事爱好者,但至少二十年前,美国就流行零伤亡这个概念了。所谓的零伤亡,对美国政府美国人的三观来讲,就是战争只要有一个子弟兵伤亡,这战争就算失败了。一句话,他们心疼他们的子弟兵,甚至早在朝鲜战场上,他们就训诫他们的兵,一看大事不好,赶紧投降,到时候政府会交换战俘,并且象欢迎英雄一样,在机场欢迎你们回家。

这是他们的三观。相形之下,我们的三观,把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改成了一怕不苦,二怕不死。别说战场上了,就是生活中,草原上两个花朵般的小姐妹,可以为了生产队的几只羊而牺牲性命,在你们眼里,百姓生命不如几根羊毛吧?上海下乡知青金训华,可以为了生产队的电线杆子而下水丧命,在你们眼里,一个年轻小伙子的生命不如一根木头杆子。主流教唆,死都分等,一种是死得重于泰山,一种是死得不如一根儿毛。为主子、为所谓的集体而死,就重,为自己为私人而死,就轻。奴隶社会的孟子都说了: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我们可好,君视民如蝼蚁,民视君如救星。何等的颠倒?

天何言哉!伟人都躺水晶宫里这么久了,上天捞月下海捉鳖的革命精神,也象沉重的幕布徐徐拉到后台了。没成想老纪同志一声吼,地球重新抖三抖,中国好呻吟就这样破空出世了。老纪,你想干啥哩?

假老头,好歹搞了半辈子历史,是否知道中国历史上嫌中国人多的只有一个隋炀帝?613年杨玄感造反后,炀帝评曰:“玄感一呼而从者十万,益知天下人不欲多,多即相聚为盗耳。不尽加诛,无以惩后。”一句话,人多了不好维稳。所以镇压的时候,好不手软。杨玄感好歹被镇压下去了。615年,炀帝被突厥人包围,李世民前去解围,把这家伙救了。没想到这哥们儿回到长安,还是嫌人多:“顾眄街衢,谓侍臣曰‘犹大有人在。’”

老纪,你不会是炀帝附体吧?你是体贴政府维稳不易哩,还是,嫌北京堵车不方便你出巡哩?甚至,你才是美帝派来的真特务?我这戴了美日特务多年桂冠的人,看着你都深表狐疑。苏洵的《辨奸论》曰:“凡事之不近人情者,鲜不为大奸慝”。你说为了南海,你捐了你全家财产,和你五毛小命,尚都在人情范围。人家日本,甚至有妓女卖淫给政府挣军费呢。你卖不了淫,晒口炮也成,但是十亿人民的性命,怎么就全挂你炮口上,做了你炮灰捏?唐映红先生怎么说?法西斯主义与爱国主义同出一脉。难道希特勒是你爹娘的亲家呵?

假子曰:位高而智障,年长而德缺,老而不死是为贼!孔老师若在世,我敢保证他会拿棍子戳你口唇,让你贱——有孙子回家抱孙子去,没孙子回家造孙子去,少出来丢人!在家丢人没人管你!




【謝謝觀賞】


ymchen

文章數 : 547
注冊日期 : 2012-11-08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好戰的人

發表  ymchen 于 周四 10月 13, 2016 10:44 am







【轉貼】

好战必亡,忘战必危

來源:《Baidu 百科》



《司马法》①曰:“国虽大,好战必亡;天下虽⑤安,忘战必危。”《易》曰②:“君子以除⑥戎器,戒不。夫兵不可玩,玩则无威;兵不可废,废则召寇。昔吴王夫差好战而亡,徐偃王③无武亦灭。故明王之制⑦国也,上不玩兵,下不废⑧武。《易》曰④:“存不忘亡,是以身安而国家可保也。”



【注释
①《司马法》:古代兵书,现仅存一卷五篇。
②《易》曰:引自《易经·萃卦》。
③徐偃王:相传为周穆王时徐国的国君,以仁义治国,江淮诸侯顺从他的大约有三十六国。楚文王进攻徐国,偃王爱民而不战,终为楚国所灭。其故地在今安徽泗水县北。
④《易》曰:引自《易经·系辞》。
⑤虽:即使
⑥除:去掉
⑦制:治理
⑧废:放弃】

【译文
《司马法》上说:“国家即使再大,爱好战争必然灭亡,天下即使安定,忘记战争必然危险。”《易经》说:“君子(道德高尚的人)要去掉武器,但是不能忘记防备。”军事不可以随意,随意就没有威严;武器不能废弃,废弃就导致敌人来。以前吴王夫差好战灭亡,徐国的偃王没有重视军事也灭亡了。因此英明的大王治理国家,不随意动兵,不放弃武备。《易经》说:“生存的时候不忘记灭亡,因此身体可以得到平安,国家可以得到保全。”】



【謝謝觀賞】


ymchen

文章數 : 547
注冊日期 : 2012-11-08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