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用欄目

(溫曼瑛)難忘同學情

向下

(溫曼瑛)難忘同學情

發表  wmy 于 周六 12月 03, 2016 8:34 pm


難忘同學情

溫曼瑛
2016-12-03


  2016-12-2 星期五中午七位同學去尖沙咀九龍酒店的中餐廳和居於新加坡的廖桂柳相會聚餐。

  大家見到桂柳,都說她容顔不受歲月影響,風采依舊,這對於七上八下的長者確實不易。

  該餐廳屬於比較高檔的餐廳,食物烹調得美味可口,頗具水準,每道菜的分量恰如其分,不多不少,且由餐廳侍應生將菜肴分到每一位的餐桌上,我們不需爲夾菜挪動身子,方便得很,我個人很喜歡這種進餐方式。

  老同學在一起,自然而然聊起往事。我們當中不乏記憶力強的同學,他們對發生在半個多世紀之前的事還記憶猶新,津津樂道述說陳年舊事。這次談的重點之一是教過我們的老師,說起他們的講課方式:有的老師的客家話濃重;有的男老師一邊講課一邊目不轉睛盯住某女同學(當然是長得漂亮的,異性相吸,這還用說),還每班都有目標呢;有的老師望著天花板講課;有的講課時還要講和課程無關的其他事……五花八門,觸及到好笑的大家情不自禁會哈哈大笑。也有人提到某某老師在晚年時的不幸遭遇,大家深深地嘆息感嘆。

  我在想,當年的老師們,不管是以如何的方式講課,好的差的,我們作為天真爛漫的黃毛丫頭、不知天高地厚的無毛小子,都不敢肆意說三道四,評頭評足,就是私底下,也沒有聽說過有同學在講老師們的半句「壞話」,怎麼到了七老八十,有的老師都已經身故了,反倒「膽大」起來,對每個老師指手畫腳,肆無忌憚,想說什麼就說什麼?

  細想一下,只能這樣解釋:當時的時代、環境的限制,讓我們的思想變得純真無邪,心地善良、毫無居心、尊師重道,如今一把年紀,「吃鹽」吃得多了,思想複雜,滑頭,世故,對當年老師們的一舉一動有著深刻的印象,心中早已打下深深的烙印,一說起來,「膽大包天」,竟撿不好的講,挑不足的說。

  老師們泉下有知,不知道是哭還是笑?

  當天我是和黃麗良結伴而行,我們(還有她的家庭助理)乘黃麗良的座駕從港島赴九龍。路上,和黃的司機談起了我們中學同學有超過半世紀的情誼,大家常常聚會飲茶或外遊,聽得那位四十多歲的司機深受感動,他說:我現在找個小學或中學的同學都難。

  每當我和其他人談起我們的同學情,沒有一個不羨慕的,他們表示不可思議,太難得了,不少人豎起拇指,為我們慶幸高興。

  近來,林保英在不斷地書寫《友情故事》,很感人。我也感同身受,逾半個世紀的同學情,是不是應該加倍珍惜?!

左起:Mr George Hicks 李龍芳 李啟剛 溫曼瑛 黃惠生 吳月玲 蔡昌斐 廖桂柳 黃麗良









wmy

文章數 : 3401
注冊日期 : 2012-11-08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