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用欄目

(丘詳銓)難忘的記憶——在倉皇中逃離印度尼西亞

向下

(丘詳銓)難忘的記憶——在倉皇中逃離印度尼西亞

發表  wmy 于 周一 五月 14, 2018 9:49 pm



難忘的記憶——
在倉皇中逃離印度尼西亞



丘詳銓
2018-5-14

  20年前的這一天,雅嘉逹 Trisakti 大學校园内日前遭不明暗槍射擊命亡的两名大學生被埋葬。下午我去了一趟 RS Pondok Indah 醫院回家後,去 Lippo Karawaci (力宝村庄)居住區的大商场超市采购食品。一位常见到的停車場年轻貌美的女售票员友善的告诫我們说:“ Bapak, 這两天要小心呀,會有事發生的 。”我們感谢她的告诫,心里满不是滋味,她又怎么能事先知道?我們没细問她,到底會發生什么事?心中認爲政局不稳人人皆知,断不會攪到我們离開雅嘉逹市中心有25公里郊外那平静的力寳村庄吧。

  當天傍晚回到家即聽到消息,雅嘉逹西區有“打砸搶”袭击華人商店住家(Ruko) 的破壞行動。從一位病人家属的电话里,聽到那敲打摧毁玻璃門窗的恐怖喧闹大杂音。自己馬上联想起1939年在纳粹德国發生過的全国性排猶太族裔的“水晶玻璃之夜”。

  五月十三日晚上居住區無事。可是當夜和居住在雅嘉逹市區各處的朋友們不断电话联系,说是袭击華人集中的西區和北區继续擴大,是有意强加在華族人的暴行。我們已够惶惶不安,老在問治安警察呢?防暴軍隊呢?看来大规模的暴力事件是有预谋,有组织的行動。谁在幕後指挥,何人有所图的阴谋诡计?我們没有任何消息来源,只能家里坐地瞎猜。十四号的第二日,该去接一公里外的新西兰朋友Judy 来家中跟妻子令娴學德语. 殊不知還未抵达她住的豪宅别墅進出的街道已被封锁,安全防衛人员说,外面有两个足球場大的超市大商场被暴民加村民包围住了。我無奈只好掉头轉回家去告知妻子,今天不行了,我們不能出去了,心情紧张起来,不知暴民們是否會攻進居住區来。我們的小居民范围圈离开力宝村庄的李“庄主”深宅大院只是相隔一条街對面不遠之處,居民中有美国教师,新加坡公民以及军情局持槍的特工軍人。當夜要大家守夜去保卫自己家园,美国教师手持棒球拍,新加坡公民则拖了个日本武士刀。這场景倒也挺滑稽的,使人會记起著名日本导演黑泽明(Akira Kurosawa) 的《七武士》那部老电影。

  1960,1963 和 1966 年亲历数度的排華浪潮,在首善之區的首都雅嘉逹我没感到過有如此恐惧感。重回出生地只住了四年,即遭遇這心惊胆战的不眠之夜,怕暴徒們會進来烧杀戮掠。居住區被封锁了48小时后,我們驱車往雅嘉逹市中的德国大使馆,沿路街上绝少有其它車辆,偶尔有幾辆被烧焚的汽車残骸。行人也比往常少的多,雅嘉逹還處在休克状態。我們因是大使夫妇的朋友,曾每周六下午在他私邸共饮下午茶说事聊天;大家在大使馆见面後,替我們补做护照,帮我們弄到德航机票以离境。由于各种原因,我們决定逃离這类似無政府状態的地方。国家總统還出国未归,他回来後能否控制大局,都還是未知数。我們暂时飛往他國,经過两周的煎熬和考慮,作爲外籍人遂决定回到生活、學習和工作了27年的更有自由的联邦德国,不想再居于少数和多数那种族纠纷永無休止的怪圈中。

  说一段如烟往事,真如烟?我想起那些真正的受難者,没有多少正义的聲張,没有追究肇事者及其幕后黑手,说国家還有更重大的问题要解决。是的,可是侵犯人權之罪只是如雨過天晴?大家最好掩盖掉,忘掉它吧?





  溫曼瑛:拜讀了丘詳銓學弟的佳作,又結合這兩天印尼泗水發生的恐怖襲擊以後,心有餘悸,我在上個月的11號就是在經過泗水的途中,很為自己、旅遊團的團友、68年屆以及58年屆的校友慶幸,如果那個時間段發生事情的話,不知道有多麼的驚慌失措,嚇都嚇死了。

  有時候你還真的要感謝上蒼所賜,一個平安的社會多麼來之不易!感恩吧!珍惜你目前擁有的一切。




wmy

文章數 : 3489
注冊日期 : 2012-11-08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