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用欄目


Join the forum, it's quick and easy

公用欄目

(廖建裕)张亚基风波与印尼身份政治

向下

(廖建裕)张亚基风波与印尼身份政治 Empty (廖建裕)张亚基风波与印尼身份政治

發表  wmy 25.08.21 11:01


溫曼瑛註:廖建裕是居於新加坡的巴中58年屆的學長,他常有佳作刊登於報刊上。以下佳文來自60年屆廖苾梅的微信聊天記錄。

廖建裕:张亚基风波与印尼身份政治
时间:2021-08-23 07:29

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观点评论

7月26日,印度尼西亚主要报章发布一则新闻和视频,报道一位名叫阿吉迪·张(Akidi Tio,中文名张亚基)的印尼华裔的幼女荷丽艳蒂(Heriyanti),代表家人捐出2万亿印尼盾(1亿8800万新元)当作南苏门答腊省(南苏)抵抗冠病的基金,以协助政府抗疫。这不仅是印尼,也可能是全球单笔抗疫捐款数目最大的一次。真有点不可思议!

在印尼疫情最恶劣之际,这笔捐款可说是雪中送碳。难怪许多印尼“土著”,纷纷在社交网上点赞。大家都想知道这名捐款者到底是何方神圣。

将捐献失信事件政治化
但是有关此人的生平资料不多。有记者四处打听,但是都没有头绪。人们只知道张氏在亚齐省朗萨县出生,据说在那里曾开汽水厂,后来搬到巨港创业,而他的一些后人迁居雅加达。据说张氏在巨港从事多种生意,为人乐善好施,但是不喜欢张扬,所以很少人认识他。他没有在媒体曝过光,更没有出现在福布斯富豪榜上。

2009年,他在巨港与世长辞,据其幼女荷丽艳蒂说,他留下一份遗嘱,将他一生所有的积蓄,在国家社会最需要钱的时候才捐出去。张氏的家人在冠病再度肆虐,人民叫苦连天之际,决定完成其父亲的遗愿,请家庭医生哈迪·德马万医生教授作为联络人和地方政府接洽,并由荷丽艳蒂为代表,在南苏省长的见证下,将捐款象征性地交给南苏警察局一名警官埃格·英特拉(Eko Indra Heri),要他处理善款。埃格早年与张家有来往,可说是好友,他现在除当警官外,也是警察学院的教授。

张氏和他的家人这种“不求名利,一心想帮助他们的印尼同胞,不分种族和宗教”,使许多印尼人为此动容。亲佐科的印尼土著社交媒体视频也争相报道有关的新闻,并且大做文章,以张氏的“巨额捐款”借题发挥,讥讽一些印尼土著精英抗疫不力,将捐款事件政治化。

著名的土著社交媒体人迪尼·席勒卡(Denny Siregar)说,张氏是名华裔,但是在疫情严峻的时刻,他和他的家人为印尼人民做出无私的巨大付出,使他非常感动,也令许多印尼人感到惭愧。

另一名著名土著社媒体人鲁迪·甘利(Rudi Kamri)也说,张氏及其家人为印尼人所做出的善举,应该令那些种族主义者深感羞愧。他也说他没有听说过其他比张氏更有钱的印尼大富豪,包括印尼前副总统尤素夫·卡拉,曾经以个人名义捐出巨款协助印尼抗疫。印尼人应该向张氏学习。

身份认同政治再起

鲁迪·甘利不久后又再制作视频,道出张氏捐出2万亿印尼盾,而(反佐科)的前总统尤多约诺只是在推文中“捐出”祷文。

还有一位名叫阿德·阿尔曼多(Ade Armando)的社媒人,也赞叹受歧视的华裔族群捐出巨额款项,表示他们热爱印尼,也讥讽有多少土著印尼人能如此做。引起反佐科社媒的高度不满。

言犹在耳,事情竟有意想不到的发展。这么巨大的款项在一个星期后却未见兑现。警方开始调查,并传召张家幼女荷丽艳蒂问话。荷丽艳蒂指出,款项存在新加坡的银行,汇款正在处理中,次日即可收到。可是翌日捐款未见踪影,于是人们怀疑这是空头支票。

一个寂寂无闻的华商,怎有2万亿盾的存款?牵连此事的张家家庭医生和警长表示他们没有事先作详细调查,就冒冒然宣布善款,自认犯了错误,向南苏门答腊人民道歉。

反佐科的社交媒介开始大力反击,说张家诈骗,而警方散播假消息,要负起责任。他们还指控亲佐科的“御用”社交媒介,企图制造种族冲突,应该受到谴责和处罚。华裔“诈骗”的新闻闹得沸沸扬扬。亲政府的社会媒体有点招架不住,印尼华社又成为攻击对象。

印尼的“身份认同”政治在最近几年越演越烈。其实,在张亚基风波发生前,反佐科的势力就是利用种族和宗教作为政治资本,大力污蔑华裔反回教,不效忠印尼。他们指控华裔在印尼赚钱,自饱私囊,不顾其他族群的死活。他们在社交媒体指控印尼华裔不是印尼的组成部分,并大力宣扬仇视华人的言论,其目的就是要制造混乱,企图混水摸鱼。

其实,土生土长的印尼华裔,多把印尼当成是自己的国家和家园,有一种“同舟共济”的观念。他们也了解自己的处境,也就是只有把族群关系搞好才能在印尼过平安愉快的生活。打从冠病开始肆虐时,印尼华裔就已经自觉自发地帮助处境较差的居民,尤其是那些贫苦的土著大众。

在疫情暴发不久后,印尼几个著名的华裔富豪,马上共同捐出了5000亿印尼盾(4700万新元)协助政府抗疫。有些华裔商家,譬如西铎·慕恩祖尔(Sido Muncul)的一家公司就捐出了150亿印尼盾帮助政府抗疫。

有更多的华裔,虽然谈不上富有,但是却为抗疫捐献许多物资和药品给贫民百姓。他们还免费提供餐食给当地需要帮助的土著民众。这些善举比比皆是,但是,反华裔的社交媒体不但没有报道,反而变本加厉地污蔑华裔。

如今印尼的社交媒体和视频分成亲政府和反政府两个阵营,起初势均力敌,但是亲政府的社媒人似乎较有影响力。不过,张亚基事件给予反政府(也反中国及反华裔)的社交媒体前所未有的机会,攻击印尼政府和华人。

其实,在此之前,他们已经不断攻击印尼政府和华人,对于中国大陆更是没有放过,声称印尼已经成为中国的殖民地。

地方政府和社会反应

反政府,反华裔和反中国的社媒视频,不久前大肆批评政府处理疫情完全失败,要佐科下台。他们甚至鼓动青年和大学生于7月24日在全国展开游行示威,以制造混乱。可是,他们的计划胎死腹中。

很显然,有关张氏捐巨款失信的大新闻引起了轩然大波。对于张氏捐款事件的反应可分成三类。第一类是将张氏的捐款当成是“恶作剧”,不需再加理会。第二类是指家庭医生和埃格警官在未收到善款前就对外宣布,无形中是在传播假消息,应受处分。第三类则认为,有关捐款未遂的法律至今还没有明确的规定,必须从此事获取教训,改善现有的有关捐赠的法律条文。

有律师认为,将张氏幼女荷尔艳蒂指控为“诈骗者”,现有法律并无此条文。因为她事先没有任何条件,也没有获得金钱上的任何好处,何来诈骗?

荷尔艳蒂虽然已经被叫到警局问话,但她还是口口声声说张亚基的遗产存于新加坡银行,只是因为数目太大,未能兑现,还需要一些时日才能转账。但是印尼有关机构已经调查,荷尔艳蒂的银行记录没有这笔款项。《罗盘报》记者也查到,她在印尼的存款只有几百万盾,根本谈不上富有。

《时代》周刊也报道荷尔艳蒂与他人有财务纠纷,曾被告上警局。同时她欠一位医生友人的30亿盾的款项尚未还清。一般上都认为这是一场“闹剧”。至今人们还不知荷尔艳蒂作假的动机。目前荷尔艳蒂健康有些问题,她没有被拘留,也没有道歉。据说当局正在讨论要以什么罪名将她“绳之于法”。

印尼华裔支持政府抗疫

由于张亚基事件,在巨港的印华百家姓协会的负责人以及一群华裔,在短短的两天就筹募了价值20亿盾的疫苗、氧气筒、药品和医药器材献给南苏门答腊省政府。

其实,印尼华裔在疫情再度肆虐时,对于政府的支持并没有减少。不久前,当印尼氧气筒奇缺时,华裔金光集团马上捐助每月1200吨的氧气给病患者。这些氧气足以供应100万个氧气筒,以供病人使用。

一名在美国走红的印尼华裔著名歌星阿妮斯·莫妮卡(Agnes Monica)在返回印尼后,在雅加达建立“冠病疫苗诊所”,免费为贫苦的印尼居民接种疫苗。

今年7月以华商为主的“关心印尼共和国企业家”(Pengusaha Penduli NKRI)与佛教团体慈济合作,捐出了6000亿印尼盾的赠品协助政府抗疫。这些赠品包括3.5万吨的白米供给700万户家庭,以及氧气筒与疫苗等抗疫必需品。

可是,反政府和反华人的社媒,依然鼓吹种族仇恨。7月15日署名“黑色神鹰”的推文,谎称印尼将面临粮食短缺,号召人民应该抢劫华人(支那人)的商店和超市,以此来延续生命。

印尼的“身份认同政治”至今依然嚣张。因为,这是反对派对付政府最有用的武器。这次的张亚基事件使反华的社媒有机可趁,同时尽情污蔑亲政府的社媒,企图将“身份认同政治”推进一步。

作者是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资深访问研究员南洋理工大学兼任教授

印尼的“身份认同政治”至今依然嚣张。因为,这是反对派对付政府最有用的武器。这次的张亚基事件使反华的社媒有机可趁,同时尽情污蔑亲政府的社媒,企图将“身份认同政治”推进一步。




wmy

文章數 : 6562
注冊日期 : 2012-11-08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