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用欄目


Join the forum, it's quick and easy

公用欄目

(阮衍章)沉痛悼念情同手足廖苾梅

向下

(阮衍章)沉痛悼念情同手足廖苾梅 Empty (阮衍章)沉痛悼念情同手足廖苾梅

發表  wmy 30.10.23 14:32


沉 痛 悼 念
情同手足廖苾梅


阮 衍 章
2023-10-30


   2023年10月28日蕭克求來電問:苾梅是否走了? 我嘴上否認:不會吧!但心裡已經怦然一跳,此等信息絕非空穴來風。追問:聽誰講的? 廖鑫梅。親弟講的當然真確無誤。我倒吸了一口氣,噩耗果真來了。不一會,梁鴻英來電告知同一個信息,信息來自她同班同學廖秋梅,那更是千真萬確了!

  我開始不信,是因為17日他回港換新身份證時還邀約:下周25日取證時咱一起喝茶。還向我打聽同船北歸的黃彩英近況,我做好了打算:一聽他來取證,我通知黃彩英、章民生、蔡世亮、溫曼瑛、伍國明、黃惠生、蔡昌斐一起茶敘共餐。

  豈料,聽說滿週後的24日,廖太電話提醒苾梅次日取證時,沒人接聽,慌了神,帶同兒子慶生趕到珠海,破門而入,只見苾梅伏臥在地,送醫院已經回天乏術。內地料理後事速戰速決,領過死亡證,27日便完成火化、海葬儀式。

  恕我寄上這遲來的悼念。如若苾梅在珠海上空流連忘返、尚在走向天國的途中,但願他克服種種坎坷、一路走好!望廖太節哀順變、保重身體,請慶生振作起來,照顧好媽媽!

  想不到17日他電話裡一席話成了他的 “絕唱”。當初,我們新華打算編輯出版校史紀念冊《百年新華崢嶸歲月》邀約印尼彼岸編委合作時,我向他們介紹巴中60年屆編輯紀念特刊是得益於有廖苾梅這位行家,他曾是中國旅遊畫報的中文編輯、攝影好手,而他又是新華生,讓他主持這項工作,萬無一失。可惜,他患得支氣管病,不適應污染的香港空氣而移居珠海,婉言謝絕了我的推薦。到《百年新華崢嶸歲月》問世之後特刊要寄到珠海送給他一套,他叫寄到香港的家,後來我親自上美孚地鐵站交到他兒子慶生手裡。也許這回他回家才看到此套紀念冊,想必也認真翻閱過,電話裡他肯定了大家的努力,付出了代價,表示了感謝。誰知這席話成了他給新華同好們最後的遺言。

  提起廖苾梅,五十年代中後期的新華師生人人皆知、無人不曉,不僅校園內裡聞名的高材生,在華文報刊媒體副刊文苑詩壇上也是出了名的初出茅廬少年將才之一。《新報》《生活報》《覺醒周刊》的副刊和《中學生月刊他的習作。在新華讀初中時擔任過椰華學聯的秘書長,我被他拉去當他的助理保管信封、信箋、圖章。他讓我懂得書寫公函、發佈通知、做好記錄的本事。

  到巴中讀高中我倆又是校友,他在二班,我在三班。我倆不僅是同校同年屆,1960 年北歸竟然還是同船,我是第四組組長,他是第五組組長。但他的頭銜是椰華學聯主席。

  抵達廣州補校,我們船友一分為二,他西行昆明,我東走集美。大學畢業他分配到南方授課,我卻留在北方執教鞭。文革之後我們先後移居香港,他先我後。在香港我們居然又走到一起,坐到同一辦公室。他在中國旅遊畫報社中文編輯部,他拉我進去當記者、握相機,一道舞文弄墨。後來我棄文從商,他依然繼續編撰《中國旅遊》雜誌。

  到了退休年齡,正業沒得做,業餘生活依然不退不休,我倆熱衷於校友會的聯誼活動,每逢佳節倍思親,校友間情同手足,春節來團拜,中秋齊團圓,期間穿插周遊世界。苾梅是二班聯絡人,我是三班聯絡員。一到母校華誕大慶出專輯總要找到我師徒倆,就因我倆幹過這一行。他主編我協助出版了兩本《巴中六零屆紀念冊》,我倆參與編輯《印尼巴中(香港)校友會紀念特刊》《印尼巴中建校五十周年紀念專刊》。就是這《百年新華崢嶸歲月》本也該他大展拳腳的用武之地,歷史卻讓他擦肩而過,實在惋惜!

  少年同學、雙重校友、同儕同好六十載有九的友誼,情同手足,他堪稱吾友吾師。此時此刻,剛剛相約飲茶共敘,等來的卻是噩耗,且已經天地各居一方……嗚呼!悲哉!

  苾梅吾兄,請接受我這遲來的悼念!





wmy

文章數 : 6562
注冊日期 : 2012-11-08

回頂端 向下

(阮衍章)沉痛悼念情同手足廖苾梅 Empty (溫曼瑛)才子廖苾梅

發表  wmy 30.10.23 17:07


才 子 廖 苾 梅

温曼瑛

2022-10-30


  巴中是人才濟濟的大家庭。其中60年屆二班的廖苾梅就是其中之一的才子。廖苾梅的本事以及他對集體的貢獻在阮衍章的文章有所表述。

  在此我只是從個人的角度談談感受。

  我和廖苾梅在高三時是同班同學,那時我是 anak Bogor,一位天天來回 Bogor Jakarta 的走讀生,怎麼會認識班上所有的同學呢?但是那時已經有所耳聞好像廖苾梅出人一頭,當時也不知道他在哪方面 “出頭” 。

  高中三以後我們回國,他去了昆明,我則往北到北京,斷了聯繫多年,直到70年代移居香港,才在香港的60年屆的春茗見面,但是我忙於教學,平時根本無暇參與同學的聚會,只是每年的春茗才在聚會中和同學們相遇,短暫的相聚我和廖苾梅彼此間還不甚了解。

  直到我退休我們的巴中網站成立後,才有機會接近廖苾梅。他要我成為巴中網站的一員,當年我是生手,根本不懂得操作,有東西要發表也是通過網伕蔡昌斐幫忙貼到巴中網站。

  和廖苾梅接近較多是在我們出版60年屆高中畢業40週年以及50週年的紀念冊的編委工作。從中我才了解廖苾梅的才華:文筆好、攝影高手......

  廖苾梅看到我在紀念冊的投稿會予以修改補充,我很高興,最低限度能夠過得了文字關,不會遭人恥笑。

  提到攝影,我是每年香港花卉展覽的常客,總離不開拍攝花卉。有一次在維多利亞公園拍攝花卉時遇到廖苾梅,他主動教我如何拍照,什麼角度、焦距、陽光等等,他拿的是高級專業相機,而我拿的是一部傻瓜機,只要看到不背光,四個角落都能夠把背景攝入鏡頭就按下快門,兩三分鐘就搞定,那管得了其他技術,人家是《中國旅遊》的攝影師,當然技術了得,我要求不高,不在一個水平上,怎麼比?根本比不了!

  步入老年後,廖苾梅基本上是在珠海生活,他喜歡那裡空氣好,對於香港的空氣已經不能適應。我們有微信聯絡,他的報道主題是當地的美食、風景等等,常常有攝影作品發過來。看到他生活得優哉游哉,很為他高興。

  重讀廖苾梅在紀念冊的自我介紹,其中所凸顯的文采,讓人刮目相看:

  生逢戰亂,巴城成長。華僑啟蒙,新華開竅。巴中畢業,北歸神州。學途不順,病休五載。三進考堂,入讀師大,十年荒廢,奈何文革。昆明執教,戰戰兢兢,雖為人師,誤人子弟。幸遇開放,移居香港。華夏崛起,百業並舉。毛遂自薦,獻身畫報,選圖配文,宣傳旅遊。見證九州,由弱變強。人生漫長,感恩上蒼,苦辣酸甜,先苦後甘。慈母健在,手足情深。同窗友誼,地久天長。撫心自問,糊糊塗塗,曲曲折折,庸碌昏沉,天憐我也,絕症逃生。人生幾何,有緣相聚,時時開心,幸哉此生。

  如今苾梅先我們離去,我們從此陰陽相隔、天各一方。安息吧!苾梅!我們永遠懷念你。




wmy

文章數 : 6562
注冊日期 : 2012-11-08

回頂端 向下

(阮衍章)沉痛悼念情同手足廖苾梅 Empty (溫曼瑛)學長的忠告

發表  wmy 30.10.23 20:44


學 長 的 忠 告

温曼瑛
2023-10-30


  下午有巴中學長看到阮衍章的《沉痛悼念情同手足廖苾梅》一文後特地打電話給我,就廖苾梅的離世提到長者特別是獨居老人必須面對的問題:在家裡安裝 CAMERA,讓不是同住的兒女能夠隨時隨地看到獨居父或母的生活現狀,又舉出真人真事為例:

  該學長和太太睡房各一,印傭通常晚上睡覺前關機。月前在週六晚週日凌晨約一點鐘,在外看完電影的兒子(沒有和父母同住)通過 Smart CAMERA 嚇然看到其母從床上倒地,大驚失色,馬上打999,又電告家裡印傭(恰好印傭當晚沒有關機),再電告熟悉的士司機,司機顧不上正在吃飯立即載客趕到現場。

  學長的太座幸好被及時搶救,沒有生命危險,但是還得住院治療。

  我聽吧也為之慶幸不已。校友建議我居家也安裝 CAMERA,以備不時之需。我說在房間安裝 CAMERA,豈不是沒有 privacy(私隱)?

  學長聽後不以為然,問了一句:生命和 privacy 哪個重要?還用英文重複:Which is more important, your life or your privacy?

  學長還要我廣為宣傳給各位校友:家居一定要安裝 CAMERA,切記!切記!臨了,還不忘發了以下圖片。







wmy

文章數 : 6562
注冊日期 : 2012-11-08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