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用欄目


Join the forum, it's quick and easy

公用欄目

(珍珠)我 的 童 年

向下

(珍珠)我 的 童 年 Empty (珍珠)我 的 童 年

發表  wmy 周六 4月 13, 2024 8:20 pm


我 的 童 年


  一九四五年初,我出生在一個普通家庭里。那时爸爸在祖父遗留下来的“协同昌出入口商”任职,家境还算过得去。我是在 “甲汶多琅” 旁的一个小巷的小房孑出世的,大弟弟出世后,我們搬到 “甲汶多琅” 的大房子居住了。二弟和小弟弟也在 “甲汶多琅” 出世。如果按上海人的俗稱,我的名字应该是 “招娣”,因為我带来了三個弟弟。

  “甲汶多琅” 八号屋,好住多了。那里有著名的兰白兰球场。傍晚时分,我們都会去兰球场看大哥哥们打球。记得表哥八岁时,因附近的墨拉比火山爆發,舅舅舅母便把他从马吉冷送到雅城读书和生活。他住在我們家和我們一起长大。他也喜愛看打球。差不多每天都和我們一起看打球。有一天看完球回家时,他踩在邻居家门口的竹炭兰子上,摔倒了,起也起不来,便叫姐姐拉他起來。姐姐正要帮他,后面赶来了打球的大哥哥们,一看到情況,忙叫姐姐不能拉他。因他们知道,表哥可能是骨折了,不能乱移动他的手。他們帮忙把表哥送回家。妈妈叫了中医来给表哥看手,果然是骨折。表哥的手给中医上了药和用白布吊起了整個手膀。

  甲汶多琅的房子的确大!小時候,我和表哥大弟弟在我們房子旁的空地上一起用奋箕来抓麻雀。也会在我們家捉迷藏和踢键子。

  我們屋村的马路,是私家路。不是村内的车子基本上不进来。故我們也可以在马路上打羽毛球和玩印尼的游戏 ”GALA ASIN”。可以说,我們的童年是多姿多彩!

  我祖母也住在甲汶多琅,她家有一口很好的井水。故在我們家没有井水时,便会去祖母家洗澡。祖母家的井水,又清又凉。而且我們在祖母家也学会自己打水,不像家里,要佣人打水给我們洗澡。祖母家还有两个表妹,年纪和我們差不多,故她們买了小脚车时,我们也一齐骑那小脚车。

  祖母家还有一棵很粗大的芒果树,是 DERMAYU 种。听说是以前佣人吃了那芒果就把核乱丢,而长出来的。那芒果很大,有一个脚板那麼大,且很甜。每当芒果结满树时,祖母会叫友族上到屋頂采芒果。芒果往往会打烂屋頂的瓦片。采下了的芒果,祖母也会叫人送到我們家。我們个个都喜愛吃祖母家的芒果。

  每到清明节,祖母会事先租好几辆出租车去祖父的墓地上坆。爸爸那一天也特别紧张,很早就把我們叫醒,穿戴整齐后去祖母家集合。再去上坆。一九五一年清明节,我們还在祖母家门口照了全家福呢!那时,三叔,四叔,小叔都还在印尼,未回国,可说是最齐全的一张全家福!

  记得小時候的我不爱照像。有一次,去到照像馆还哭闹着不肯照像。后来摄影师给了我一朵玫瑰花,爸爸还给了我一张钞票,才嘟着咀巴照像,头发也给我弄得乱糟糟的。不到一岁的大弟弟好像懂事一样望着我。这是我們一家五口时最有纪念意义的合影。那时的妈妈穿着好时髦的连衣裙,爸爸则穿着一套白色的西装。(可惜,昨天我找了一个下午那照片都找不到。)

  小时候,我們家还有保姆。有一天,保姆告诉我,爸爸公司会买一部车回来,叫我猜汽車是什麼颜色的?我随口说是绿色的。果然,爸爸回家时,就是坐着绿色的汽車回来。真是神奇!后来就是用这部车载我和另一个同学到中國大使馆剪彩的。到大使馆剪彩,也是我最威水的童年往事!我在大使馆看到在一粒米上雕刻着毛主席的 “北国风光‘’ 的一首诗词。我还得到一本很精致的新中國建设的纪念画册。

  爸爸空闲时候还会带我們去茂物植物园玩。那时的我,走路笨笨地,经常滑倒。那一天,又穿了一双爸爸从万隆买回来的皮凉鞋,可能不习惯就滑倒了!女孩子最擅長使出的看家本领就是哭闹一场。爸爸随手在地上捡了个果实给我,我就不哭了,还满心欢喜地拿着那果实把玩着。走到植物园的大门口,看门的友族看到了,告訴我們那果子是有毒的,叫我们扔掉。我也乖乖地扔了。

  小时候的我最没有主见。每天穿衣服都要跟著姐姐穿一样的。因妈妈给我們两姐妹缝了一人一件一样的衣服。有一次,姐姐去了马吉冷,我不知该穿哪一件?便傻儍地问妈妈。姐姐小時候就很有主见的了!有一次,妈妈问姐姐长大了要做什麼?姐姐很自信地说要做医生。接着妈妈问我,我则说要做帮医生端盘子的。那时的我连护士都不会说,真好笑。长大了,姐姐果然做了牙医,而我也做了医生的助理护士,毫无大志!

  我十二岁那年。有一天,我八岁的二弟很不舒服,哭闹着说他的腰干疼,外婆给他擦腰,他又说他的脚痛。搞到外婆不知如何是好?我在旁边看到弟弟这么痛苦,我也哭了!於是外婆叫姐姐去菜市场把妈妈找回来,叫我则去宛朗岸的“畅怀”娱乐场所把爸爸叫回来。爸妈回到家,立刻把弟弟带到我們的家庭医生:郭允廉处看病。但郭医生没查到弟弟有什麼毛病,还叫弟弟以后不要恐吓爸爸妈妈。爸媽只好把弟弟带回家。回到家,弟弟的病越来越严重了!他口渴要喝水,爸爸递给他水喝,他都不能起床喝,最后只好躺着喝。后来,想小便也小不出。爸媽只好带弟弟再去找郭医生。这时,郭医生才查出弟弟是小儿痲痹症,马上入养生院留医。

  从此,我们欢乐的家就蒙着一层悲哀。我和姐姐每到过年存下的利是钱,本想买一架钢琴的,都实现不了。那钱总给妈妈借去给二弟看病。我們的钢琴梦破灭了!我們也从此长大了!

  写这篇文章,也是为了纪念我們伟大的爸爸和妈妈。转眼间,他們离开几十年了。哀哉!

  六二年届 珍珠 写於二四年四月十二日





圖片無法顯示時的代替文字
作者在第一排右一



wmy

文章數 : 6547
注冊日期 : 2012-11-08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