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用欄目


Join the forum, it's quick and easy

公用欄目

(丘詳銓)大提琴救了她的命

3 posters

向下

(丘詳銓)大提琴救了她的命 Empty (丘詳銓)大提琴救了她的命

發表  wmy 11.02.15 12:24



大提琴救了她的命


丘詳銓

2015年1月29日

  今年的1月27號,德國又隆重紀念七十年前盟軍(蘇聯紅軍)解放奧斯維辛(波蘭語地名譯音,德文:Auschwitz)納粹集中營,拯救了還等着被關進毒氣室承受毒殺命運的七千多名無辜的歐洲猶太族裔囚徒。聯邦議會朝野,民間組織,大眾媒體和教育機構以各自的方式紀念那一天,并呼籲德國人不能忘記本民族最黑暗最深痛的罪惡史。

  奧斯維辛集中營曾是希特勒納粹政權如何以工業化手段大量成批地殺戮猶太人的恐怖罪惡場地。據估計,不到四年之內在集中營裡的毒氣室或其周圍屠殺了多達110萬歐洲猶太族人及其他囚徒。

  七十年後的今天, 當年分處歐洲七個國家和地區37處主要大集中營和殺戮場的倖存者所剩無幾。這段時期北德電台文化頻道分別播出至今還倖存又還健在的患難親姐妹的採訪錄音。筆者此文只想述說當妹妹的大提琴師-阿妮達。拉斯可 Anita Lasker 如何死裡逃生的經歷。

猶太人一家悲慘命運

  拉斯科一家三姐妹出生於如今波蘭的弗洛斯瓦夫(波蘭語 Wroclaw,德語B reslau),父親當律師,母親是小提琴手。三姐妹除了上學,家中父母也賦予她們傳統的德意志文化教養,要勤習德國古典名著,外語和各自學一種樂器,大姊鋼琴,二妹小提琴,小妹妹大提琴。因做父親的很著重外語,告訴女兒們懂幾種外語猶如擁有幾個靈魂,逢週日全家只許以法語對話實習。當小妹(1925年生)的阿妮達覺得荒謬可笑,她寧可一整天半句話都不說了。可是她可以加入家中舉辦的四重奏音樂。

  好景不長,希特勒納粹政權掌權第五年的1938年秋,以巴黎一位使館小官員被一名德國猶太青年殺害為借口,於十一月九日夜間發動了一場到處突襲打砸猶太人商店和住房的玻璃窗(史稱:十一月大浩劫 Novemberpogrom 或“帝國水晶玻璃之夜”Reichskristallnacht),破壞和焚燒了猶太教堂,公開地全方位地拘捕,關押或逼走猶太族裔公民。1941年,她們父母親還能設法先把大女兒送去英國避難,不久父母雙雙被捕,女兒們完全不知父母命途下落。其實當父親的還曾經參加過德軍第一世戰並獲獎鐵質十字勳章。父母被抓走後,兩姐妹 Renate 和 Anita 隨即被送入孤兒院並在一造紙廠勞動。據說她們父母1942年被關入另一集中營後不久即被殺害。

  兩姐妹不甘願因血統出身背景而將遭殺害的命運,設法逃脫納粹政權屠殺猶太族裔的魔掌。她們假手工廠裡的法國勞工,設法以假證件離開德國前往法國,可是還在弗洛斯瓦夫的火車站裏,她們即被 Gestapo(納粹秘密警察蓋世太保)抓捕。一年多後的1943年冬,姐妹二人被分開轉押,以載運牲畜的火車廂運送到奧斯維辛集中營。

在奧斯維辛集中營的日子

  到了該集中營,女囚徒們都必須脫光衣服,頭髮被剃光,阿妮達的左手臂被刺青紋入69388的數字。隨即排隊之時,同是囚徒的一女青年負責點名,突然對阿尼達問七問八,之前所干何事,她也不知何故說她拉大提琴。點名女青年馬上對她說:“那很好!”又抓住她說:“你旁邊站著,你有救了,你只要這裡等著”。 原來奧斯維辛集中營裏有一隊女子樂團,說是樂團,其實只是以小提琴,手風琴和曼陀林琴為主,還沒有低音的樂器。不久一位衣著講究和披了頭巾,氣質高雅的女子樂隊指揮 Alma Rosé (註)帶走阿妮達,人家給了她只配有三條弦的大提琴。此後阿尼達和那40人的樂團早晚要奏樂陪伴囚徒們出工返工,有一次還奏樂給來自匈牙利大批猶太囚徒們走入毒氣室,如同給他們奏挽歌。納粹集中營的劊子手們也需要有樂團音樂取樂,以消除篩選囚徒先死後死的“勞累活”。樂團成員就此苟延殘喘還免遭輪到入毒氣室之死。在該集中營,姐妹二人又偶然地重逢,阿妮達常把那時賴於存活的一點食品分給二姐,使二姐沒在集中營裏病死餓死。

  1944年10月,蘇聯紅軍反攻納粹侵略軍,大軍臨奧斯維辛之前,納粹政權下令遣散和調回還來不及處死的“關外”集中營囚徒。阿妮達和姐姐 Renate 被遣送到漢諾威以北的另一集中營 Bergen-Belsen。那集中營設備更糟,被關押的猶太囚徒已太多,爆滿木棚,眾多囚徒們被擠入簡單的帳篷裏。饑寒交迫和傳染病導致每日有囚徒們大量死亡。1945年初,反納粹政權的英美蘇聯軍節節勝利,1945年4月15日英國軍隊攻佔和接管該集中營,解救了正瀕臨餓死,病死的六萬名男女囚徒,集中營的場景慘不忍睹,到處是成堆腐臭難聞的屍體。著名的 Anne Frank 既死於該集中營裏。

  阿妮達姐妹終於也獲得解救倖存。二姐能說英語,立即成為英軍翻譯,也把妹妹阿妮達不管水平如何拉進來變成英軍文職隨員。幾個月後在審判集中營納粹監管頭頭時,阿妮達也出庭作證。等了不耐煩的十一個月,兩姐妹終於在英國的大姐 Marianne 的幫助下經比利時同去英國。

肩負歷史真相的責任

  阿妮達在英國又繼續拉她所喜愛的大提琴。她參與創立1948年組成的英格蘭室內樂團-English Chamber Orchestra (ECO)。50年代初和鋼琴家 Peter Wallfish 結婚,兒子 Raphael W. 後來也成為國際上有名的大提琴家。看到兒子和孫子都成為專業大提琴手,年過六十五的阿妮達決定離開樂壇退休了。她說在她的演奏生涯中認識了不少音樂圈子的人才,特別惋惜過早去世的同行朋友-傑出的女大提琴家 Jacquelin Du Pré 。

  筆者1969年在倫敦 Royal Festival Hall 欣賞過 ECO 演出,其中一個節目是 D. Barenboim 指揮 Pinkas Zukerman 演奏的 Mozart 第五號小提琴協奏曲,其時阿妮達必在台上拉她的大提琴,可是她還沒寫出自傳,沒再來德國,大概沒有多少人知道,原來大屠殺的倖存者中有那樣的音樂人才。

  她二姐 Renate 成為 BBC 記者,和一位德國名記者同行結婚,後來移居法國南部居住至今。大姐 Marianne 因難產分娩後即過世。真是“福系禍所伏,禍系福所倚“。

  僥倖脫離了兩處人間地獄,阿妮達發誓永不踏上德國國土。她長時期不參加樂團去德國的演出。到了1994年樂團去德國 Hannover 附近的城市 Celle,她說此行她願意去了,因為 Celle 離 Bergen-Belsen 集中營不遠,她想再看一看那個囚禁過她的地方。另外她說,那些兇手們都不存在了,她無須看到德國人的臉孔就自發性地問道,他們是否曾是參與殺害雙親的兇手。來到德國之後,感觸良多的行程又使她肩負新的使命,寫下回憶錄《 繼承真相 -Inherit the Truth 》一書留給後世。此後經常來到德國各地給學校學生們講述那段說不盡的希特勒納粹政權滅絕人類的罪惡史。

  註:Alma Rosé 是1906年出生的維也納優秀女小提琴師,是晚期浪漫派作曲家馬勒 Gustav Maler 的外甥女。其父曾是維也納交響樂團數十年的首席琴師。Alma Rosé 1941年在荷蘭期間,為了躲避納粹軍警佔領荷蘭後開始抓捕荷蘭猶太人而逃去法國南部,結果於1942年在 Dijon 還是被德國軍警抓到,押送去奧斯維辛集中營。1944年 Alma Rosé 不知何故在集中營裡中毒身亡。







wmy 在 11.02.15 14:19 作了第 3 次修改

wmy

文章數 : 6601
注冊日期 : 2012-11-08

回頂端 向下

(丘詳銓)大提琴救了她的命 Empty 回復: (丘詳銓)大提琴救了她的命

發表  evachan 11.02.15 13:45

我在2011年們參觀過波蘭奧斯維辛集中營。

在這個猶太人心中永遠的痛,數以百萬的冤魂似乎久久不去,整個集中營都瀰漫著默默的哀悼氣氛。博物館中的玻璃展示櫃中那成噸重的女囚頭髮,以及陰森的毒氣室、恐怖的焚化爐,時時提醒人們,不要重蹈歷史的覆轍。

我和其他人一樣,參觀時就有一種心情沉重、毛骨悚然的感覺。即使離開了那兒,難過的心情久久仍不能平復。

evachan

文章數 : 513
注冊日期 : 2012-12-04

回頂端 向下

(丘詳銓)大提琴救了她的命 Empty 赤柬的殘暴

發表  古月語 12.02.15 10:55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
摘自http://blog.wenweipo.com/?309525/viewspace-41980

西哈努克沒想到,他一回國,就遭到波爾布特軟禁。

對紅色高棉來講,西哈努克的存在有助於新政權的合法性,還可以在國際上為「民主柬埔寨」政府爭取合法地位。可是,在他扮演完波爾布特分派的兩個角色之後,便被軟禁在王宮,畫地為牢,不得與外界發生聯繫,並被迫提交辭呈。

1976年4月14日,民柬召開第一屆人民代表大會,成立了以喬森潘為主席的國家主席團和以波爾布特為總理的民柬新政府。兩天後,毛澤東致電喬森潘和波爾布特,指出:「中國人民非常高興地看到,柬埔寨正在發生著巨大而深刻的變化。我們相信,柬埔寨人民在柬革命組織的正確領導下,必將取得更大的勝利。」

波爾布特也是毛澤東的老朋友了,早在1965年11月,波爾布特就曾到中國進行訪問,並一直逗留到次年的2月。這時正是毛澤東醞釀和發動「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時期,陳伯達、張春橋等人給他講述了「中國的革命理論和實踐」,特別是「槍桿子裡面出政權」、階級鬥爭、無產階級專政、無產階級國際主義等理論和經驗。柬埔寨全國「解放」後,在新政權領導層的會議上,波爾布特提出:我考慮了很久。我想了兩句口號,作為我們今後工作的指導方向,大家可以討論一下。我看是不是可以用「建設國家,保衛國家」來概括我們今後的任務。

波爾布特的建國藍圖是,在國家政權建設方面,徹底摧毀舊的政府機構,由柬埔寨的「無產階級」執掌各級政權的大印。在經濟體制變革方面,廢除貨幣和市場,推行配給制、按需求分配;廢除私有制,實行公有制、集體化,開辦公共食堂,開展農業合作化運動。在思想文化改造方面,鼓勵普及教育;挑戰作為國教的佛教傳統,視宗教為精神鴉片,動員僧侶下田參加勞動;暫時終止郵政通信聯繫,以防反革命的串聯活動;廢除主僕關係;提倡純潔樸素,禁止佩戴首飾、穿華麗服裝。在保衛新生政權方面,集中力量鎮壓反革命,堅決將「那些擋住革命道路的人統統踩到腳下」;甄別全社會人員的階級屬性,明確階級陣線,分清敵我友;同時高度警惕外國帝國主義和敵視柬埔寨革命的反動勢力的進攻……

此後,僅僅幾個月內,波氏的「藍圖」便已席捲全國各地。在毛澤東的讚許與鼓勵下,波爾布特推行了一條比中國的「文化大革命」更為左傾的路線,要在經濟基礎十分薄弱的柬埔寨進行無階級差別、無城鄉差別、無貨幣、無商品交易的「社會主義實踐」。消滅富人,追求平均;消滅城市,遷出居民下鄉務農;毀掉傢俱、電視、冰箱、汽車等等「奢侈」 物品;以革命性的名稱更改街名;解體家庭,成立男、女勞動隊強制勞動;改造知識分子,如不能脫胎換骨,就從肉體上予以消滅……

1977年,波爾布特又開始實施一項「四年計劃」,其核心就是走農業集體化、合作化道路,並提出了「超大躍進」的口號。於是浮誇之風盛行,隨之而來的即是人民口糧的減少,餓死人的事情頻頻發生。中國「大躍進」的悲劇在柬埔寨重演了。

波爾布特借口防止反動勢力串聯,還取消了郵電和公共交通,老百姓不能通信,非公差外不得離開自己的工廠和合作社外出。國內的汽車、火車只供政府機關和軍隊使用,乘坐者必須有單位的公出證明(因廢除貨幣已無法買票)。在此空前的封閉隔絕狀況下,除了秘密外逃者,普通民眾全被禁錮在固定的土地上,被拆散了家庭的數百萬人不僅三年多時間裡無法相聚,而且大都不知親人的下落。

為了「徹底改造資產階級思想」,波爾布特又規定知識分子不許相互通婚,如男學生必須找農家女,且由領導指定。人們到舉行集體婚禮時對號入座,方知「組織安排」的配偶是何等模樣。已婚的青年男女又大都被分開編組,一兩星期才允許團聚一次。孩子七歲以上必須離開父母,集中參加放鴨、編織一類勞動。波爾布特還不無得意地誇耀這種「創舉」,稱其能徹底消滅家庭私有觀念。實際上中國一百多年前的太平天國實行男營、女營制,就已經做過這種農業社會主義的可悲嘗試,波爾布特只不過是以革命的名義重蹈覆轍而已。

為了鞏固權力,排除異己,波爾布特發動了「純潔黨組織」的運動,黨內、軍內一次次的大清洗,來勢兇猛,搞得人人自危,許多柬共元老、民柬政府高級官員以「叛國」、「反黨」等種種罪名被捕入獄,十餘萬人遭處決。民柬革命軍總參謀部中除了總參謀長宋成一人外,所有人員都被捕殺。據金邊陷落時被繳獲的肅反機構「S-21」的口供記錄,連宋成也列入了黑名單,只因他在前線指揮而得免。但到了1977年,宋成一家老小11口,還是被波爾布特的衛兵殺死了,波爾布特還下令用汽車碾壓宋成一家的屍體,其狀慘不忍睹。

從1975年春到1978年底,波爾布特執政的政權三年又八個月,就使柬國人民「非正常死亡」了三分之一(據《國際統計年鑒》1995版),柬方現已發現被集體屠殺後埋葬的屍骨共1205662具。據說,行刑者為節省子彈,乾脆用鋤頭鏟斷囚徒的腦袋。波爾布特的名字,已成為恐怖和殺戮的代名詞,而其領導下的民柬社會,也被稱為「殺戮之地」







 (丘詳銓)大提琴救了她的命 309525_201210191258291q9cY


據柬埔寨歷史資料收集中心報告,他們在美國、澳大利亞、荷蘭三國的協助下,在全柬170個縣中的81個縣進行了勘察,在9138個坑葬點發掘出近150萬個骷髏。
柬埔寨華人由於知識分子比例較大,故受害程度尤深。
當時占柬埔寨全國人口極少部分的華人大多在經濟上比較富裕,都被劃入「資產階級」陣營,從而使其面臨著比高棉民族更為嚴峻的階級鬥爭的壓力。波爾布特甚至宣佈「華僑都是資產階級,有史以來都是吸柬埔寨人的血」。貢布、波蘿勉、柴楨、磅湛等省連續發生逮捕華人的「紅色恐怖」,許多人被處以死刑或苦刑。即便是柬埔寨共產黨內部的上層華裔幹部如符寧、胡榮、張東海等,最終也遭到清洗。更有甚者,華人在家中講華語,亦會被疑為搞特務活動而被捕。
1974428日,發生了著名的「桔井事件」:大批從前線回來的紅色高棉軍人開進桔井市中心,把輕重機槍擺在街上,對準華人的住宅,限令全市華人立即到農村種田,並拘捕了罪名是煽動華人回中國的嫌疑分子100多人,這些人大部分受了苦刑,有的甚至被折磨死。
1975417日,紅色高棉軍隊以「美國飛機要來轟炸」為借口,通過廣播喇叭要求金邊全體人民立即疏散到農村。到了次日,因人們心懷疑慮,響應者寥寥,軍隊便全城鳴槍,用武力威逼市民按指定路線立即撤出城裡;一周後,全城數百萬人悉數撤走,金邊變成了一座空城。因出城匆忙,所帶食品、行囊不多,百萬市民在炎炎烈日下顛沛流離,忍饑受累,被驅往遙遠未知的他鄉,許多人染病倒斃途中。平日不干重體力活的華僑商人和家庭主婦(尤其是纏過小腳的老年婦女),更經受不住旅途的折磨,死亡比例很大。
這次「疏散」行動一直持續了好幾個月,疲憊不堪的金邊人(包括華人)被指定在偏僻閉塞的鄉村中或荒蕪人煙的深山密林裡安家落戶,開始農墾生活。但是,他們缺乏起碼的工具去搭建賴以寄身的茅柵,當局分配的口糧又嚴重不足,加之醫藥奇缺,結果許多人又死於霍亂、水土不服和瘧疾。
據齊堅先生《紅色高棉時期柬埔寨華人的遭遇》(發表於《炎黃春秋》1999年第9)一文披露,民主柬埔寨國前夕,柬埔寨華人達60萬之眾。而經過紅色高棉三年浩劫,華人人口數量大幅下降到30萬左右。也就是說,有50%的華僑死於非命。文章寫道:「在他們財產蒙受重大損失、生命受到威脅時,柬埔寨華人確曾基於自己的中國僑民身份,尋求過祖國政府的解救。然而,他們未能看到來自中國方面的任何公開的正面的反應。」
華僑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自稱是「毛澤東的學生」、受到中國大力援助的波爾布特,為什麼如此凶殘地對待華僑?

 (丘詳銓)大提琴救了她的命 309525_201210191258351b5tm

毛澤東會見紅色高棉領導人波爾布特(中)、英薩利


1975621日,毛澤東在中南海會見了柬共中央總書記波爾布特。在一個小時的會見中,毛澤東詳細講述了路線鬥爭問題,他說:「我們贊成你們啊!你們很多經驗比我們好。中國沒有資格批評你們,五十年犯了十次路線錯誤,有些是全國性的,有些是局部的。你們基本上是正確的。至於有沒有缺點,我不清楚。總會有,你們自己去糾正。」
波爾布特說:我從年輕時起就學習了很多毛主席的著作,特別是有關人民戰爭的著作。毛主席的著作指導了我們全黨。
623日和27日,周恩來也兩次在醫院會見波爾布特。826日,周恩來又在醫院會見即將返國的西哈努克親王和喬森潘等人,他特意提醒說:社會主義道路不是容易走的,中國現在正在這條道路上前進,這是一條漫長的道路。
827日晚,毛澤東又會見了西哈努克親王和喬森潘等人。他希望喬森潘能夠轉達他的意思,不要虐待莫尼克公主和親王的兩個兒子西哈莫尼與納林卡朋,不要強迫他們從事重體力勞動。希望西哈努克不要辭去柬民族統一陣線主席的職務。毛澤東說,紅色高棉與西哈努克之間只有一點分歧,但是卻有四點一致。因此,親王不應當與紅色高棉分道揚鑣,而是應在高棉人民和國際社會中表現出對這個新生政權的堅決支持。對此,西哈努克禮貌性地微笑著沒有作答。
不過,當時無論是毛澤東還是西哈努克親王都沒有想到,西哈努克一家回國後即遭到軟禁,被迫中斷了與外界的聯繫。波爾布特甚至還將他與自己的子女分開,在他的14個孩子中,即有5個死於紅色高棉執政時期,受迫害的皇親更難以計數。
周恩來病逝後,西哈努克不能獲准前往北京與他的老朋友做最後道別;19769月,西哈努克通過收音機得知毛澤東逝世,他給政府寫了五封信,要求去中國大使館悼念,哪怕夜裡去也行,但始終沒有得到答覆。
中國對西哈努克的消失頗感憂慮,於19781月派西哈努克最尊敬的周恩來的夫人鄧穎超訪柬,並提出會見親王。西哈努克聞訊欣喜若狂,很想見她一面,但未獲批准。柬方答覆鄧穎超說:「西哈努克拒絕見任何人。」最後,鄧穎超只獲准從一幢大樓的窗戶上瞥見西哈努克的背影。

 (丘詳銓)大提琴救了她的命 309525_2012101912584114NoA

1978年,「紅色高棉」領導人波爾布特訪華,華國鋒在天安門廣場主持歡迎儀式。


197812月,波爾布特的老部下韓桑林脫離民柬,成立了「柬埔寨救國民族團結陣線中央委員會」,並發表聲明,號召人民起來「推翻波爾布特英薩利叛徒和暴逆集團」。紅色高棉年輕將領洪森目睹波爾布特的血腥大清洗,對這一政權感到絕望,也投靠越南,請求越南出兵拯救柬埔寨。1978年聖誕節,越南10萬「志願軍」大舉進攻柬埔寨。
197915日傍晚,喬森潘來到西哈努克的住所,告訴他波爾布特想見他,西哈努克立刻同意了。
西哈努克與喬森潘乘車前往民柬政府大廈,波爾布特在大廳中迎接親王,這是西哈努克1973年以來第一次見到他,兩人友好地握手。
波爾布特滿臉堆笑,彬彬有禮:「親王殿下,非常抱歉,不得不將你請來,讓我們呆上幾小時,我首先向您通報當前的形勢。」波爾布特嚴肅起來,接著就介紹了戰場形勢。
最後,波爾布特十分鄭重地,帶有幾分懇求的口吻說:「形勢非常緊急,我們必須撤退,現在恐怕是需要你幫助我們的時候了,因為你在聯合國很有名望,您願意幫助我們嗎?
「我同意,因為你們始終在捍衛民族獨立和國家尊嚴!
「謝謝您,謝謝您。」
「我要盡我最大努力,以確保聯合國安理會對柬埔寨的支持。」
「我們將在兩個月內把越南人趕出柬埔寨!」波爾布特發誓。
「主席先生,祝你們成功。」 親王說。
波爾布特最後說:「從現在起,您自由了,您可去中國,如果回來,我們仍然歡迎。」
16日早晨,西哈努克一家乘波音707飛機飛往中國。
西哈努克離開金邊的次日,197917日,越軍佔領金邊。越南人見到的不是奮起反抗的柬埔寨人,反倒是興高采烈、「簞食壺漿以迎王師」的柬埔寨百姓。
每年的17日,越軍佔領金邊的這一天,成了柬埔寨全體國民放假一天的正式假日——「大屠殺逾越日」。據柬埔寨《星洲日報》200918日報道,200917日,成千上萬的柬埔寨人聚集在國家奧林匹克運動場,紀念越南解放柬埔寨30週年,柬埔寨參議院主席謝辛在致詞時表示,這個紀念日的意義重大,標誌著「柬埔寨歷史中最黑暗的一頁」已告一段落。謝辛特別感謝鄰國越南「拯救了柬埔寨」,高度評價越軍為消滅紅棉政權屠殺人民的暴行作出的重大犧牲,及時阻止了柬埔寨人民遭進一步屠殺的厄運。
西哈努克偕夫人莫尼克抵達北京時,鄧小平、李先念、鄧穎超等黨和國家領導人在機場迎候。鄧穎超安慰西哈努克說:我們之間不是才幾年的朋友,而是二十幾年的朋友了。請親王相信,我們中國人說話算數,對朋友是講信義的。西哈努克則激動地答道:我完全相信。我熱愛中國,把中國當作我的第二祖國。當鄧穎超允諾說「中國永遠是親王的朋友,親王可以長久住在中國」時,西哈努克感激地表示「完全聽從中國人民和鄧穎超夫人的安排。」
2005115日《揚子晚報》的文章,在越軍入侵時還出現了一件在古今中外外交史上都算得上是匪夷所思的事情。中國大使館在大使孫剛的帶領下追隨波爾布特殘部退入柬埔寨西部原始森林,在越軍的追擊下連續多日行軍並在雨中睡覺。後來在森林裡搭起三間草屋作為臨時「大使館」,靠吃象肉和野生動物為生,堅守外交崗位47天。
217日,「對越自衛反擊戰」爆發。

 (丘詳銓)大提琴救了她的命 309525_201210191258461OerA

晚年的波爾布特在叢林中受到昔日部下的審判。


1998416日夜,曾經叱吒一時的紅色高棉領袖波爾布特因心臟病發作,在柬泰邊境地區去世,終年73歲。
西哈努克聞訊向記者發表談話說:波爾布特的去世是使人民感到寬慰的事情。他說,波爾布特之死結束了柬現代史上最恐怖的一章。翌年初,西哈努克又宣佈:如果國際法庭審判紅色高棉領袖,他願意放棄自己在憲法上,以及皇家身份所享有的豁免權,出庭受審。
西哈努克去世前在接受鳳凰衛視採訪時又談到他被波爾布特軟禁的經歷,他說:「我沒有看到過刑場,實際上我也是被關在皇宮裡的犯人,完全被囚禁了,我只能見到一個人,就是喬森潘,他有時來皇宮,也只是打個招呼,你好,過得怎麼樣?我曾經試圖爭取他或者波爾布特允許,比如在我過生日的時候,能看到孩子和孫子們,但是他卻說不行,不行,他們離金邊很遠,他們身體很好,在我們新的共產主義社會,請不要老想著家庭生活,我們必須認真考慮國家、祖國的命運,而不是自己的家庭生活。」
西哈努克說:「我沒有看到任何殺戮,但是在我無數次的夢裡,我看到他們正在那些所謂『合作社』中遭受著紅色高棉的殘害,實際上那就是集中營,小型集中營,真是才慘了。我的5個孩子和14個孫子就被送到了那裡,他們全都被殺害了。」
柬埔寨共產黨稱赤棉或赤柬,1951年成立時前身為印度支那共產黨柬埔寨支部,1966年改名為柬埔寨共產黨,1981128日宣佈解散。據統計,赤棉統治期間的死亡的柬埔寨人估計超過300萬。
(丘詳銓)大提琴救了她的命 185358f3o6vhsshbgss5if
波爾布特在柬埔寨進行無階級差別、無城鄉差別、無貨幣、無商品交易的社會主義實踐:取消城市、廢除貨幣、解散家庭……這場被赤棉領導人稱為前無古人高棉革命,據不同的統計,赤棉統治期間的死亡的柬埔寨人估計超過300萬,占當時柬全國人口的近一半。(丘詳銓)大提琴救了她的命 184854xqi8ooctan0oojcc
1975年,柬埔寨金邊,無家可歸的兒童
(丘詳銓)大提琴救了她的命 185005q3r5sls52t6v3arr
柬埔寨Kampong Cham省,被赤棉強制參加勞動的民眾。
古月語
古月語

文章數 : 665
注冊日期 : 2012-11-06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