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用欄目


Join the forum, it's quick and easy

公用欄目

(丘詳銓)脫歐有感隨筆

向下

(丘詳銓)脫歐有感隨筆 Empty (丘詳銓)脫歐有感隨筆

發表  wmy 28.02.17 8:35



脫 歐 有 感 隨 筆
丘詳銓
2017年2月5日

  《三国演义》開篇第一句:“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從历史之演进只看其分分合合,不看分合的因由背景,七百年前的羅贯中在代表作那頭三句,已概括性道出世局分合的演變律。记住了,心理上可静觀其變,處驚不變。

  話說二戰後,德高望重的英國前首相邱吉尔(Winston Churchill)希望能有一個类似美國的“欧罗巴合眾國”的建立,歐洲不该像戰前陷入的分裂状態。邱吉尔显然并不是也想大不列颠(Great Britain)的加入,联合王国(U.K)自该一如既往保留在自己海岛上,走自己大英帝国一贯獨立我行我素不受羁绊的路子。因此联合王國不参与歐洲经济共同體成立前的各種商讨。上世纪戰後的六十年代,大不列颠的经济呈衰弱走下波,大小工潮年年有,月月有,而歐洲经济共同體的经济增長强劲,英國保守党和工党都看到有利可图,多次谈判入盟,可是两次遭法国總统戴高乐否决權抵住。他下台後至1973年初,在保守黨执政下,联合王国和丹麦,爱尔兰一齐被接受加入共同市场,變成連横包罗九國,壮大了西欧经济市场。

  单就筆者個人而言,其實是典型的anglophil,就譯成“好英”或“親英份子”吧,如同舊殖民地的一些遗老遗少們那样。這是和本人九歲開始,每天上午先去一间私人英语補習學校學英语“洗脑”有關。屈指一算,到离开雅加達赴德國留学之前,前後十年共走讀了四間補習學校,消磨了十位英语教师,还没算進學校里初中的張揚興老師,高中时的林海珊老师(同我們一起在樂隊拉過提琴的)。最後也去找上她家補習的楊戴芳老师,一位在廣州念了英语系又回到雅加達的儀表不凡的好教师。父親就是要兒子早早學好英语,此其一。

  记得我們學校的英语课本有大家熟知的Mr. Priestley一家,念到倫敦维多利亚火車站,還有不能理解到有多好吃的布丁(Pudding)等等。後来知道了莎士比亚的《王子哈姆雷特》、《仲夏夜之梦》,英國女王家族、享誉全球的牛津剑橋大學等等。英语書本里的精神文化渗透在起一點反作用,稍微中和笼罩着當时印度尼西亚華僑的另一種意底老積(Ideology意识形態)。

  1969年初秋第一次飛過海峡去倫敦。一到维多利亚車站,這名字多熟悉,到處是英文的地方多亲切啊。可是車站里和出去街上睁眼一看,到處是黑黝黝的印度“阿差”們或黑人,這到底是什么人的国家?

  在牛津區找了一家英语學校去補習。因爲學了德语,把原来就不大稳固的英语文法搞得一塌糊涂,把過去在印尼學的英语如付之東流丢了。六周的加强學習和在當地每日會話练習之後,看英语生理學的書反而比看德文的容易懂。(不知是否有意,用德文去寫就得那么复杂難懂!)

  倫敦值得看的文物可太多了,British Museum 是名符其实的博物馆,“十全老人”乾隆的龍椅摆在你眼前,當时想一定是從紫禁城里偷来的,心里有點儿忿忿。去看了一下牛津,很吸引一個學者,尤其是各個学院里的绿茵草地都被护理的像地毯那么美,真羡慕人家能在那里上大學。1978年後隔三差五就经常去倫敦了。近十年來還去了五次劍橋拜訪物理教授梁維耀學長,說定了來生也去劍橋讀書!此其二。

  近年来,每每去老温莎(Old Windsor),總要路過Runnymede,那是1215年签署《大宪章 - Magna Carta)之地,是英國民主體制的萌芽。每次路過时,開車的長兄總是要一提再提,他特别欣赏英國的民主自由和君主立宪制。是的,1688年的光荣革命(Glorious Revolution)和1689年颁布实施的權利法案(Bill of Rights)确定了世界上第一個君主立宪制,确保了联合王国的長治久安(後来北爱尔兰两个宗教派别不同的族群争斗是例外的)。此其三。總之,筆者個人對英國太多好感,像喜歡法國和義大利那樣。其實作為歐洲華人,我喜歡整個歐盟的多元文化和二十多年的和睦共處,來去自由,貨幣統一。

  去年联合王國脱歐投票表决,對欧盟是利害攸关震动世界的大事。如今事到临头,當今女首相文翠姗說要來個硬脱歐,不走挪威或瑞士軟模式。欧盟的政治设计不是没有缺陷,有时也给老百姓那种“小事認真,大事无谋”的感觉,舆论批评說的“布鲁塞尔的官僚主义”龐大機構人浮于事,也非空穴來風。可是筆者說過“结婚容易离婚難”,脱歐是繫国家和歐陸政經各方面大事,条约、协定達兩萬一千條的复杂牵连,据说每日最少須審視商討51項才能在一年半之內梳理清楚。脱歐後的联合王國赢回了自己的主權自主,可以封關,不再給更多的波蘭人來和他們搶工作佔住房,可是再也不能钳制欧盟和影响其决策,其它方面的影响今後只有该國公民才能體會。

  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给朋友譯出這三句,拿中国有编年史录的2738年历史回顾,历史演進实在是如此。

  有人说全球化能更好地消滅南北的贫富差距,可现在是民族主义回升,民粹主義狂飆反精英建制派統治,甚至更极端的思维倾向咄咄逼人,脫歐是否是歐盟解體的前兆?






wmy 在 05.03.17 16:21 作了第 1 次修改

wmy

文章數 : 6616
注冊日期 : 2012-11-08

回頂端 向下

(丘詳銓)脫歐有感隨筆 Empty 回復: (丘詳銓)脫歐有感隨筆

發表  wmy 01.03.17 13:32

  丘醫生的文章很有深度。

  我一向很喜歡閱讀「感想」一類的文章。因為每一個人對同樣的事物有不同的想法、看法,反正多聽沒有壞處。尤其丘醫生身處歐洲,見得多,聽得廣,又有自己的獨立見解,我們讀了獲益不淺。

  不談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有關對英國的見解,我是認同的。

  我很喜歡歐洲,不管是西歐、東歐、北歐、南歐,我都喜歡,慶幸自己在比較年輕的時候遊歷過歐洲不少國家和城市,現在有不少地方已經不安全了,恐怖分子的破壞讓美好的景點佈滿陰影,想起來就害怕和無奈。

  希望丘醫生多多寫佳作供我們欣賞、學習。





wmy

文章數 : 6616
注冊日期 : 2012-11-08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