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用欄目


Join the forum, it's quick and easy

公用欄目

人類將來的發展-從智人到神人(一)--- 華祁石

向下

人類將來的發展-從智人到神人(一)--- 華祁石 Empty 人類將來的發展-從智人到神人(一)--- 華祁石

發表  ho kei cheung 10.06.20 14:35


20200106083707o3u7s.png

人類將來的發展
從智人到神人(一)

華祁石 2020-06-10
前言
        2020年初,在瑞士滑雪胜地达沃斯(Davos),举办了“世界经济论坛”(WEF,World Economic Forum),旨在聚集各国政要与商贸巨头,对气候变化、可持续发展和经济包容等问题,交换意见。于高峰会议的旁边,却冒出了一位与众不同的学者(有如在闹市的横街小巷,摆上一个地摊),主办特别讲座,题目是:“人类如何活过21世纪?”由于科技的发展,大部分的人将成为无用的废物,拥有人工智能的机器人会支配世界,并可以代替军队来控制他国。
       这位警世预言家就是以色列作家赫拉利(Yuval Noah Harari),1976年出生,青年才俊,牛津大学历史学博士,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历史系教授,是全球瞩目的思想家。他几乎无所不知,对政治、宗教、文化、科技等等,都有深入的研究。我趁着新冠肺炎蔓延时期,居家隔离,有充分时间来看他写的两部国际畅销书《人类简史》(Sapiens: A Brief History of Humankind,2011年出版)与《未来简史》(Homo Deus:A Brief History of Tomorrow,英文版在2017年2月21日才出版,而奇蹟的是,2017年1月16日就已经可以买到这本书的中文版)。前者是讲述人类祖先如何进化为智人、走出非洲丛林、统治世界的故事,后者是远眺人类的未来,以宏大视角,审视人类的终极命运。《人类简史》是讲过去,《未来简史》是讲将来,两本书前后呼应,文字平易近人,有趣易懂,已被翻译为44种语言。
下面我的閱讀心得
一.人類的過去
        首先谈谈《人类简史》。此书讲述人类在漫长的进化史中,活得不容易。某些原始人基因突变,获得了联合想象的能力,头脑比其他生物灵活。约30万年前,人类始祖在非洲出现,有九种不同的原始人,他们的头颅就已经发达到今天的大小;约20万年前,原始人学会了生火取暖,吃熟肉热菜,容易消化与吸收,身心各方面都蓬勃发展;在激烈的生存竞争之下,约10万年前,原始人就只剩下了智人(Homo sapiens)一种。约7万年前,终于不再攀爬,站立了起来,手慢慢变短,脚慢慢变长,开始用两条腿走路,既可以行得远,又能跑得快,双手快速变化,开始制作简单的工具,头脑更发达,渐渐群居生活,创造了语言,增加了互相沟通的能力,战胜了洪水猛兽,登上了自然界食物链的顶端,避免了无数其他动物的灭绝命运,成了地球的霸主。约1万多年前,智人步入了农耕畜牧的时代,不必再费时费力去搜猎,有余闲从事文艺与社团活动,人口开始膨胀,成为世界历史舞台的主角;其最宝贵的原因是逻辑思想、分工合作与高效组织;掌握大量生产资料后,开始奴役或控制其他人,进入专制集权时期,构建了国家、社会、军队。为了更好的统治人郡,又创立了宗教秩序、意识形态。约500年前,科技革命,经济增长,社会发达,终于克服了瘟疫与饥荒,过上了相对安稳的生活。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参与贡献劳动力,产生价值,普通人便诞生了与特权阶层分权的想法,加上教育的普及与知识的增长,人类开始破除宗教迷信;而且工业社会的发展,需要大量劳工,资本主义的发展需要保护私有财产,经济的增长需要每个人各司其职、贡献价值,所以创造了天赋人权,重视每个人的感受,承认自由平等;于是人文主义应运而生,民主自由时代终于来临。匈牙利的爱国诗人裴多菲·山陀尔(Petöfi Sándor,1823-1849)的名句:“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说明工业化时代,大部分人对心灵自由的嚮往。于是,人文主义成为一种时尚的宗教;传统宗教主义崇拜神,而人文主义崇拜人,专注以人的体验,如知觉、情绪、想法、欲望等。人文主义的精神支柱是客观的科学,而不再是自己编造出来的上帝。赫拉利对宗教持着怀疑的态度:“它给人们许诺,只要你遵从这套法规,你就能得到好处。”宗教是人类给自己不理解的世界,虚构出一种可理解的逻辑,给自己不能主导的自然现象,一种超现实的神性,把对一切美好的期待,都献给对超自然神性的依赖,让自己面对一切未知和不确定的事故,多一些情感层面的坚强,不会轻易崩溃。信仰上帝能够激励信徒们促成温馨的事情,如博爱、怜悯、接受不幸的命运等等,有正面的作用。
        在狩猎时代,智人遵循大自然的准则,相信神灵;农业时代,智人得以控制其他动植物,但对自然科学的认知依然有限,有神论仍然盛行;到了工业革命时代,科技的发展,让智人得以掌握世界运转的规律,民识大增,智人开始疏离宗教,认为人类的生存与进化,不是神的意旨,而是试错(Trial and Error)的结果。赫拉利在书中说:“人类是能够相信虚构概念的物种,因而能够展开大规模的合作。人类的行动没有什幺神圣的整体计划;如果整个地球明天就爆炸消失,整个宇宙很可能还是同样运行下去。人类对生活所赋予的任何意义,其实都只是错觉。”他的想法很现实、冷酷。
二.《未來簡史》
一书的重点是生物算法
        赫拉利很注重生物算法,强调生命就是数据处理,即进行计算、解决问题、做出最好决定的一套有条理的步骤。算法(Algorithm)并不单指数学计算,而是计算时采用的方法。人类的生存,时时刻刻都要作决择,要经过算法来处理,以权衡利害;算法可视为思想、感觉、欲望与行动的总和。例如,猴子看到挂着的一串香蕉,但是附近有一只豹;猴子想冒着生命危险去摘香蕉,就得先估计一下自己行动的速度与豹的反应;如果饥饿难忍,决定要去抢香蕉,那幺猴子就可以瞬间感受到一股力量充满四肢,肌肉紧绷,血脉膨胀,帮助它快速冲向香蕉并逃离豹的追踪。最终,能够传承到今天的各种生物,都是适应环境的算法高手,否则早上就被淘汰。而人类通过读书、思考、实践、教育,不断提升生物算法,成为佼佼者。
        具备了神经系统的高级动物才有生物算法,可以说是理性的代名词。其他动物依靠本能和欲望而生活,但是人类却加多了一种严谨的算法,起了制约欲望的作用,虽然感性往往会脱离理性的缰绳,变成野马。事实上,人生的目标、价值与意义,大多是由欲望来确立的;深思熟虑的理性,往往只供参考。理性当然希望选择出对自己有利的东西,但理性常常会犯错误,常常会比不上感觉、直觉。人的存在,还有实现目标过程中的各种体验,与达成目标的满足感。欲望铸就野心,野心推动前行,促使人不断设定更大的目标,所谓人望高处;恰恰是意识设定了目标,而生物算法只是帮助完成这个目标。所以,人是过程与目标的统一体,是算法与意识的统一体。
三.人工智能的挑戰
      《未来简史》这本书有三个主要部分:就是智人(Homo sapiens)征服世界,智人为世界赋予意义,智人失去控制权;人类将一步步从智人演变成神人(Homo Deus,超人,智神)。
        自文艺复兴以降,人文主义兴起,人非常重要,每个人都是国家的宝贵资源。田地需要农民,战场需要士兵,工厂需要工人,知识的传承需要老师等等。各行各业的正常运行,都需要人。从有神论的观点来说,神第一,人第二。随着进化论的出现,神权崩溃了,人成为中心。自动化程度与人工智能(AI,Artificial Intelligence)的发展,使机器人越来越完善,其效率、勤奋、精确、服从、速度、耐性等,都比人要好得多;机器人更少犯错,智能机器军队还不会受到宣传、恐惧、饥饿、疲劳和病毒的影响,也没有士兵伤亡与后勤供应的忧虑。智能人脸的识别又快又准;下棋的软件打败世界冠军;人工智能光从人的声音,可以很快判辩其人的身份、年纪、健康、情绪与病征等。就在艺术文学的领域,万物之灵的人类,将不能稳操胜劵:如电脑程序EMI模仿巴赫作曲,一天作曲五百多首;在一个电子音乐节上,它的曲子打动了许多听众,而且谱写了拥有贝多芬、莫扎特等音乐家风格的曲子,还创作了不少诗歌俳句;人类在文化的领先地位,渐渐暗然失色。于是,人文主义、自由主义这种新宗教,也渐渐被否定。赫拉利写道:“从生命科学的角度来看,艺术并不是出自神灵或超自然的灵感,而是有机算法在发现数学模式之后的产物。……经过数十年研究后,生命科学的结论是:自由主义的故事,完全都是神话;所谓唯一的真正的自我,就和永恒的灵魂、圣诞老人和复活节的兔子一样,是虚假的。……我们总是觉得自己从出生到死亡,都有一个单一、不变的身份。就是这种感觉,塑造出大有问题的自由主义信念,误认为自己不可分割,内心有个清楚而一致的声音,而且能为整个宇宙提供意义。”他认为,智能正与我们的意识脱钩,人工智能比我们聪明,虽然它没有意识,可是它更能准确评估我们的个性、智商、情商、爱好与心情,替我们做出更明智的选择。
        脸书(Facebook)基本上是利用like和share等等,来分析与估计我们的喜好与性格,编配更多令我们流连忘返的消息和广告。谷歌(Google)搜寻器的做法相似,但是其数据库更庞大,能准确纪录我们的过去浏览过的所有网页,其预测的精度更高,往往比我们自己更了解我们,胜过我们的伴侣、朋友与同事。加上他们的演算法,毫不受不受情绪的影响,对世界的认识也比我们丰富,所以我们乐意把重大人生决择交给客观、聪慧的他们。进入21世纪,科技的发展,大数据、机器人和人工智能,对人类是很大的挑战,让人恐惧,亦使人兴奋。绝大部分人将沦为“无价值的群体”,只有少部分人在不断升级的过程中,能进化成神人。赫拉利预测,智人这个物种最终将会淹没在历史的洪流之中。这不是危言耸听。
        智人把自己升级为神人,有三个步骤。第一是生物工程,用基因(DNA)改造技术,在生物分子(Biomolecules)层面上进行干预,比如植入或者割去某一段基因。最原始的例子是阉牛,让公牛更温顺、容易支配,好用来耕田;所以,生物工程本身并不是什幺新鲜事物(阉割已经有上万年的历史)。可是今日的生物工程,已经达到了细胞分子的水平,可以通过基因工程,慢慢把智人演变为神人;今天,我们还没有创造出天才超人,并不是技术上的问题,而是伦理的限制。第二是半机械人,也就是人+机器,通过机械设备来增长我们的能力;其实,现代人大都是半机械人,比如眼镜、助听器、义肢、心脏起搏器等。医学科技的发达,将来只要按下一个钮,接通电流,患抑郁的病人就会情绪开朗;如果疲倦烦躁、无法专心工作,按下一个钮,就忽然思路清晰、精神焕发。人们可以随时操纵自己的欲望和感受,这是多么美好的生活。将来,我们甚至可以直接把一根管子连通到大脑神经系统,或者更进一步,让人脑和电脑实现双向互动,电脑能读懂人脑的信号,同时释放出大脑能读懂的信号,可以用意识上网。第三是无机生命,就是干脆将人的肉体器官全部取代,因为那是出错与退化的根源,是生命最脆弱的一环;不用有机体的掺和,全部由人工智能装备的机器人,终于会出现。这种神人无肉身、无病痛,能独立思考、发展、学习、进化;到时,智人就完全控制不了神人,甚至预测不了它的发展的方向。
         赫拉利推断,智人将会用各种方法改装自己,使智力、体能、寿命都大大增加;智人在未来可能不是朽与不朽(mortal与immortal)的二分,而是a-mortal,与死亡无关,可以用新科技来逐一修理和更换身体各种器官,克服年老衰弱,甚至战胜死亡。这是大势所趋,尤其是有钱有势的智人,经过数辈的基因更新,他们的后代会更聪明、健康、长寿;而大部分的普通智人,因无法享受优渥的医疗资源,他们儿孙辈会慢慢退化、落后,跟不上潮流,饱食终日、无所事事,靠着打游戏和在虚拟世界上混日子,成为无用之辈,肯定渐渐会被淘汰。全个地球将是少数高级的智人物种(神人)的天下。
待續
smallp047-1.gif

20200219212320tqjlb.gif


ho kei cheung

文章數 : 1874
注冊日期 : 2012-11-06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